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絞刑之繩

本章節 1749 字
更新于: 2019-01-08
藤雅俯視著她,嘴角向上牽引著成了笑容,雙唇張闔著吐出一絲絲蛇信般的話語。
「妳以前沒有出過什麼差錯,童小姐。」他看著童欣,這位女員工的臉龐僵硬著,冷汗正不斷的冒出來,綠色的瞳孔裡映著自己的黑影。
藤雅看著她,滿足的看著她被自己操控的恐懼給纏繞住,孩童般的臉頰因心跳而微微漲紅,好像正逐漸窒息。
他一直很喜歡一句話:絞刑不應使用繩索,而應使用恐懼。
「……在《盜賊都市》,我讓妳扮演女王。我要妳成為本公司第一個接近江警官的人。」輕快地說道,藤雅向前踏了一步,看見童欣瞬間哽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了冷笑:「當時,妳做得很好。原因是什麼?」
「……原、因……」僅僅是看著藤雅的靠近,童欣根本壓不住渾身的發抖,他正在微笑,但是任誰都清楚那絕對不是善意的笑容!
「因為、我……」咬著牙,她看著那張臉,盡全力才壓住害怕而急促的呼吸:「我不知道……」
「因為績效獎金很多?」藤雅開玩笑般的說著,歪了歪頭,冷酷的一撇嘴角:「嘛,當然不是……」

「事到如今,我也不認為能再把妳的心意改變。」淡淡道,他站在童欣眼前,眼中的笑意已經完全消失了:「很遺憾,這次的工作妳沒能完成。」
「……!」童欣的身子猛然一震,劇烈的顫了起來,心跳彷彿想逃命,強烈撞擊胸口——血液開始滾燙沸騰,卻在腦中只有一片絕望的冰冷。
冷目注視著她,藤雅再度開口,聲音飄散在血月下:「能不能再選一次,幫我,還是幫他?」
這問話聽起來隨便,卻在瞬間猶如萬斤重擔直接壓上了童欣的肩膀。
——機會只有一次。最後一次。

童欣看著他,本來因心跳而漲紅的臉,現在卻已經一片死白,雙眼大張著,裡頭透出的求生想法清晰可見。
藤雅看著那樣的雙眼,面無表情。他認得那樣的眼神,早就看過不知道多少次了,彷彿在用瞳孔哭叫著救命一樣的眼神……他沒說任何話,只是迎著那雙眼,等著童欣開口。
她不是小孩子、也不是白痴。她不會保持沉默,因為她能判斷自己該怎麼做。
藤雅並不擔心局面有任何拉鋸,所以他很有耐心的等待。
「……」數秒之後,他就看見童欣的嘴慢慢動了:「……白暮呢?」她低聲問。
「為什麼要問他?」輕鬆的甩了一句過去,藤雅看著她的臉:「妳認為,妳的答案會影響到他嗎?」
「……你,會這麼做……」聲音低且沙啞,童欣看著他,臉上沒有一絲血色:「你會用他……威脅我……」
「嗯……是啊,我當然會這麼做。」藤雅聳聳肩,無所畏懼地看著童欣:「愛情……特別是戀愛,似乎有種特別的魔力不是嗎?會讓人能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之類的。」
「嘻……」狡詐而輕微的聲音從他的喉嚨裡細細湧了出來:「嘻嘻嘻……呼呼呼呼……」
「所以妳會做嗎?」藤雅瞇起眼睛,那綠寶石般的眼眸裡閃著惡意與笑意:「為了白先生的性命,做些平常做不到的事情?」
「……像是害死警察……」童欣咬住了嘴唇,握緊的小拳頭也在顫抖著:「……我要做、那種事情……?」
「妳早就完成一半了。」藤雅冷酷而愉悅的指出:「所以我才會來確認,妳有沒有意願要繼續完成。而不是認為妳已經失敗了。」
「你……!」童欣的叫聲輕而微弱,毫無威脅。
「妳並不是做不到。」藤雅看著她,輕輕蹙起眉頭:「妳能做得很好……我相信妳。」
童欣頓了一下,張大眼看著他。
「還有,」注視著她,藤雅再次微笑,那笑容輕而平靜,帶著柔軟與溫暖:「也想想白先生。」
再次被指出這一點的時候,童欣卻只是看著藤雅,臉上的表情透露出一絲呆滯。
「……童小姐?」聲音有些慢,藤雅喚道,抬起手揮了揮。
「……。」眨了一下眼睛,童欣才突然回神一般,看向他:「……我……」
「嗯?」藤雅歪頭,笑容已經慢慢綻開來了——那是猶如鮮血般的笑容,如同惡意自心臟生根而成長、最終開出的邪惡之花。
他知道童欣的恐懼、他知道童欣對白暮的愛戀、他知道……江警官在她心中,不可能比自己所灌輸的恐怖更有重量。
絞刑不應使用繩索,而應使用恐懼——因為恐懼可以直接勒住一個人的脖子,以最快速且真實的方式,問出她的真心。
「決定好了呀?」笑笑地問著,藤雅看著童欣,溫和而開心的點頭:「這樣很好。」
「……嗯。」回答的聲音很輕、很微弱,但卻傳到了他的耳朵裡。童欣垂下頭,銀髮上有藤雅投下的暗影,遮蓋住了她的臉龐。

「很好。」笑了起來,藤雅愉快地瞇起眼睛,就像頭心滿意足的狐狸:「那麼,接下來——」
「我要拒絕。」童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