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神官

本章節 1829 字
更新于: 2019-01-01
江玄想了想,便邁出腳步。
「打擾一下。」從竹叢後繞了出來,他站在離神官沒幾步的距離,發出聲音。
對於這名神官的身份他一無所知,只是憑藉本能的感覺到這個人對自己似乎無害——也確實是如此,如今百足還蹲在那棵老松樹上,這個與他長相如出一轍的人,只不過是個普通無比的NPC罷了。
「是誰?」從背後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年輕的神官一跳,他提著燈籠轉身,在照到江玄在黑暗中的笑容時明顯手抖了一下,光線大晃。
「我這個臉是天生的,抱歉。」迅速把自己的長相問題給解釋了,江玄也只站在原地,沒再更進一步靠近的提問:「請問這兒是哪裡,您是哪位?」
說話的同時,他的眼睛也很快的打量著神官,蒐集信息。這個人挺高的,應該超過自己在現實世界的身高,表情帶著迷惑與機警,一雙金色的雙眼盯著自己,裡頭好奇與危機感並存。
另外,雖然這位神官整個人都散發著溫和的氣場,但江玄注意到他的雙手,骨節分明且肌肉精實,這個人的握力出乎意料的強。
「這兒……這兒只是一片竹林,不過如果您對傳說故事有興趣的話,這兒也有個別稱,叫燈籠村。」神官拘謹的微笑了一下,也印證了江玄的推測。
並且,他想了想,笑容裡帶了似乎是困擾的意味:「不過,既然會特地跑到這個地方,想必您一定是為了調查燈籠村的事情而來。」
「嗯?」聽見這話,江玄頓時起了一絲興致:「怎麼說?」
「嗯……」話語遲疑半晌,黑衣神官轉頭張望著竹林,看了幾眼之後才將目光落回江玄身上,有禮的微笑:「不如,邊走邊說。」

「……他拖得住嗎?」盯著藤雅眼前投出的影像,百足悶悶的問:「那可不是我本人,居然還用著我的臉……」
「你在跟程式計較嗎?」藤雅笑了聲,從已經要被燒斷了的老松樹上站起身:「別質疑我做的東西,它的能力夠了。」
「當然啊,就是負責帶路、講故事、然後泡泡茶什麼的……」百足不滿的咕噥著,在看見藤雅眼中升起的危險意味時連忙住了嘴:「我不說了,不說了,小狐狸做的NPC世界第一……」
「那個地方走過之後,也差不多了。」平靜的,藤雅儘管換了話題,但身上的氣勢卻仍透出一股冰冷:「你可以先過去了。」
「……現實世界?」百足抬起眼睛,問。
聲音響起時,樹下火焰猛然竄起,青色鬼火照亮了藤雅的側臉,陰陰側側。
「那個殺手入侵之前,我原本要你做的事情……差不多要處理了。」他低聲說著,壓抑不住的愉悅輕顫傳到百足耳中:「時間抓得穩一點,要傷到江警官的話……別讓人死得太安靜。」
「啊哈,差點忘了。」百足笑了聲,張大眼睛:「你之前要我宰了童小姐來著。」

「我是負責此處祭祀及神社管理的人。」用溫和的聲音述說著,神官提著燈籠,與江玄並肩穿過竹林中。他的神情依然平靜祥和,如同一位神職者應有的樣子:「此處因為地處偏僻,又籠罩在竹林裡,並不安全。」
不安全的原因是因為有妖怪吧?江玄心說著,但並沒有打斷他的說明,只是認真的聽著。
「為了防止有信眾為了參拜而遭遇危險,我們放出了諸如神社移址、妖怪出沒等等的消息。」專注而平靜的說明著,年輕神官的臉孔上露出一絲無奈:「結果沒想到傳說越傳越盛,反而會吸引一些來調查燈籠村與妖怪的人了。你也是其中之一吧?」
「等一下。你說『有妖怪』是神社放出來的假消息?」江玄皺眉,難不成這個人不知道燈籠村與竹林之間的關聯嗎?甚至連竹林裡有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前頭的道路似乎更加明亮,竹林逐漸稀疏,落葉底下露出了石板棧道,月色照耀其上。
月光之中,一座鳥居矗立於道路上,暗紅而古朽的色調顯示其歷史滄桑。在鳥居之後隱約有幢建築,貌似就是神社。
「是的,怎麼了嗎?」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神官繼續往前走著:「『有妖怪出沒,常人不可靠近』……為了增加可信度,前一任的神官還特地訂做了四座妖怪石雕,擺在竹林的四個方位作為對生人的警告……」
嗡地一聲,江玄腦中一道警鐘敲響,猛然停住腳步。
「請誠實說明。」低沉的話語震動空氣,他在轉動手腕之後已經握住了白紳士匕首——「你不是人類。」
神官的腳步停住了。
他只比江玄多走了一步,背影與他極度靠近。然而那面黑色布衣上,竟泛起了一絲絲寒氣,在月夜下展開。
回過頭,他笑得燦爛,金色眼瞳裡透出紅光:「你的感覺很敏銳嘛。」
隨著話語響起,四周響起重重的腳步聲,彷彿岩石敲響地面。
「那是……」江玄張大眼,知道是什麼東西來了。
熟悉的面孔自黑暗中浮現,灰暗的身軀都還覆著青苔——石雕的妖怪們已經包圍了自己。
-
-
-
-
新年快樂。
向各位致歉,最近時間觀念跑了不少,我以為今天才跨年……新年賀文會在晚上發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