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四方兇獸 (四)

本章節 1441 字
更新于: 2019-01-05
江玄搖頭:「沒有。」
他是知道百足是蜈蚣的意思,照這樣解釋大百足頂多就是大蜈蚣,但是以《燈籠村》這個背景來說…「是妖怪嗎?」他問。
「是的。」微笑,黑衣神官坐在他身旁,舒適的伸展了雙腳,在寂靜的竹林中使得木板嘎吱作響:「那是一頭傳說中的的妖怪,極為強大——盤山嶺,挾雲霧,靜則成奇石怪地,動則使天崩地裂,這就是形容祂的說法。」
「那麼大個?」江玄感到訝異,照這四句話來看,那條蜈蚣至少能繞燈籠村一圈,先不提沒有人發現到………「有人打得過那種東西嗎?」他皺著眉頭,問。
「啊……」神官遺憾地笑了,金色眼眸裡映著竹林的暗影:「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啊。」
他開始述說,江玄聽著那些句子,過往的故事開始呈現於眼前——

三百年前,天高地闊。
人類的繁華逐漸昇起,神祇歸於天界,妖魔歸於黃泉,這些古老存在並不真正在乎人間的所屬,反而對於人類這樣小小的生命感到好奇,饒有興趣的觀察著。
觀察得久了,偶爾也會出手幫忙。人類在感激之餘,也逐漸紀錄下了神妖之名,崇拜之、敬愛之,神社紛紛建立,妖壇也百花齊放。
人、神、妖,本和平——直到大百足現世。

祂並非一開始便作亂人間,祂甚至曾是最熱心助人的妖怪之一,與九尾狐、蛇郎君、墓坑鳥、魔尾蛇齊名。
人們為祂建立了妖壇,為祂獻上美酒與野豬肉,即使這些連祂的胃的一小角都填不滿,但大百足仍心滿意足。
卻在某一天,祂突然發怒了。沒有人明白原因,但就是那一天、那一刻,大百足震怒而發狂,從山林中暴衝而出,撕裂所有生命,樹木、動物、人類,甚至妖怪與神,膽敢阻擋的存在全都被祂撕裂了,吞入腹中。
大百足若昂起頭,可以穿入天空。那天的雲朵被血染紅,更多的血液如同雨水,傾瀉在大地上,將曾經翠綠的土地與山,都淋成死亡之紅。
「赤紅之日」——那一天,被如此稱呼。

發狂的大百足無人能阻擋,直到有一名神祇、四頭妖怪出手為止。

說到這裡,黑衣神官轉過頭,看著江玄。他的臉上帶著狡猾的微笑,好像是故意斷在了精彩部分,等著聽眾起鬨般的說書人。
「請繼續。」江玄低聲說。他也正思考著其中的問題。
「就到這兒了……」卻沒想到,神官這麼回答。看見江玄臉上露出的驚訝,他笑了笑,道:「狐草滕雅玉命大人封印了大百足,四頭妖怪大人作為守護封印的守護者,至今都堅守於崗位,不曾怠慢。」
「然後,時間流轉,故事傳承……這間神社也一樣。」緩緩地,黑衣神官伸出手,溫柔地觸碰古朽的地板:「人類的生命短暫,不如神與妖怪。我的故事只能到這裡,因為再更之後的……已經見證不到了吧。」
暗金的雙眼抬了起來,望向竹林。夜色輕柔地飄在風中,月光流淌在枝葉裡,紛錯的光影在落葉上搖曳,婆娑細語。
在這月夜下,古老的鳥居獨自站在參道彼端,暗紅的顏色融化在月光下。
石頭參道上滿是落葉,旁傾倒的石燈籠已經被淹沒,洗手池乾涸了,曾經在一旁盛開的繡球花已經枯萎死去。
黑衣的神官微微笑著,他依然記得自己來到這兒的時候,一切便是這副模樣。
寂靜,遺世獨立,猶如死去。

江玄將他的表情看在眼裡。此時,他也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感覺這個神官有著不協調的感覺——他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已經活了太久。
並非指真正的年歲,而是心靈。每天都是一樣的日子,毫無變化,毫無刺激。
而且這樣的生活是這神官自己選擇的,他不曾後悔。
就這樣平靜的活著,過一日如一日,過一月如一日,過一年如一日……過一日,如千年。
眼前這個人,早已經不是人,那心靈沉澱千年,其中的變化他無法推測。
所謂世外高人,大概如此。
某種意義上,他大概也算是妖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