第一百三十八章.憤怒

本章節 1734 字
更新于: 2019-01-10
「……我沒想到呢。」困惑地眨眼,他望著童欣,嘴角的笑意凝固了,開始變冷:「為什麼?」
「我不想幫你。」抬起頭,她直視藤雅,回答得輕卻堅決,即使在發著抖也一字一句說得清楚。
將女孩眼底的沉重都看得明白,藤雅並沒有掩飾自己的訝異,歪頭:「意思是白先生怎麼樣都無所謂嗎?」
「他……」童欣的身體抽了一下,微微縮小了身子,像是恐懼的貓:「他……。」
「這是妳的選擇。」聳肩,藤雅的臉上沒有笑容,無所謂地開口:「他死了的話,是妳的錯。」
「我知道……!」陡然拔尖的聲音打斷藤雅的話,童欣用力閉上眼,眼淚在冰冷的夜裡滴落:「是我害死他,我知道……!」
「那妳為什麼不救他!?」厲聲道,藤雅猛然質問,那語句的力道極重,怒不可遏:「妳明明有選擇!」

「為什麼不救白暮?妳為什麼要放棄他!」嘶鳴般的低音震動著空氣,藤雅的臉上映著血月的腥色,眼珠閃爍陰光:「只為了阻止那些妳根本不認識的人死去,值得嗎?」
「我……」童欣愕然,她從未想過藤雅竟然會有如此反應,不是冷漠也不是輕蔑,竟然是憤怒……
「回答我,」壓抑著怒火的語調響起,藤雅向前猛踩了一步,俯視她:「犧牲他,值得嗎?」
望著那雙黑暗的眼睛,童欣只是微微張開嘴,卻啞然。即使理智被藤雅突如其來的質問給震住,但淚水仍在流著,她非常清楚……即使他因為這個答案而憤怒,但她最終做出了選擇。
——白暮會死,死在自己的一句話之中。
無解、恐懼、悲傷、痛苦,這些情感撞擊在她的心臟上,血液一次次的鼓動著,那聲音彷彿鬼魂的悲泣沖刷在耳邊。
是她親口把他的生命交了出去。
「犧牲他,值得嗎?」——藤雅的問題挾帶壓迫,淒厲地逼問她。
「……怎麼……」童欣望著他的雙眼,任由淚水模糊了視線,心跳撕裂著胸口:「怎麼可能值得……?」
「那麼——」「但是我要拒絕!」尖銳的叫了起來,童欣的聲音劃破夜空,她用力壓住了自己的臉,指甲已經掐進了肌膚中:「我不要他死,我不要他死……求求你,放過他……」
「就算是殺了我也可以!」
「求求你,不要殺他……」
「不要殺他……」
「不要…殺他……」
俯視著放聲大哭的女孩,藤雅的雙眼張大,憤怒的臉上卻有著一絲木然。
他看著童欣,聽著她的哭聲,看見那些眼淚不斷滴在被燒焦的地面上,微弱的哀鳴在灰燼間迴盪。
很久很久以前,這樣的景象——
終於,藤雅開口了。
「他已經死了。」他說。

黃色的封鎖線已經拉了起來,案發現場是紅心女王遊戲公司本部的2號電梯。
文凌燕就站在電梯口旁,腳下踩的平底鞋已經套好了鞋套,以免污染現場。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眉頭緊蹙著,她的目光投在降到一樓的電梯廂內——裡頭塗滿了暗紅色的血液,數雙鞋印彷彿剛從印台上蘸滿的印章般,紛亂的踩在地板上,形成噩夢般的密室。
她知道這一趟搜查必定會有收獲,卻沒想到竟然會見識到這般景象。十一個人,她的隊員的回報,那些倒臥在地的人整整有十一個,堆疊成一圈屍山,即使在冷氣房裡也已經開始發青。
「隊長,妳怎麼看?」問道,一個隊員正戴起乳膠手套,站在她身旁,一對粗眉毛厭惡的皺了起來:「這不像是『他』會做的事情……」
那個「他」,指的正是藤雅。
文凌燕搖搖頭,她知道這種任由殺人現場被發現的手法全然不曾在藤雅的犯罪紀錄中出現過,但是……
「鬼屋。」她低語。
「什麼?」粗眉毛警員問。
「他以前,在鬼屋的密室裡犯案過。」文凌燕直勾勾地盯著電梯內滿佈的血手印:「如果,他這次選的是電梯的話……」
「妳是說密室殺人?」粗眉毛愕了聲:「但是密室殺人怎麼會是一次這麼多人……」
文凌燕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點頭。盯著電梯內看了半晌,她轉過頭,朝一位正操作著電腦的隊員問道:「通知上面了嗎?」
「已經通知了,說是會派增援來。」點點頭,他回答的語速很快:「好像是第一隊。」
「嗯。」文凌燕應道:「現在進電梯,安全嗎?」
「沒有問題的,控制室同意與我們配合。」再次點點頭,操作電腦的員警將投影轉為半透明,好讓她能看見上頭的虛擬控制台:「現在這台電梯的控制權完全在我這裡,可以進去。」
「好,那就稍微注意著點。」文凌燕道,再度確認手套與鞋套,以及腰上的槍枝狀況:「我進去看看。」
「我一起。」粗眉毛警察說。
-
-
-
-
已經通知繪師咱們的推薦票達標啦,應該今天晚上的更新就會一起放出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