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黃泉

本章節 2036 字
更新于: 2018-12-31
江玄竟然沒有逃,他站在原地,看著黑水一滴滴從紙門中冒了出來,飛快的匯聚成水灘,向自己湧了過來。
「……。」踩出一步,讓右腳直接迎上襲捲的黑水,他的臉色平靜、若有所思,甚至透出了些許的詭異。
黑暗中不知何時迴響起水聲翻騰,彷彿門的另一邊竟是水池蕩漾,嘩啦之間隱約有著腳步聲攪動著水液。
「嘎啦……」木地板突然發出了被重壓的聲音,聽起來對面有個巨大的生物蓄勢待發——下一刻紙門被轟然撞破,黑影之水倒灌而出,全都潑在了江玄身上。
「唔……」被那水沾上的瞬間,江玄就感到了一股被砂紙抹過似的疼,從正面直接包裹上來,瞬間就吞噬了自己。
視線被抽離的前一刻,他微微張大眼,看見唯一在預料之外的東西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一名武士從水中邁步浮現,雙眼在黑暗中綻著血光,無論身軀或臉孔都被黑水包覆染成駭人的黑。手撫在腰間的刀柄上,他在察覺江玄的存在的剎那猛然轉頭,對上他的雙眼——那竟是白暮。
來不及呼喚,「白……」江玄只是剛張口,就被黑水一口罩住了整張臉,眼前一黑,就直接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江玄再次張開眼睛時,映入眼簾是一片深沉美麗的夜空。
就這麼躺在原地,他感受著自己的身體狀態,雙眼仰望著能見到枝葉間隙的繁星,純白皎潔的明月照亮了大地,寧靜優美。
此刻,萬籟俱寂,微風穿過竹葉之間,搖曳柔柔影子。
看著那輪明月一段時間,江玄才慢慢的動了起來,移動著重心,側躺之後再緩慢的坐起身。身下的落葉發出嚓嚓聲,在靜夜裡相當清晰。
「嗯?……這是什麼?」突然動了動,江玄感覺到疼,很快將雙手舉了起來,藉著月光才看到上面遍佈著刮痕,像是被無數鐮刀輕輕劃過,只有淺得不見血的破皮,卻密密麻麻的沒有一點空間倖免。
江玄想起被黑水碰上時的觸感,這應該就是後遺症。
試著碰了碰,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因此江玄也就隨著他去,垂下手臂站起身,開始仔細打量所在的位置。
一看便曉得了,他正在一塊石頭台子邊,這台子說眼熟也不眼熟、說陌生也不陌生,正是鳥妖石雕的岩石底座。
江玄是憑著自己之前挖開周圍落葉的印象記得的,那些葉子還大略保持著被推到一旁研究的樣子,但原本站立於底座上的墓坑鳥雕像,如今已經消失了,只留下石台上一對爪印。
想起之前遇過的大蛇與九尾狐,江玄心底也知道這石雕必然也活了過來,不知正在竹林中的何處遊走著。
而看見這東西,他也完全確定了——自己已經回到了竹林裡,回到了陰陽交錯之地。

和他想的一樣。
上次自己被黑影碰到之後也不知為何就「斷線」了,醒轉後便已經身在《燈籠村》;原本他以為這竹林僅僅是作為刷去多餘人數的場所,但在村裡逐步見到線索之餘,他也開始修正自己的推測。
此處並非燈籠村,從天上的月色依然白而明朗能看出;但是這裡也確實是「燈籠村」。
這座竹林,應該就是經歷時間推移而消失的燈籠村故地,在人類都退出此處後,逐漸被妖怪盤據,成為一個「尚在人間、卻非人間」的地方。所謂的陰陽交錯之地。
而無論是地圖介紹、或是自己剛剛接下的任務中,都曾經明確的提到過「黃泉」這個詞,最初江玄以為只是用來烘托妖怪文化的氣氛,現在想來……
「燈籠村,叫做黃泉村也差不多吧。」江玄轉開眼神,呢喃。
那個地方,原來是穿過了四頭石雕打開的道路才會到達的,甚至可以解釋成「想對此處不利者,都會被扔進黃泉」的意思。雖然回來的方式也一樣,但是從江玄雙手的傷口來看,若是有肉身會變成如此,那麼像街上那些遊蕩的遊魂,怕是要被直接撕成碎片。
而且,藤雅在自己接下的任務裡,也玩了一個小花樣。
江玄打開了列表,再看了一遍蛇郎君給的任務提示:

【棲伏於新町遊廓中的妖怪名為蛇郎君,在長久的沉眠後,終於在百鬼夜行之時甦醒。困惑的祂、悲傷的祂,那段回憶破碎而凌亂。】
【死去的人已經不會再回來,若尚有疑問未解,拼拼湊湊或許是唯一法門,再要更深,只怕要踏入黃泉。】
【尋找花魁之信:0/1】
【任務獎勵:嫉妒巫女之刃x1,解鎖招募任務II】

前面的都無所謂,重要的是後面「再要更深,只怕要踏入黃泉」——而任務目標根本沒要他更深,就只有要他找到一封信而已。
也就是說,要完成這個任務,他不能在「黃泉」、不能在燈籠村中完成,只能識破黑水的秘密,回到此處。
假如自己剛才因為警覺而躲開那些黑水,反而會失去回來的機會,到時候不僅是任務失敗,更可能得對上花魁房間裡的東西。
說到那個東西,「那是白暮嗎?」江玄皺了皺眉,他們的第三個隊友怎麼會出現在那種地方?而且看氣勢,完全不像是在好好玩遊戲的樣子。

竹林中忽然有光線閃了閃。
江玄立即注意到了,一個閃身就隱進身旁的竹叢後,屏住呼吸。
黃色的光線晃呀晃,在離地面有些距離的高度搖動著,逐漸靠了過來。他很快就看出來那原來是盞紙燈籠,有個人提著他從竹林中走過。
那人行經的路線正好會經過這石台,江玄就這麼潛伏在竹叢後,觀望他越走越近。距離只有幾步遠之時,他也完全看清楚這位夜行者的模樣——這是個身穿黑衣的神官,手提著一個白燈籠,步履匆匆要進到竹林深處。
而在他臉上,金色的雙眼正映著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