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惡魔的話語

本章節 1675 字
更新于: 2019-01-07
抬頭的剎那,童心未眠僵住了。
遊廓的屋頂上出現了人,就踩在屋簷的盡頭,俯視著她們。
楓葉色的紅髮在風中搖曳,朱紅的花紋在白衣上飛翻,那身影佇立於血月之下,翡翠色的雙眼在夜中閃動著光。
「……童小姐,」慢慢地,那張嘴笑著、微笑破裂在面孔上:「我對妳很失望。」
看見那笑容的時候,一道冰涼慢慢地滲進了她的身體,從後腦流淌到脊椎,彷彿血液中有冰山緩慢漂移。
童欣仰望著他、只能仰望著他,血色中的那人笑靨滿面,恐怖卻鋪天蓋地襲來——「妳有任何想說的嗎?」藤雅細聲問,那音調宛如毒蛇的嘶鳴。
「……我……」那聲音非常微弱,童欣的喉嚨已經乾了,軟弱的聲音啞了下去,綠色的瞳孔在顫抖、甚至被壓迫得難以眨眼。
「妳在害怕……」輕柔地,藤雅說道,自遊廓的屋簷居高臨下,彷彿憐憫般瞇起眼睛,黑影投在了地面上:「我很可怕,是嗎?」
「……。」童欣用力閉上嘴,眼神並沒有與他對上……絕對不能對上,如果現在的表情被他再看見的話——「妳在害怕什麼?」語調陡然冰冷,藤雅的眼中閃著寒光:「誠實回答,童小姐……『妳在害怕什麼』?」
「……我、沒有……」咬著牙,童欣的回應自牙縫間擠了出來,嬌小的身子彷彿感到酷寒的小貓一般,強烈地顫抖了起來:「我沒有、害怕……」
「說謊對我有用嗎?」藤雅冷冷的說。

一個身影突然站到童欣身前,遮住了藤雅的目光。
「我……我不清楚你是誰,」高聲的,身穿染血浴衣的遊女擋住了她,抬頭看向他:「但是你別想威脅她——」「讓開。」藤雅說。
同樣冰冷平靜的聲音,同樣沉在黑暗中的雙眼,完全不將她放在眼裡。那卻令遊女僵住了,她從未感受過這樣的威脅,眼前本應只是區區的一個人類,但體內屬於猛虎的血液如今卻冰凍了、僅僅因為那人的一個聲音。
她不曾面對過任何強於自己的掠食者,如今心中的警戒強烈地敲了起來——這個人究竟有多危險?
「……。」突然,她看見藤雅的嘴角微微垂了下去:「童小姐不願意開口,現在連妳也擋在我前面啊。雖然我不討厭這樣的特質……」
那人的背後,空間忽然扭曲,彷彿惡意與殺心的實體,開始滾動著竄了出來。
她的身子剛意識到危險,就已經聽見那銀髮的小女孩尖叫了一聲,突然伸手推開自己;那卻已經太遲了,一道光掠過她們的眼角,下一刻血液飆散開來,女人的手臂被甩上了夜空,高高地旋轉了起來,鮮紅的體液噴濺開來。
「呃……」遊女聽見自己倒抽了一口氣,腳步猛然踉蹌,劇痛襲上腦中的剎那,根本無從思考;她只聽見自己原本要保護的女孩發出了淒厲的叫聲,並不是對著她、而是對方……接著又是一道兇猛的撕裂突然撞上她的肩膀,當場將她摔出去數尺!

「住手!」童欣喊道,剛伸出手試圖拯救她,卻只聽見一聲冷笑出現在耳邊:「放棄吧。」
驚嚇之中轉身,藤雅竟已經出現在她身旁,只一抬手就直接壓制了自己在剎那就要舉起刀刃的手臂。
「想救她的話,妳得過了我這關。」說得輕描淡寫,藤雅就離她不到一米,直接低頭俯視著童欣,極度好看、卻也極度恐怖的笑容就對上她的臉。
「但是,我認為妳不會想攻擊我。」低語著,藤雅的雙眼緩慢地眨了一下,裡頭透出了笑意:「否則的話,我會殺了妳。還有白先生。」
「你……」話語中帶著顫抖,童欣握緊了手中的處刑刀,卻不知為何根本無從移動半分:「藤雅……先生……」「很高興妳記得我還是妳的上司。」他給了她一個大大的微笑。
「……。」童欣抖了一下,根本壓抑不住恐懼。
見狀,藤雅非常滿足的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那麼,我們是否要繼續討論,有關妳讓我失望的原因?」
「……不要……」從她的喉嚨中吐出的聲音很細微,僅是哀鳴。
聽見這樣的聲音,藤雅的眼中有什麼閃了過去,笑容在那刻就更加燦爛殘酷——「當然要討論,」笑了起來,他俯視著沉浸在恐懼中的她,將笑意都猶如毒氣般包裹住一字一句,直接入侵她的耳中。
「我給妳的指令應該很清楚,明明連每一個步驟都說過了。」慢條斯理地,藤雅看著她,搖搖頭:「可是妳卻……我很失望,童小姐。」
他的臉上依然帶著笑容,卻在血色月光下毫無溫度。
「妳只要說對那些話……」低沉柔軟的聲音傳進了童欣的耳中,彷彿惡魔的嘆息:「就能讓江警官害死他的隊員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