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失去的枷鎖

本章節 1992 字
更新于: 2018-12-26
百足的身子晃了一下,語氣一冷:「為什麼?」
他已經想問很久了,身為一個被判終生監禁的罪犯,藤雅早就沒有任何道德包袱;但在錢權兼備的情形之下,他還能因為什麼而遲疑?
一個活生生的人類要成為罪犯,需要的是「動機」與「手段」,再算上善後的技能也不過是要添上「財富」或「權力」其中之一,藤雅一項不缺。
為求自保而殺了江玄,怎麼看都是如今最正確的做法。但他卻如此綁手綁腳,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
「你的陰險和大膽到哪兒去了,藤雅?」低語著,百足金色的眼眸在黑影中閃爍,染著暗光污濁可怕:「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已經不笑了?」
藤雅的臉轉了過來,看來有些訝異。隨即他碰了碰自己的嘴角,好像也有點困惑。
「是呢,確實沒什麼笑……我沒有那個餘裕呀。」故作輕鬆的聳了聳肩,藤雅無奈地眨眼,迎著百足的質疑。
「我還不能殺他,這個理由我也不能說。」牽引著嘴唇兩端向上彎,藤雅的微笑沒有任何感情摻雜其中,只有深沉的心計:「我可以向你解釋我現在的困境,百足。但我沒說的,你能不能別問?」
「我要知道自己是在忙什麼。」百足冷冷的回過去一句:「我只會問我需要知道的,其他的答案隨便你留著。」
「……我現在不能殺江警官。」藤雅嘆了一口氣,令人訝異的是其中蘊含的真切疲憊:「他對我有獨特的用處,絕對不能讓他死。」
「但是,我也有必須要做的事情,所以事情就變得麻煩了。」平穩的說明著,藤雅轉過頭,將目光投向開始被鬼火點燃的遊廓花庭:「我現在要完成的目標,是讓江警官『健康的』活著、但不可能再出手妨礙我。」
「即使是在虛擬世界?」百足挑眉。「特別是在虛擬世界。」藤雅指正。
百足沉默了。坐在老松樹上,兩個人都不再說話。
很長很長的時間,久到遊廓庭園中的鬼火開始延燒,彷彿狂風般襲捲了整座花庭,在黑夜中掀起無數花瓣飛翻,之後被火舌吞噬燒盡。
火花燒塌了遊廓的圍牆,開始撲上相鄰的竹屋,瞬間便點燃。青色的火焰開始蔓延,映著血紅的月夜,燈籠村的樣貌已經再次被江玄改變——在百鬼夜行之時陷入黑暗、在血月升起後籠罩腥紅、在點燃火焰之後化為青色的烈焰地獄。
然而對此景象無動於衷,藤雅與百足坐在老松樹上,望著眼前天地變色,兩雙眼睛裡卻沒有一點波動。

直到藤雅開口。「你看。」低聲的,他說:「已經好幾次了,做了一些小小的事情之後,最終會蔓延成這種狀況。」
「你是說蝴蝶效應嗎?」百足回道。
「很類似,但是不一樣。」輕輕搖頭,藤雅說:「蝴蝶的振翅掀起暴風雨,但牠自己並不會知道,也不會立刻被影響到。但是江警官他知道,而且會去尋找。」「尋找……」百足頓了一下,便理解的點頭:「他是會找出那個關鍵的人。」
「最開始只是找出來而已,他不會去碰。」淡淡地,藤雅的臉上映著火光,在楓紅般的短髮上躍動閃爍:「現在的他並不一樣,你能看出來嗎?」
「……比較有行動力?」百足皺了皺眉,要說差距的話應該是這樣吧?
卻見藤雅搖了搖頭,道:「只是行動力的話,小學生的行動力大概是特別高的那群了。是本性,江警官的本性。」
「我知道啊?」百足的眉頭又皺得更深了:「你們倆不是都同個德性嗎?」「那,我的性格、加上他的能力,你覺得呢?」藤雅緊接著問。
「這……」百足愣了一下,突然明白過來了:「慢著,有差到這種程度?」
「現代社會,規範人們行為的是法律、測量人們心理的是機器,」望著逐漸吞噬遊廓木宅的青色火焰,藤雅的聲音平靜:「然而同時具備兩者能力的是『道德』,僅存於個人的心中,僅規範與測量自己的心理狀態。」
「……。」百足沒有出聲,就這麼安靜的聽著。
「原本的江警官不會殺人,那是基於他的道德。」說著話,藤雅無奈的笑了起來:「但是當他擺脫了這個束縛……百足,打個比方,就像是『知道核彈發射密碼的人』和『知道密碼而且還發射出去的人』的差別。」
「就像你做的那些事情一樣?」百足問。
毫無遲疑,藤雅點頭:「一樣。」「太遺憾了。」百足嘆了一口氣,站起身。

失去了道德這層枷鎖,便會造就出怪物——藤雅亦是、江玄亦是,他們二人有意無意,都清楚彼此是多麼的相似。
所以藤雅不斷的迴避著他、而江玄不斷的追擊著他,彷彿是一個物種間的鬥爭。並非人類,而是介於人類與某種新生命體之間的存在,以超乎想像的智商試圖撕裂彼此——那是本能,「那種人類」一旦不被道德束縛,無論從基因或是心理,都已經踏出人類的範疇。
大多數的,他們被當作常人;極少數的,會被尊為天才;再更加罕見的那些,則是「世紀罪犯」。
百足站在老松樹上,看著一片青藍火焰燃燒村落,心情有些複雜。
「所以你才想要留他活著啊……」如此嘆息著,他已經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如此介意藤雅對那個警官的關注及戒慎恐懼。
因為他很清楚,只有江玄有資格站在藤雅的對等面——自己無論如何,頂多也就是能搆到邊罷了。是嫉妒。
以及,藤雅之所以要留住江玄的性命,箇中理由也清楚明白。他已經算準,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會死了,而江玄……將是背負他計畫的唯一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