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四方兇獸 (一)

本章節 1553 字
更新于: 2019-01-04
「請不要亂動。」面露溫和的微笑,黑衣神官看著江玄,那儀態優雅端正,卻充滿壓迫感。
伴隨而來的,是四頭石雕的兇獸——曾經交戰過的巨蛇與九尾狐,此時正彷彿看見熟悉的獵物般,瞬間就嘶咧開牙口,步步緊逼;只是見過一面的墓坑鳥眼露兇光,蹲踞在原地,一對岩石翅膀半張著,隨時準備撲來;從未看過的蛇郎君石雕這次卻又是在自己的正背後,江玄完全無暇轉身去看。
「你是誰?」眼看自己已經完全被包圍,江玄也果斷放棄逃跑的打算,面對那名青年神官,直接提出質問。
他能看出來,這個神官和石雕們是一夥的——甚至可能是能控制它們的。
那麼,先前他所說的那些話,究竟是真是假,那就不好說了。
「在我回答我是誰之前,我也想知道你是誰。」笑得平靜,神官的神色自若,看著江玄的樣子,像是在審視獵物的黑豹,目光鋒利得叫人緊繃。
「會找到這兒的人,幾乎沒有。」瞇起眼睛,神官伸手,好像在觸碰著空氣中的什麼東西:「沒有……凡人。」
「哈。」發出一個聲音,江玄若有所思的看著神官:「所以你也知道,這個地方的『真相』?」
「我知道這裡不是陽界,但也並非黃泉。」爽快的承認了,黑衣神官放下手,黑色鑲著金邊的袖口在月下翻動:「我知道這兒是百鬼夜行之地,也是過往記憶沉寂之地。」
過往記憶……?江玄聽到這個詞時,心中微微一動,他在哪裡見過這個詞來著?
「所以『避免民眾受傷』而散佈妖怪傳說之類的,也只是敷衍我的說法,對吧?」跨出一步,他詢問。
「正確來說,我是在試探你。」狡黠的一笑,神官突然揮了揮手,抑制住狺狺低吼的巨蛇和九尾狐:「收斂點!」
他下令的聲音冷靜平穩,只聽圍在江玄左右的兩頭兇獸都震了一下,悻悻然收住了已經準備咬下去的嘴,向後退開一步。
「雖然機會很小,但是……這裡確實也會有一般的人類誤入。」神官的表情自若,一對金色眼眸在月光下透出深沉縝密的心思:「我的職責,是引導誤入的旅人平安返回人間,並且確保被送入黃泉的亡魂,再也沒有逃亡的可能。」
「你剛才在試探我是不是無辜。」江玄點點頭,已經了解了。
「顯然不是。」微笑道,神官鞠躬般地點點頭:「你對這裡,了解得太過詳細了。而且……」
「而且?」江玄皺起眉頭。
「而且,我在你身上聞到了熟悉的味道。」有禮的笑容轉為燦爛,黑衣神官竟然真的向江玄行了正式禮:「您和蛇郎君大人是什麼關係?」

「唔……」漫無目的的在廂房裡轉動著,擁有蛇身的男人慢慢眨著眼睛,努力回想著事情。
這很不容易,他感覺……自己像是睡了很久,頭腦裡一片混沌,像是冬眠剛醒來一樣。
「……冬眠……」蛇郎君歪了歪頭,熒藍的雙瞳輕輕顫動著。對了,冬眠……他應該不需要冬眠才對,在已經成為妖怪之後,就不需要了。
「是那個人吵醒我……」低低的呢喃著,蛇郎君的聲音聽不出怒氣,只有迷茫的困惑:「那我……為什麼睡著了?」
他記得,醒來之後,自己的第一個念頭是「好冷」。為什麼會這樣覺得?
望著外面燃燒的火焰,蛇郎君輕輕揮動尾尖,隨即讓那火勢又退開了一些,露出底下被燒禿的土地。
「嗯……」迷惑的眨著眼睛,他感覺自己的力量應該要更強才對。「我變弱了嗎?」攤開雙手,他審視著自己的掌心,看見泛著淡淡藍色的手掌上,橫著一道舊疤。
「……我受過傷……」看著那傷疤,蛇郎君低低的呢喃著,將雙手更用力的併在一起。妖怪通常不會有疤的,即使真的受了重傷,只是調動肉體修復的能力也簡單得有如呼吸。
所以說,「這是我自己……故意留的?」蛇郎君歪頭。
兩隻掌心邊緣緊緊地併攏在一起,連結起了那道傷疤。那看起來相當粗野,好像不是被刀刃所傷,而是什麼更加粗暴的東西,例如……刺,或爪子。
蛇郎君忽然顫了一下,一股連他自己都不知何來的恐懼突然縈繞心頭。
他迅速撒開手,並且甩了甩,直到異樣的恐怖感慢慢散去。
「怎麼回事……?」聲音還有些顫抖,他小聲吐出:「我在害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