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迎客堂中極樂柱

本章節 1415 字
更新于: 2018-12-29
要找的東西名為「花魁之信」,那麼應該是放置在個人的臥房或收納櫃裡,總之放在公共空間的機率相當小。
江玄考慮著這一點,在由火光照亮的遊廓中快步行走著,沿著蛇郎君所在的房廊一走到底便進入了室內,轉過彎便能看見陷入黑暗中的迎客堂,走廊轉角拉起了一道金色綢緞,中央繫著一枝紅花,代表「此處為月事中女子的休憩處」,婉拒客人進入。
不過既然那條蛇妖似乎並非佔領此處,而是擁有自己專屬的房間,那這條綢緞大概是在唬弄人而已吧。
跨過那道界線,江玄踏入迎客堂,撲面而來是濃濃的清酒香氣,以及遊女們身上搽的胭脂香膏。
「好重的味道。」低語了聲,他壓了壓自己的口鼻,上次嗅到這麼重的氣味還是在百貨商場一樓的香水區,自己不過是路過就沾得一身味道。
照亮此處的僅有從正門投影而來的青色火光,能見度很低。
雙眼比鼻子要更晚發揮作用,不過江玄仍很快地在暗光裡看見了景象——這場盛宴必定是被突然終止的,出鞘的武器散落倒插、瓷瓶酒杯翻倒在地、被撕裂的布匹凌亂的散在地面上、舞扇與樂器也都東倒西歪,絃斷笛折。
滲入草蓆的酒水在火光下閃動光芒,借助於此,江玄察覺了這草蓆上有些蹊蹺。
「這是什麼?」停下腳步,他皺起眉頭,蹲下身去看那草蓆。蓆子本該是光滑平整的,但當江玄剛才細看時,卻發現上面有著一條條的黑痕,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抹了一點起來,原來是泥土。這些黑泥是濕潤的,用手指搓幾次就乾了,再多搓幾下就碎了,看來只是普通的土壤。
江玄站起身,納悶了幾秒,放眼望去的時候頓了一下,突然就明白了。那黑泥的痕跡遍佈整個迎客堂,彷彿一整群泥鰍在此打滾過,行跡從正門一路蔓延到堂遊廓中央的極樂柱,可謂無孔不入。
而這種程度的入侵,江玄也立刻想到了——就是那些「第二階段」的藤蔓植物,它們竟然是直接入侵到遊廓之中,將所有的客人及遊女都給捕了出去!
「還好是用火攻。」看著眼前必定曾經相當慘烈的場景,江玄低嘆了一聲:「如果沒有徹底除掉它的話,說不定這裡還得再對上。」
搞清楚了迎客堂的混亂究竟從何而來,江玄默默記住了幾點,準備等等跟蛇郎君交代。
至於接下來的走向也不必多想,這植物既然入侵,那麼想必是直接衝到最深處去了,正好為自己指路。江玄如此判斷,轉身跟著黑泥留下的痕跡,走向極樂柱。
極樂柱位在新町遊廓的正中央,是整座建築的大樑,在木匠的術語中被稱為「大黑柱」,可以說就是它一肩撐起了整個新町遊廓(物理)。
至於被取名為極樂柱,則是因為此遊廓的樓梯就環繞它而搭建,越是向上便是越高級的妓女閨房,能獲准登上最高樓層的客人,便能享受那「極樂」之感。
江玄踏上極樂柱的階梯,才剛走沒幾步,就聽見一聲清脆的鏘啷,立刻停止行動,就剛踩下腳步的動作直接定住。
鏘啷的聲響在黑暗中迴盪,猶如水上漣漪擴散開,最終慢慢消失在空氣之中。
江玄謹慎地感受著四周,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就他所能聽見的範圍內沒有任何變動。他在將近一分鐘後才又再次抬腳,更加小心的踩上一階樓梯……「鏘啷!」「叮噹……」
又是那個聲音,甚至還又多了叮噹聲,然而江玄這次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在那聲音還未散去時便又繼續向上走,走出一道餘音繞樑——原來那些樓梯踏板下都懸掛著風鈴般的薄片,以金銀玉片作成,飾以鳥羽,以柔軟有彈性的絲帛繫於樓梯板下,只要有客人登上這極樂柱,便能踩出極為貴重且悅耳的音色;遊女們也會因應那曲調越發豐富,而發出更加浮誇的讚嘆,大大滿足客人的虛榮心。
而江玄,大概是第一個在一片黑暗與死寂之中登上極樂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