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SSR

本章節 1833 字
更新于: 2018-12-29
儘管沒有想過居然會在打Boss時迸出一個任務來,但江玄畢竟不像童心未眠一般熟悉「正常的」遊戲進程,這項弱勢此時倒成為了一點優勢。他立即思索了一下,究竟是要直接打上去、或是就這麼做完任務之後再靜觀其變?
身後的青色火燄還在燃燒,已經逐漸蔓延到他的身邊,再拖個幾分鐘或許就會吞噬了這座遊廓木宅。
「你能召喚水還是下雨嗎?」邊思考著,江玄試探性的問對方:「如果你是妖怪的話,能做到嗎?」
「……我…不行。」蛇郎君愣了一下,弱弱的說:「我熟悉的元素只有火而已……」
「那也行。」應得果斷,江玄起身一躍,直接翻進了遊廓的圍欄中。
「你要做什麼?」祂嚇了一跳,蛇身迅速蜷縮成一團。
「我去找個東西,你不是想知道那些人為什麼死掉嗎?」相當耿直的回答過去,江玄認真地看著蛇郎君:「不要讓這裡被燒掉,你能做到的吧?」
「咦……。」茫然的眨了幾下藍玉髓般的眼睛,蛇郎君點點頭:「可以啊……」
江玄聞言,一點頭:「交給你了。」
語畢,他便沿著房廊迅速地跑開了。

「臥槽……」還是那棵老松樹,還是那條粗樹枝,百足蹲在枝椏上,看著藤雅瞇眼注視著從江玄身後即時拍攝的影像。
「這崽子居然指揮Boss做事啊?」一臉似笑非笑不敢置信,百足邊說邊拿樹皮磨著指甲:「還有那條蛇也太沒脾氣了吧?」
「那貨是參照剛睡醒的你設計的。」藤雅涼涼的說。
「我大百足一世英明何來那種參考——」「行了,安靜。」一句話把旁邊吵鬧的傢伙給拍回去,藤雅的嘴角卻浮出一抹陰陰的笑容:「所以他打算要做完那個任務啊……」
「欸,那個任務怎麼了嗎?」自己的英明主張被忽略,百足也無所謂地換了個話題,跟上藤雅的節奏:「很難嗎?」
「沒什麼難度。」這麼回答,藤雅看著一下子就垮下臉的百足,有趣地嘆了一口氣:「對我們來說不難罷了。」
「那你為什麼露出很陰險的臉?」百足不服的咕嚕一聲。
「因為那是我希望他去找的東西,而且他一定會找到。」對於自己被形容為陰險,他毫無意見,反正都被喊成狐狸那麼久了:「知情者模式,我可沒打算解除呢。」
「那是啥?」百足歪頭,在被瞪了一眼之後聳聳肩:「怪我又沒有用,咱家《惡魔城》經營這麼久了,江警官才只是第一個觸發那個模式的吧,我還記得有這東西就不錯了。」
「你這條腦容量不足的蜈蚣……」藤雅嘆了一口氣。
「渾蛋,老子的腦容量比尼斯湖水怪還大好嗎?」百足反駁。「什麼意思,你的腦袋是用照片假造的嗎?」藤雅涼涼道。
「意思是我的腦袋是傳說等級的!」百足氣噗噗。「你連ssr都抽不到還說什麼傳說級?」藤雅一句扔過去,卻想不到百足卻挺起胸膛,字正腔圓的來了一句:「過年有保底!」「哎呀真巧我不用保底也能一發入魂。」藤雅笑出聲音。
「行了小狐狸閉嘴。」百足悶悶不樂。

滿含悲傷的被嘲諷了一波,百足蹲在樹枝上的身影看起來又多了幾分落寞:「所以那個知情者模式到底是怎樣?」
「你還記得我們在說這個呀?」藤雅頓了頓,漫不經心地道:「『知情者』的功能在於指定一些隨機結果,例如開局的位置、身旁的物品,還有更容易觸發隱藏劇情等等。」
「……我就問問,假如有張地圖要抽卡的話?」百足低聲道。
「那就是官方指定的ssr了。」藤雅聳聳肩。
「可惡的歐洲人……」「那種ssr你就別指望了吧。」輕鬆打斷他的哀鳴,藤雅望著燒向遊廓的青色火焰,聲音裡帶上一抹低沉笑意。
「知情者所指引的東西,雖然是最難以觸及的,卻也是最……殘酷的。」面帶著柔和的微笑,藤雅望著那火焰,早已燒得劇烈兇猛,以排山倒海之勢直撲遊廓而去。
卻只聽一聲奇異的叮鈴聲響,遊廓的周圍卻彷彿有道無形的界線,就這麼攔住了青色鬼火,在它四周形成一圈完美的圓。
「那條蛇啊……」百足也注意到了那道圓圈,只是微微一挑眉,就再把話題拉了回來:「很少聽到你會說到殘酷這個詞呢。」
「作為一個遊戲設計師,這種情感引導是基本操作。」藤雅笑了笑,瞥了一眼百足的表情,心知肚明他指的是什麼:「我跟江警官說過,我把全部的線索都藏在《惡魔城》裡。他想拯救的人、很多事情的真相、我所見過的、我所做過的,以及……我最終的目標。」
「嗯,聽起來很豐富。」百足點頭,金色的眼睛狡猾地瞇了起來:「所以『知情者』會做到什麼程度?」
「開局和指引,不會再有更多。」藤雅微笑,看著樹下火海:「這也是為什麼只有江警官一人開啟了這個模式。我們早已談過無數次,江警官和我到底有多相像。」
「『知情者』指的並不是他,而是我。」淡淡地笑著,藤雅的雙眼閃著陰暗的綠光:「江警官看到的那些……就是當初,我所見過的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