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復甦之蛇

本章節 1427 字
更新于: 2018-12-28
火焰的聲音在腦海中迴盪。
祂開始感受到溫度,從四周環繞而來。紙門外有光,卻不是紅色或黃色,而是猶如鳶尾花的青藍光芒,不祥的閃動著。
在那閃爍的藍色的火光中,不斷有人影在搖曳,襲擊與倒下的聲音在不斷響起,卻沒有任何一方發出哀鳴。
「好奇怪……」祂發出低低的聲音,不祥的感覺已經好久不曾感覺到了。從自己成為妖怪後,似乎就很少……
「啊……。」慢慢張大嘴,祂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想起來了:「獵人?」其實應該叫做掠食者,但畢竟實質上沒有多少差異。
本來蜷縮在一榻色彩斑斕浴衣、叮噹作響髮釵金飾之間的男人揚起了頭,好像甦醒的小蛇般輕巧地挺起身子,在逐漸熾熱的空氣中,靜謐地停在半空中,望著那張紙門。
門一邊,是藍火燎原,奇異光采照耀門上,投射出暗藍影子如戲畫。
室一邊,是暗影寧靜,怪誕之人爬梭如蛇,下身的青金細鱗若龍形。
細長的眼眸慢慢眨著,從睡眠中甦醒的蛇妖腦中開始浮現了一點點清明。這裡好像應該要有人才對,要有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美麗的人,男人或女人都可以,只要是美麗的……
「好想……」嘆息,蛇妖再將身體挺得高了些,泛著熒光的尾巴輕輕游動起來,將自己推向紙門外,迎接穿過火焰之中而來的掠食者。
「好想念人類的體溫……」輕聲的,祂呢喃。

火攻的成果立竿見影,並且效果拔群。
最後一次揮動了鬼火的圓凳——其實也只能算是根小短棒子了,江玄將它敲在最後一具「人偶」身上,只聽唰地一聲青色火焰就竄了上去,沿著糾結的頭髮一路延燒,填充在人體之中的植物儘管第一時間就拼了命想向外擠出來,卻反而被火焰一把叼住,瞬間就燒進屍體內,剛開始前三秒烤肉般的香氣迅速的被焦臭取代,接著由內而外終於將整個人偶化為灰燼。
除了第一個與這一個以外,江玄都並未停下來再次重看人被燒成骨灰的經過。第一個是為了確定火攻有效,而在那之後自己的行為有如熟練的縱火狂,只要有人影照面就是一凳子掄過去,只要確定對方也「燃」起來了,就立刻再應對下一個傢伙。
一路過來完全是砍瓜切菜般的順利,因為心知是在遊戲的關卡之中,江玄甚至稍微放鬆了點,面對這群速度緩慢、又被他抓到弱點的敵人,僅憑藉優秀的實戰反射就打穿到了最後一個。途中雖然將整座花庭、乃至牆外都給引燃了,但他也不意外——從《克蘇魯之書》開始,他就已經知道地圖是會被玩家的行動給改變的,那座圖書館被爆破成了通天閣,那麼燈籠村被自己點成火焰山也不是意想不到的操作。
至於現在……

江玄停下腳步,目光從最後一具屍體遺留下的灰燼移開,投向木宅。
入侵至今,遊廓木宅的大門離自己僅剩下幾步之遙,然而江玄看著眼前側廊,卻感覺得到……敵人應該是在這裡。
側廊的外觀很簡單,僅僅是一道木頭圍欄,房廊之後便是整面的紙門,看不出有沒有隔間,而因為自己位於光源處,也看不穿房內的情形。
一陣灼痛突然從指尖傳來,鬼火凳子終於要被燃燒殆盡,江玄連忙鬆開手,令只剩下一些木塊的「凳子」掉了下去,而它們甚至在落地之前就化為飛灰。
對於這個道具的失去,他倒是不怎麼擔心,三板禮包之所以裝成禮包,就是因為一局遊戲結束時若有其中一個都留在包裡,就會判定成「道具依然存在」,下一局又是一條好漢。
那麼,現在該做的就是……
江玄輕悄的翻手,握住了白紳士匕首。他很清楚,這兒是Boss戰的場地,而在一張組隊模式中的Boss會有多強,坦白來說他無法想像。
若要說《盜賊都市》的因泰倫人形機難纏,那麼怕是這兒棲伏的對手只會更加致命棘手。
靜靜掂量手中的勝算,江玄發覺自己的勝算……出奇的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