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四方兇獸 (二)

本章節 2219 字
更新于: 2019-01-04
「你認識他?」江玄驚訝的問,聲音裡不掩詫異——自己正好遇上了那條蛇妖、又正好再遇到他的「有關人士」,這機會也太過渺茫了。
還是說……「知情者模式。」低語著那名詞,江玄心知肚明,大概又是那東西在暗地裡操縱著自己的劇情走向。
「不只是那位大人!」大聲的回應,眼前的神官看起來相當興奮,和之前端莊拘謹的模樣全然不同:「還有九尾狐大人、墓坑鳥大人和魔尾蛇大人,四位守護者我都認得,因為我正是負責侍奉他們的人!」
「你剛才明明說你負責引導誤入的人,和阻止返回陽間的遊魂。」江玄指出。
「那是指除了我神職以外的職責。」認真且精神飽滿地回答,神官還順便解答了江玄剛要問的問題:「我們將那四位大人視為神使,和一般的妖怪不同,所以請不用質疑我的信仰的堅定性,狐草滕雅玉命大人是許可的。」
「狐草滕雅玉命……」江玄正打算回想是否真的有這個神的存在,腦袋裡卻突然冒出了藤雅的臉,瞬間就明白了,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傢伙居然玩這套,是做遊戲順便把自己捧成神來爽一把嗎……?
「怎麼了嗎?」眼看江玄的表情微妙,神官連忙問道。
「沒事……」他咬著牙,嘶嘶般的吐出。

「我明白了。」再次開口時,他的聲音聽起來嘶啞了不少,忍著心中滿滿的臥槽感,他問:「你剛才說的守護者,是怎麼回事?」
「啊,這就說來話長了!」好像很高興他問起似的,神官拍了拍手,圍在江玄身旁的四頭石雕突然都退開了:「因為是個挺長的記錄,不如我們到神社去吧?雖然有些地方我一個人實在修繕不來,但基本起居的部分還是沒問題的。」
「這些石雕不能幫忙嗎?」江玄跟在已經開心邁出腳步的神官背後,狀似隨意的問道。
「不行的,光是重量就不能上屋頂,會垮的。」黑衣神官走在前頭,愉快的答道。
「哦。」江玄點點頭。
其實他完全不在意這些石雕能不能幫忙修理,但是這個神官從頭到腳散發出的不協調感,並沒有隨著他坦承自己說謊而消散。
這個人可能還藏著什麼事情沒說,或者正在策劃什麼陰謀,而邀請自己前往神社這一點也很可能是個陷阱。
雖然心知肚明自己可能正踏進一個圈套中,江玄還是選擇跟著神官向前走,一是因為他不認為會完全一無所獲,二則是因為……身旁四頭兇獸的強制「護送」,讓他根本無從逃跑。
事到如今,他大概也知道,這四頭石雕是像自己這樣的肉體凡胎無法擊敗的,唯一的方法,必然只有從燈籠村裡獲得附身能力,才可能有一戰之力。

說到附身能力……江玄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童心未眠,聽得到嗎?」打開了列表,江玄看見在小隊通訊的選項,已經解鎖了。
他微微皺眉,也就是說……自己之前在遊廓裡遇見的那個「黑水武士」,真的是白暮?那他是發生什麼事情才會變成那樣的?
「聽…你在……裡?」對面很快就傳來回應,連續不斷的沙沙聲卻令江玄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白……旁邊嗎……哪……集合?」
這裡不能收訊嗎?即使是小隊通訊也在這規範裡?這是江玄第一次使用小隊通訊,對於這樣究竟是不是正常現象,也無從判斷,只能先回答對面的問題。
「我不在燈籠村,我在開局的竹林裡解任務。」萬幸這種通話仍是不用直接說出口,而是以意念進行交流的,江玄迅速的回答過去:「到遊廓去等我,白暮在那裡,但是小心一點,他有點……怪。」後面是他確實想不到其他形容詞了,要是說白暮有點黑好像也挺難理解的。
將這段話重複了幾次,江玄希望能確保童心未眠那兒能把訊息都拼湊完整。
幾秒後,對面終於傳來了回應:「…收到……我…附身……成功……」
「恭喜。」江玄簡潔俐落的回答:「那白暮就靠妳了。」

「他是怎麼跑回去竹林的啊……」結束了小隊通訊,童心未眠納悶。
「怎麼了嗎?」在她身邊,遊女小聲問著。
「我好像有個朋友跑到奇怪的地方去了。」用了模稜兩可的解釋,童心未眠在極為糟糕的環境下觀察著眼前狀況。
燈籠村的夜色仍滿溢著血般的月光,映照地面湧動的青色鬼火,妖怪的嚎叫不時從燃燒的街道中傳來——這是《燈籠村》開放以來的第一局遊戲,進入地圖的玩家遠少於百鬼夜行的數量,直到現在仍有許多未經馴服的怪物在咆哮著,與彼此廝殺、或追獵玩家。
儘管現在剩下的玩家,除了她、白暮與江玄之外,恐怕就剩下不知所蹤的藤雅,還有一兩個堅強的路人高手了……
並不知道局內人早就差不多死光了,童心未眠仍謹慎的躲在一間已經被燒乾淨的竹屋殘骸中,小心翼翼地觀察著眼前的遊廓——包含這座曾經繁華的庭園,燈籠村中心點的建築都已經被燒光了,如今火勢正向外蔓延,而村中心反而逐漸熄滅冷卻,讓她有躲藏的選擇。
而經歷最大火力的洗禮之後,新町遊廓如今的慘狀也令曾經在此工作的遊女張大了眼:「怎麼會這樣子……其他人都還好嗎?」
「也許跟其他村民一起逃出村莊了,像我們剛剛送妳弟弟逃出去會合的那波人。」身為遊戲玩家,童心未眠倒是有猜到一點可能性,順便與剛才完成的一個簡單任務連結在了一起,只可惜與真正發生的事情還是有些差距:「你們的花有毒嗎?」
「應該沒有……?我對植物不太了解。」遊女不肯定的搖搖頭。
「那大概是…」童心未眠正打算再說點什麼,突然眼角餘光掃到一道移動的黑影,立刻壓低身子:「躲好!」
兩個女性完全不在乎髒污,直接將身體壓在灰燼中,感受到那軟噗噗的觸感,那些黑灰也同時成為了絕佳的掩護。
「看起來沒有被發現……」瞇起眼睛注視奇蹟般倖存的遊廓本體,童心未眠盯住了那個從二樓陽台出現的黑影,幾秒之後突然張大眼睛。
「……白暮?」
-
-
-
-
我們可算是有圖了……
圖片出沒條件請洽「作品資訊」,當然是推薦票啦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