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四方兇獸 (三)

本章節 1701 字
更新于: 2019-01-04
月色明朗,竹影在微風吹拂下搖曳,穿過古紅的鳥居,神官領著江玄向前走,靠近隱在暗影中的神社。
一眼望去,這座建築僅有二層樓,不僅小、也破舊。黑瓦屋簷大片大片的禿了,露出底下的泥頂與房樑,木頭外牆經歷風化而粗糙不已,懸在門上的木匾額已經不見了,柱連繩也早已斷裂開來,靜靜的垂在半空。
走在參道上,夾在九尾狐與魔尾蛇之間,江玄的目光掃過倒在竹林陰影中的石燈籠,上頭都已經覆上了青苔。
「嘶……」注意到江玄的眼神,魔尾蛇張開嘴,發出低低的嘶鳴,岩石雕的雙眼陰森冷然。
江玄冷冷的,盯了回去。經歷開局竹林中的惡戰之後,他對這東西本來就沒有好感,剛剛又幾次要被攻擊,更是讓他把對這條蛇的厭惡值提升到一個新檔次,而他也知道,自己的眼神並不怎麼和善。
被那眼神盯住,魔尾蛇石雕在原地頓了一下,才發出忿怒的嘶嘶聲,再度竄到江玄身邊,石頭身體在地面發出喀啦喀啦的滾動聲。
「別靠近我。」壓下已經動怒的不悅,江玄沉聲。
「…嘶……」魔尾蛇瞇著眼睛。
「阿蛇,別惹他。」神官的聲音挺愉快,從前面飄了過來。即使沒有轉頭,他也知道後面發生什麼事情了:「他不是敵人,要有禮貌。」
「……嘶嘶……」依然瞇著眼睛,魔尾蛇像是完全沒打算聽那神官的話,仍然繼續盯著江玄,雕刻細緻的蛇舌在空氣中竄動著,充滿威脅性。
江玄直接將手探入衣中,準備抽出武器。
一道暗影靜靜地介入他們中間,岩石的手掌輕輕阻隔著,不發一語。
「嘶……。」魔尾蛇猛然向後轉頭,發出不悅的聲音,對方只低聲應了一句同樣的聲音,便不再作響。
江玄也向後瞥了一眼,毫不意外地看見那個與遊廓中一模一樣的臉龐。
只是與遊廓中那一臉迷茫不同,這條蛇郎君的石雕彷彿寒冰,平靜的面孔上沒有一點感情,即使迎著江玄的雙眼,也沒有一點閃避的意思,寂靜的看了回來。

……寂靜……江玄轉回頭,他從來沒有用這個詞形容過別人。但不知為何,當自己看著那蛇妖時,第一個浮現的想法就是「寂靜」。
「因為是石頭的緣故嗎?」他低聲呢喃著,如果它是因為石頭的關係而個性才變得如此安靜沉穩,那即使是石雕都還這麼暴躁的魔尾蛇,本尊該是有多凶暴?
這個問題細思極恐,並且還有很大概率是錯的,於是江玄也不打算在此時深究下去。
在蛇郎君石雕的阻止下,魔尾蛇也只能忿忿的甩頭,跟江玄保持了距離,另一邊原本也蠢蠢欲動的九尾狐在看到這一幕之後,似乎也安分了許多。
將這些看在眼裡,江玄也感到了詫異——先不提不怎麼被尊重的神官,看來這些石雕之中也有階級之分,而且按照魔尾蛇之前展現出來的態度,很有可能是照暴力程度區分的。
蛇郎君……原來這麼強嗎?
江玄再次回頭看去,只見那石雕的妖怪面無表情,暗沉的面孔上,透著一股陰鬱。

神社之前應該要有左右狛犬坐鎮,但如今也只剩下了兩塊裂縫的石座。
「來,請坐!」走過掛滿灰網的狛犬座之間,黑衣神官腳步輕快的登上臺階,轉過身一屁股坐下了,拍拍身邊,對江玄說。
「……這能直接坐嗎?」江玄皺眉問道,眼神不經意落在一旁地面,滿是枯葉的地上躺著一尊石像,已經被青苔與地衣給包住了一半,看起來正是其中一頭狛犬。
「能的,沒什麼不能。」大聲保證,神官再次拍了拍身旁,笑著眼睛看江玄。
江玄本還在懷疑,背後卻被輕輕推了一下。「……。」他轉頭看去,蛇郎君也只是安靜的望著他,它身旁的墓坑鳥抖了抖翅膀,發出低啞的鳴叫。
「快來。」神官愉快的招手。
於是,他也沒有再遲疑什麼,大步邁出腳步,在四尊石雕的注目下,走上了神社的臺階,在神官旁停住,俯視著他。
「請坐。」笑瞇瞇的,黑衣神官擺手。
「謝謝。」平靜的,江玄坐下:「那麼,能告訴我有關『守護者』的事情了嗎?」
「當然了。」點點頭,神官一拍手,「啪!」地一聲清脆的聲響在竹林間迴盪。
聽見這聲音,四頭石雕都忽然停住了動作,然後——原地「凍」住了。
不,也不該說是凍住,無論是神官或江玄都知道,它們只是恢復了石頭應有的模樣,沉默、無知、不動如山。
這一刻,死寂籠罩了竹林,無聲無息。
所謂的活物,已經只剩兩個人。

「……」身旁,神官慢慢張開嘴,江玄甚至能在這死寂中聽見他的呼吸與心音。
然後,細微而平穩的聲音從那張嘴裡傳了出來:「你聽說過……『大百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