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月&童心——2019新年賀文

本章節 4853 字
更新于: 2019-01-01
說是新年賀文,不過和過年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
-
還是單身的那段日子,白暮過得挺瀟灑。
身為知名大型線上遊戲《惡魔城》的外掛處理員,他被分配到的工作特別艱難,得直接憑實力和外掛玩家廝殺。
這職位被戲稱為「掛逼」,因為來自最高設計師的要求,這群人必須要能幹掉開掛玩家,還必須帥氣無比的幹掉。
「簡單來說,請展現出『官方能碾壓一切外掛』的帥逼程度吧!」——來自那位天才設計師的原話。

紛沓的腳步衝過鐵鑄樓梯上,迅速穩健如同追捕羊群的野狼。
「名單11、12號擊殺完畢。」對著空氣說話,身穿麋皮風衣的男子手持著一把WS25步槍,在奔跑的同時直接鎖定前頭逃竄的背影,精準無比一擊打爆了對方的頭顱。

【玩家《我不是白目》吞噬了玩家《贏啦啦啦》!】

「名單10號擊殺完畢。」擊殺提示已經看到麻木,白暮沒有停下腳步,直接從樓梯扶手翻身落下,朝向小地圖新浮現的標記衝去。
這一局的地圖是名為《傭兵之母》的兵工廠,生產許多戰爭兵器,是惡魔城封測時就推出的經典地圖,也是他進入最多次以處理開掛者的地圖。
……說起來,另一個傢伙,應該也差不多到位了。
「——嗯,喂、喂?」突然,擴音器的聲音響起,響亮的音量在兵工廠中迴響。
「什麼鬼?」白暮一聽這聲音立刻煞住腳步,不解的回頭,看向自己的對角線——能用擴音器的的控制室自然有顯示在他的地圖上,上頭還標註是個Boss戰場地……所以他還去把人家給滅了?
白暮微微皺眉,同時迅速張望起來,很快就在身後的牆面上發現了監視器的冰冷鏡頭。
「嘛,大概沒問題吧。」喃喃了兩聲,擴音器裡的人清清喉嚨,才又再次開口:「喂,白目,聽得到吧?……隨便啦反正你一定聽得到,我是要說啊……」
在聽見對方帶著嘲弄的叫法時,白暮就感覺嘴角抽了一下,呼吸也頓時沉了下來,這來挑釁的是吧……
「我們來比比看吧!」那位同事的話裡帶笑、笑裡藏刀,說的相當輕鬆:「名單還剩九個人,比比看是誰先殺了1號如何?」
「你這是上班開小差啊。」白暮嘖了一聲,但雙手卻很誠實的開始將WS25步槍給收進了玩家背包裡,取出一塊扭曲的鐵片。
「這哪是開小差,是提升工作效率的良性競爭。」冷笑一聲,對方肯定有辦法得到他的回覆,擴音器的聲音上揚了一個調子:「輸的繳一把SS級武器給對方,比嗎?」
白暮也冷冷的笑了起來,黑髮之下的雙眼露出了興奮的光;爽快的一甩手,他一擊打碎了那顆監視鏡頭:「比了。」
那一聲話語落下,《傭兵之母》地圖的開掛玩家並不會想到,他們即將迎來的是如何慘烈的戰爭——

「啊哈哈哈哈哈!死吧!」在複製人培養缸旁瘋狂開著槍,沐浴在轟然槍聲中的女殺人狂笑得淒厲而開心,手上的槍因為外掛支援而完全沒有但彈藥控制之憂,光是憑藉這一大優勢就直接讓她能對任何膽敢靠近她的人來個華麗屠殺!
「死吧!死吧!」大聲的尖叫著,女殺人狂突然感到眼角有道影子掠過,她立刻跟著猛一轉身,只見一道小小的身影正落到了培養缸的上頭——「死吧!哈哈哈!」尖叫著開槍,她甚至連瞄準都沒有就直接轟了過去!
玻璃培養缸立刻被這種大火力給打碎,連裡頭正在成長的肉塊都被轟成爛泥,但是那個小個子的玩家卻竟然已經消失了。
「欸?怎麼回事?」女殺人狂愣了一下,連忙四處轉頭尋找那個人,卻沒想到他正鬆開了手,直接從天花板上急速墜落!
隨著「啪嘰」一聲,削鐵如泥的袖劍再次以符合暗殺者身份的突擊收割了一條性命。

【玩家《白月》吞噬了玩家《傾城炮火》!】

「取這種名字開掛……傾城妳個頭啊。」不耐的甩了甩手,白月甩去手上鮮血的同時也用「掛逼」自帶通訊系統回報道:「名單9號擊殺完畢。」
地圖上立即顯示出了下一個目標的位置,距離自己並不遠。
「哦……」瞇起眼睛,白月低笑了一聲:「看來我運氣不錯。」接著便突然起步,向那方襲了過去。
他的速度很快,在這局已經進行到後半的大逃殺遊戲中,玩家們的數值已經都累積起來了,而且他身為一個非常擅長玩遊戲的大佬,更是有驚人的強悍——否則剛才那種單挑Boss的行為,可是一般人幹不出來的。
至於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去搶奪一間控制室的所有權?答案很簡單,他就是看那個白目不爽而已。
而且剛好,他知道白暮也不怎麼喜歡自己。
「哼。」愉快的笑了起來,白月在這一局抽到的技能「紅外線」已經為他指出下個轉角潛伏的玩家,雖然是個無辜的傻狍子,但是在這遊戲殺人天經地義。
從口袋裡掏出一顆閃光彈,白月直接扯下了拉環,兩秒衝到轉角邊、在極快的速度翁悠哉地扔了出去,只聽喀噹一聲,連落地都還沒有,那顆閃光彈就在對方驚愕的眼前爆開來!
「啊啊啊!」發出暴盲的痛叫,那玩家一下子抱住頭,摔倒在地。
「抱歉啦,不過小子你擋了我的路。」笑了聲,白月迅速的一步踏出去,用刀刃抹開他的喉嚨。

「那小子……」光是聽著兵工廠中突然四起的槍響,白暮就知道對方開始行動了;而且肯定還相當的快速,正在趕向他們的目標——名單第8號過來了。
剛剛那個9號實在離自己太遠,根本趕不上,但是接下來顯示的8號幾乎就在自己的正樓下,即使白月一處理掉9號就往這兒趕,也必定趕不上了。
「這一個我就拿下了。」壞笑一聲,白暮手一轉,那柄怪刀彷彿消失了一樣,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有著破爛喇叭口的金屬火槍——任何人看到都會以為這是個過時舞台劇的道具,畢竟從外表看起來根本就是不能用的破銅爛鐵。
但就是這麼一把破銅爛鐵,被白暮穩穩地握在了手掌心,對準了正從他腳下溜過去的一個人影。
「噗咻」一聲,聽起來很歡樂似的聲音響起,下一刻只聽一聲慘叫爆出:「啊我你TMD這什麼鬼!」一聽見這聲音,白暮直接自廊道圍欄翻了出去,極為俐落果斷的竄進了向下一層的走道中。
走道裡頭正趴著一個光頭男,肩膀上被切開了一大塊血痕,那扭曲撕裂般的傷口令人難以想像是被什麼東西所傷,但是始作俑者的白暮當然非常清楚——正是剛才消失的怪刀,已經被當成子彈給打進這開掛玩家的肩膀上了!
「你…你是誰……唔啊啊啊!」氣喘吁吁的質問不到一秒就變成痛得呼嚎,光頭男在白暮直接把怪刀從他的傷口中拔出來時再遭到了一次折磨,即使有痛覺削減系統仍疼得亂叫,在看見出現在白暮手上那塊鐵片時卻錯愕的張大眼:「你……你做了什麼!」
「玩遊戲而已,別緊張。」笑了笑,白暮站在正拚命努力要爬起來的光頭男身旁,一腳往他的肩膀踩下去,將人踩趴的同時也舉起了自己的怪槍,將幾顆子彈隨手扔進了喇叭口裡,隨意得像是扔零食進玻璃罐似的。
「欸,不過我正式代表《惡魔城》官方提出警告。」輕描淡寫帶過,白暮將怪槍向下指,對準了光頭男的腦袋:「你因為開掛次數過多,這次死亡之後就將被直接封號處理。再見。」
「你難道是官方——」光頭男的錯愕吶喊還沒結束,只聽見碰地一聲,火光從喇叭口裡閃出,一次三發的子彈在近距離將他的頭給轟成碎塊。
「名單8號處理完畢。」他用通訊系統回報,同時在臉上揚起了游刃有餘的微笑——現在是一比一了,混蛋白月。

心中的想法剛落下,他一轉頭就看見一對紅色雙眼,正從樓上走道倒掛下來,像隻蝙蝠似的打量著他。
「哎呀不好了,我的槍會走火。」白暮瞇起眼睛,將怪槍的喇叭口往他揮了揮,怪刀劃出了奇怪的弧度,啪一聲卡在白月倒掛的腳邊。
「哎呀不好了,我的袖劍壞了。」幾乎是下一瞬間,一片飛刀就擦著他的臉頰飛過去,叮的刺穿兵工廠的鋼鐵牆面,尖端扎了進去、還微微顫動著。
白月看著白暮,白暮看著白月,兩人眼中毫無保留的厭惡一覽無遺。
「真可惜,你沒趕上。」白暮率先開口,看著他。
「目標就在腳下,你還能打這麼久也不簡單。」涼涼的兩句扔回來,白月輕蔑的哼道。
「那下一個——」話聲一出,兩道身影同時消失在原地。

目送著,直到那兩個很強、但好像在吵架的兩個玩家衝了出去之後,她才敢動起來。
「他們……好強啊……」小聲的讚嘆著,從角落裡鑽出來的女孩看起來只有國小年紀,銀色的短髮之下 綠色的眼睛大大的,緊張的左顧右盼,確定沒有人了之後才小心翼翼地靠近光頭男原本倒下的地方。
這是童心未眠第一週玩這遊戲,前幾天雖然基本都是開局死,但是慢慢的學著藏身之類的方式之後,她也逐漸抓到能活長久一點的方法了。
而這次,她很幸運的獲得了技能「潛行」,只要不動就不會被肉眼看見,所以剛才那個穿風衣的男人的精彩戰鬥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樣瀟灑俐落而強悍的風範,正是她所希望自己未來能擁有的。
蹲在已經數據消散的光頭男的「屍體」所在,童心未眠低著頭,想看看有沒有掉落什麼道具可撿,沒想到,突然一道黑影從上方蓋了下來。

「……草,忘了拿刀!」兩個競爭的同事幾乎是跑出五步開外就同時發出懊悔的聲音,接著又同步地轉頭,朝剛才起衝突的地方衝了回去。
先察覺不對的白月,只聽速度比較快的他突然頓住,喊了聲:「等等。」
這一聲不同凡響,白暮能分辨自家同事有認真執行工作時的聲音,於是也立刻認真了起來。
走到剛才那條走廊上,他看見蹲在那兒的人影時愣了一下——是個小孩?
《傭兵之母》的地圖中確實有孩子NPC,但是眼前的人卻在他一眼掃視之下就顯示出了玩家ID——童心未眠。
「發現狀況223,地標原點。」白月立刻開了系統通訊,回報狀況——狀況223,這是代表「可能有未成年玩家」,要求確認的意思。
與此同時,白暮也不敢大意,謹慎地靠近那個女孩。她驚恐的仰頭看著他們,那目光就像是突然被燈照到的野鹿。
「你、你們是……」「確認完畢,是成年的娃娃臉。」白月打斷了她的聲音,逕自走到白暮身旁,道:「合法的傢伙,我們不用管。繼續吧……」
「等等。」白暮道,立刻就看到白月的眉頭揪起來了,一臉不爽:「你要幹嘛?」
「請問,」無視同事的不悅,白暮才踏出一步,就看見那女孩渾身一抖,連忙又把腳收了回去,問道:「妳是自己一個人來玩的?沒有找朋友合作嗎?」
「靠,」背後傳來白月的聲音:「這種時候搭訕人?你才是在開小差的吧你——」
白暮連頭都沒轉,向後丟了一隻橡膠小鴨,啪唧一聲砸在他臉上。
黑色的雙眼認真的望著女孩,裡頭有股平靜的溫度。

「……嗯,是啊……」終於小聲的回答,女孩依然蹲在地面,仰望著他:「你們是……?」
「負責處理外掛的人員。」相當爽快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白暮說道:「自己玩的,難怪會這樣……下次要撿道具等久一點再撿,不然可能像這次一樣,會遇到折返的人。」
「咦……」對於突然得到的建議,女孩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啊,謝謝……」
看著她終於露出了小小的笑容,白暮的臉色沒有什麼波動:「還有,如果沒有朋友帶,妳為什麼要玩?會怕吧?」
這個問題一提出,他能感覺女孩、以及後面正因為被橡膠鴨子毆打而不爽的白月都安靜了。
「喂,這個是個人自由,我們沒必要問。」只有「掛逼」們相通的系統通訊中傳來白月的聲音,不解之中帶著提醒:「別忘了,什麼都別問太多。」
「我知道。」白暮回應,接著隨手就把通訊給關了,看著那女孩。

「我……」慢慢開口,她似乎在遲疑什麼,好看的雙眼閃避著白暮,過了幾秒之後,才終於說話:「我覺得……很好玩。」
「什麼?」白暮頓了一下,沒有明白過來。
「我在看影片的時候看到,覺得很好玩的樣子……所以就來玩了。」抬起頭,女孩終於看向他的雙眼,認真的說:「也真的很好玩。所以我想繼續玩,也想變強。」
輕而軟的聲音卻很堅定,白暮看著她,卻感覺得到那雙綠色的眼中也有著一樣的堅決。
意外的美麗。

沉默了半晌,他忘記要回應,直到白月突然一拐子砸在他的腰上:「回神!」
「呃——」那一下敲得很重,白暮瞬間也回了神,沒來得及再多看一眼,只迅速的朝女孩一點頭,準備繼續去掃蕩開掛玩家:「感謝妳的回答,之後也請繼續支持《惡魔城》。」
「……啊,我會的。」女孩點點頭,笑了起來,大概只是把剛才的問題當作是滿意度調查。
在這裡也沒撿到什麼裝備,於是她站起了身,目送兩個掛逼快速的邁開腳步——「工作辛苦了,請加油喔。」認真的說著,她最後朝他們揮了揮手。

那時候,白暮和白月都沒有再往後看一眼,而是立刻就再度投入到工作之中。

那場競賽最後的勝利者是白月。

而之後,白暮發現那女孩竟然就在營業部工作,那又是其他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