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四方兇獸 (五)

本章節 1899 字
更新于: 2019-01-06
「……所以,」終於,江玄打破了沉默,問道:「那頭大百足,到現在都還是被封印的?」
「是的。」微笑著回答,神官張開雙手,讓江玄看見他掌心上的一道黑色紋路——那就像是一道扭曲的竹節刺青,但左右掌合併的時候就能看出來,那正是一條蜈蚣的圖騰。
「這是被稱為『妖畫』的印記,代表著人類與妖怪之間的連繫。」為他說明,神官再次將雙手分開,放回了自己的膝蓋上:「原本是在雙方都同意的狀況下,才會有這種標記的,不過狐草滕雅玉命大人強制從大百足的身上把妖力抽出來了,好讓我們能時時監視著那頭妖怪的變化。」
「這還能強制麼……」江玄皺了皺眉,隱約有了個不好的猜想。
「是的。」神官笑說:「但是只有神明們才有那種力量,請不必擔心。」
「哦。」江玄偏開眼神,好讓臉上自帶的笑容使自己的想法不會洩漏出來。考慮到這個神祇實際上的惡劣性格,他完全無法放心。
……但是,藤雅不會在遊戲裡作弊。江玄倒是可以肯定這一點,所以應該不會有大百足突然衝破封印然後就開始打Boss的事情發生。

「那你說的封印,是在哪裡?」想了想,江玄問道。
「就在這裡。」神官輕鬆地回答,瀟灑的向後一指:「本社的正中央,封印的中心點就在那裡,向外延伸到竹林的盡頭都是。」
江玄愣了一下,「所以……我們就坐在祂身上?」「技術上可以這麼說。」神官愉快的點點頭。
「那,大百足在什麼狀況下會醒?」皺起眉頭,江玄忽然感覺這裡不怎麼安全了:「可別是有人坐在祂身上的時候……」
看著他的表情,神官感到有趣似的大笑了幾聲,才慢條斯理的說道:「嘛,既然都封印了,也就沒有打算要讓祂醒。」
不打算讓祂醒……江玄蹙眉,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不過……我想,還是有可能的吧?」歪著頭思考,黑衣神官一臉認真:「例如封印被毀掉、或是守護的四位妖怪大人有什麼不測的話……」
「你是指那四個石雕,還是本尊?」江玄向前望了一眼,只見那四尊石像正靜靜端坐在落葉中,身姿、表情都還維持著停止的那一瞬。
「當然是本尊了,這四個石雕只是由那四位大人灌輸一點點妖力做成的守衛罷了。」神官答得理所當然,也看著那些石雕,哼笑了聲:「但是,封印的力量來源是那四位妖怪大人……」
「為什麼那個神不用自己的力量?」江玄奇怪道。
「……。」神官突然沉默了。

「我不知道?」然後,他笑笑的說。
那笑容無比虛偽,黑髮之下,金色的雙眼裡有抹暗影在搖動。
江玄看著他,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這個人並沒有回答過他的第一個問題。
關於「你不是人類」的這個問題……
那,他到底是什麼東西?
突然站起身,江玄的動作明顯嚇了神官一跳:「怎麼了嗎?」黑衣的神官連忙抬起頭,望著他。
「我能進去嗎?」將眼神投向神社深處,江玄並沒有再看神官一眼,語氣低沉。
「可以是可以啊……」困惑的,神官也跟著一個骨碌爬起來,先低頭拍了拍沾滿塵土的衣角:「我可以幫你導覽一下……啊……」
他抬起頭,只見那個滿臉笑容的人,已經逕自踏進了黑暗之中。
黑衣神官站在原地,想了想之後,又坐下了。
「算了,應該不會怎麼樣啦。」他這麼說著,望向眼前的四尊石像,嘿嘿地笑了起來:「就讓他找吧,就算找到什麼,也已經來不及了。」
再次伸直了一雙大長腿,神官用鞋跟慢慢地敲響了古老神社的台階。
望著月光,一張白而和善的面孔若有所思。
「那麼,我也差不多……可以把這個人類的身體據為己有了吧。」低低的,他笑瞇了眼睛。
月光下,神官的掌心流淌黑影,那道圖騰越發黑暗,開始慢慢地、向手臂蔓延而去。

「……白暮?」看著眼前的景象,童心未眠困惑的瞇起眼睛,試著再看得更清楚一點。
「妳認識那個人嗎?」遊女的聲音帶著驚訝,也趴在她身旁,遠遠看著出現在對面遊廓、陽台之上的人:「他怎麼會在那裡?」
「那個房間是什麼地方?」童心未眠問道,蹙起小小的眉頭,同時開啟了小隊通訊,呼喚道:「白暮?」
然而,就在對面的隊友毫無反應,回答她的只有遊女的聲音:「那是殘陽姐姐……是新町花魁的房間。」
「花魁……」小聲重複了一遍,童心未眠迅速壓下心頭升起的不悅感,而是專注於白暮怎麼會毫無反應這件事情上頭。
之前和江玄通訊時,確實是有隱約聽到他說白暮的狀況有點怪,難道就是這個意思嗎?
「……走吧。」小聲的告訴遊女,童心未眠從灰燼堆上起身,輕快的穿過了街道中央,到達倒塌的遊廓木門邊。
其實也已經沒有什麼門了,在被鬼火燒過一輪之後,頂多只有地上的黑灰能看出這裡曾經有座圍牆罷了。
「妳確定要靠這麼近嗎……」遊女低聲的問著,卻還是緊跟在她身後,輕悄悄的腳步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因為——」童心未眠正要回答,卻突然聽見了聲音。
血月當空,籠罩燈籠村。
冷冷的,有人的笑聲,從空中傳來。
「嘻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