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紙門繪

本章節 1626 字
更新于: 2018-12-30
風鈴的餘音裊裊,繞樑而上。
江玄並未在二樓停留,而是優先前往位在三樓的花魁閣。三樓已經是這遊廓的最高樓了,再向上便只有房樑屋頂而已。
登頂極樂柱的剎那,只聽腳下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歡騰鈴聲,彷彿除了那些金銀之外還用了其他珍寶作為樂器一般。
蹲在木板邊,江玄小心地撈起幾根絲線,便見到它們底下繫著的不只是瑪瑙玉片,還有幾片是玳瑁殼、雲豹獠牙等等。
「這放在現代是要被逮捕的啊。」低聲喃喃,江玄扯下了一片圓形的銀飾,放下那些保育類動物的骨骼,起身踏上三樓的走廊:「這兒的花魁喜歡那些嗎?」
腳下的木廊也發出了細微的叮噹聲,看來廊道與樓層真正的地板之間還有些距離,才能安裝這種風鈴設計。
僅有透過窗外投入的青色火光為照明,江玄並不能看得很清楚,但也不至於太過困擾,他剛才就已經取得不錯的東西了。
將打磨過的銀片穩穩拿在掌心,他對著火焰轉了轉手腕,只見光線閃動,被金屬聚集得更亮了些,銀片隨著反射而成為了極為簡陋的聚光鏡。
江玄又再試了試,確認光芒足夠讓自己檢查是否有陷阱之後便點點頭,再次前進。

三樓的走廊不長,向著極樂柱的一面有高到腰部的紅木圍欄,另一面則是整片的紙門,上頭繪著圖。
「……。」江玄用指尖輕輕轉動著銀鏡,將光線投在上面。這扇門上的畫,或許會是個重要的線索。如今自己搜尋的是信件,不一定會使用到這幅畫的信息,但現在局面詭譎,若是一踏入門後卻爆發衝突,那可能會毀了這條線索,何況遊廓外尚是烈火熊熊,要真的出了意外是無可挽回的。
「先看看吧。」這麼下了決定,江玄退了一步,用銀鏡打亮繪畫。
這幅畫是畫滿了整扇拉門,一眼看不清全貌。江玄在背景那些橫生的竹節之間,一塊塊地拼湊出了一些百鬼夜行時見過的那些妖怪。
例如尾尖彷彿海葵般的魔尾蛇、黑翼上有著金色環紋的墓坑鳥等等,剛才見過的蛇郎君也在行列裡。看得出來繪師非常著重於如何表現出他的美貌驚人,不僅是各式華麗的飾品都佩戴於身,連髮絲乃至蛇鱗都細緻的描繪出來了。
「……嗯?」照著照著,江玄忽然照到一頭野獸的頭顱,形似狐狸。這就怪了,因為他與童心未眠先前就已經大概推測出《燈籠村》所採用的是罕見的台灣妖怪背景,而台灣連野生狐狸都絕跡,即使有妖怪也幾乎不曾傳說。
稍微退了一步讓照得範圍更廣了些,江玄立刻便看了出來——這原來是一頭九尾狐,紅色的身軀彷彿火焰般鮮豔,面目肅然、昂首而立,九條尾巴大張著,宛如蓮花般豎立身後。
台灣妖怪文化中怎麼會有九尾狐……江玄只思考瞬間就明白了,藤雅必然是基於台灣曾被多重文化浸染過而做出這個設定,大致上可能是「從別的國家前來的妖怪」……至於這究竟是來自華夏大陸的青丘國九尾狐、又或是日本的妖狐,從遊廓背景來看,應該是後者。
相當於一群台胞裡混了一個日本移民,雖然一下子會「嗯?」一聲,不過也能很好的就理解了。
但是,銀鏡照著照著,江玄忽然感到了不對勁。
被畫在主位的四頭妖怪,暫且不提蛇郎君;魔尾蛇、墓坑鳥、九尾狐齊聚一堂,這形象總感覺似曾相識……突然,銀鏡照亮了妖怪身下的黑影,江玄吸了口氣,張大眼。
他已經想起來究竟在哪裡見過它們了,妖怪們身下的黑影被描畫得猶如流水,勾勒出極度怪異乖張的線條,那個東西、那些妖怪——正是竹林裡的石雕像!

開局時的震憾依然在記憶中清晰無比,江玄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四頭妖怪。印象之中他沒有留意最初的巨蛇石像的尾巴便開始被追殺,但在那之後的九尾狐與墓坑鳥,卻與這幅畫上呈現的一模一樣。
路途上並沒有遇到過蛇郎君的雕像,但顯然……祂的位置就在自己沒能到達的竹林另一頭,地位不凡。
「一片竹林,四座雕像……」指尖慢慢地碰在紙門繪上,江玄低語,轉動著思緒:「如果是東西南北各一尊,那麼中間是什麼……?」
心念轉動之間,江玄突然舉起銀鏡,向後迅速退開來,隨著光照的範圍廣闊了,反射出的火光也越發黯淡;與此同時,他也聽見了颯颯的聲響開始在紙門後響了起來,四頭妖怪身下的黑影開始蕩漾——並非是光影與筆墨之效果,而是有黑水慢慢地滲透紙門,開始湧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