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困惑之蛇

本章節 1625 字
更新于: 2018-12-28
就在他將重心傾向前、準備衝出時,一道幽雅的聲音從紙門後傳了出來:「是你……吵醒我的嗎?」
——和前面兩道關卡不同,這次要面對的敵人,顯然是個還活著的,甚至具備知能。
江玄立即意識到這一點,而且他說的是「我」而不是「我們」,也就是說……應該就剩下這麼一個人了。
「可能不是我,也可能是我。」隨即,他如此回答,並且也調換了自己的武器,左手持著匕首,右手則一個轉動,一顆比家貓更大了些的貓頭便迸了出來,圓滾滾毛茸茸的躺在他的掌心裡。
「嗷嗷……」張開嘴,大貓頭滿臉不爽的打了個大呵欠,那聲音在被其他貓頭擠得掉落地面時變成了憤怒的嘶聲。
張著手任由無數顆貓頭不斷的湧出,江玄全然不曾望過自己的右手一眼,雙眼緊盯著紙門內的動靜。

然而紙門之後,一片寂靜。
「……。」瞇起眼睛,江玄臉上的笑容彷彿更深刻了些,包圍在腳邊的貓頭嚎叫著,火氣越來越大。
就在他以為是不是觸發了什麼「對話中斷」的選項時,從木宅裡終於再度傳來了幽幽的話聲——「我身邊的人,為什麼不在了?」
「他們死了。」江玄果斷回答。
「……為什麼?」裡面的人似乎愣住了,茫然地問。
江玄也覺得意外,他還以為那些人就是被Boss給授意弄死的,怎麼好像反而他並不知情?
「我不知道,我以為是你做的。」所以也這麼回答過去,他即使在談及那些屍體,目光也不曾自紙門上移動一分一毫,警戒隨時被突襲的可能性:「看起來是被一種有藤蔓的植物刺死的,你有頭緒嗎?」
既然對方似乎沒有立即開戰的意願,江玄也就這麼待在原地,右手依然繼續進行著動作,越發迅速。
「不是我。有藤蔓……刺死……」好像在思考著自己提供的線索,對方那溫文爾雅的聲音輕輕的呢喃著,期間夾雜著細微的沙沙聲,江玄敏銳的注意到了,對方的身旁必然堆積著不少物品。
是武器?或是別的?會是Boss戰結束之後能獲得的戰利品嗎?
「聽起來好像……像什麼?」困惑的聲音在變換著方向,好像有人在思考時會在房間中走來走去的習慣,那溫和的聲音就這麼思索著,也不知是否注意到江玄能聽得一清二楚:「如果死掉的話,是不是……刺?好像是刺……為什麼是刺……藤蔓?」
「一條條的,一條條的……」呢喃著無法理解的單詞,男人的嗓音陡然停了一下,才又慢慢放鬆下來:「我……在被祂狩獵……?」

一顆大貓的頭顱也咚地落到地面上的貓頭堆中,江玄的動作一頓,終於不再喚出更多,而是站立於不斷嘶叫怒鳴的貓頭之中,望著木宅。
眼下這座遊廓已被青色的火焰吞噬殆盡,藍與冷金的光芒交錯著投射在宅邸上,昔日繁華的新町遊廓遭受著如此摧殘,如今卻更有一股妖異淒美之氣。
而,在這怪誕的景色之中,江玄聽見那男人仍不斷的在細語著什麼,而謎一般的沙沙聲,也逐漸靠近了紙門。
終於,一條細縫自紙門中間出現。
江玄握緊了白紳士匕首,正要踏出一步,卻突然停止了步伐,愕然看著眼前的Boss戰首領。
那是一個年輕的男人,渾身赤裸著,精實的軀體上泛著冷冷的熒藍色,腰部以下則是巨蟒般的身體,細小的鱗片映照火光,閃爍著熠熠光輝。
這男人是擁有蛇身的妖怪,可更令人訝異的是他的面孔——那是中性的,無法以性別而論的臉龐,但那黑髮猶如迎風的絲綢般柔雅,那肌理猶如最上等的玉石雕琢、再以神明的高貴氣息吹拂而賜與生命般細膩,那五官優雅而幽雅、猶如最虔誠的畫師所能描繪出的聖者。
這個妖怪,擁有一張能詮釋「美」之意義的臉孔。
卻如今,他正在哭泣。
非常寧靜的,一滴滴淚水自寶石般的眼眸流下,撫過那張美麗的臉龐,輕吻他的唇角。
那雙唇輕輕張開,蛇妖望著江玄,悲傷的低語:「他們為什麼死了?」

【完成前置任務,觸發招募任務I"悲傷之蛇"】
【棲伏於新町遊廓中的妖怪名為蛇郎君,在長久的沉眠後,終於在百鬼夜行之時甦醒。困惑的祂、悲傷的祂,那段回憶破碎而凌亂。】
【死去的人已經不會再回來,若尚有疑問未解,拼拼湊湊或許是唯一法門,再要更深,只怕要踏入黃泉。】
【尋找花魁之信:0/1】
【任務獎勵:嫉妒巫女之刃x1,解鎖招募任務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