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逃脫可能?

本章節 1514 字
更新于: 2018-12-23
將智慧錶的光照熄滅,幽海身旁再次陷入了漆黑之中,只有先前扔出的螢光棒在遠處發著冷光。
任由黑暗遮蔽自己,這才是相對安全的做法,在沒有照明的環境中點起光,雖說是人類的本能,但是也在大肆宣告自己的所在位置。
黑暗之中,幽海連呼吸都放輕了,小心地將被扯壞的鞋子給脫下,另一隻也一樣,推到自己的身後作為警戒,若是有人從背後摸過來,有很大機率會先碰響它們。
電梯井的風在隨著電梯運行而撲騰,不時吹進洞口中,陰陰的風聲在呼嘯,彷彿有人正在窺視著自己,伺機而動。
並不是使用任何電子器材,他僅憑藉著經驗,以及一次次暗殺磨練出的本能而感受得到……有人就在他身旁。
毫無疑問的,正是剛剛那個將自己拖了進來,想用電梯將他輾成兩半的人。那傢伙還在這兒,但不知為何,卻無影無蹤。
「……。」保持著沉默,幽海並不打算再考慮前進。如今自己中了藤雅的招,若不快點解套,不一定能應付之後凶險的局面;最正確的判斷無疑是撤退,但說實在自己會有那個機會嗎?
從剛才的計數判斷,自己現在位於七樓和八樓之間,沒有攜帶攀岩道具的現在,自己是不可能沿著牆面直接脫離的,且不說抓不抓得住牆面,在他向下爬一層樓的時間裡,若是電梯直接降下來,那也不用玩了。
將這種近乎自殺的想法從腦中排除,幽海稍微換了個角度思考。
那麼,如果是從這兒向下跳到七樓的電梯外門,在車廂降下來之前搶先撬開那扇門呢?
似乎可行,雖然在缺乏正確工具的情況下要撬開電梯門有些困難,但是破解電梯門本來就是一位殺手應有的素養,構造之類的他心裡有底,所以看起來……機會頗大。
「別想那種方法比較好。」冷冷的,一句話從牆洞深處飄了過來。

渾身一僵,幽海一口氣息屏住了,迅速回頭,卻沒看見任何人影——無論是螢光棒或是兩隻鞋子都不曾有人動過,那人是怎麼知道自己正在想什麼的?即使是想從面部表情或肢體觀察出來,也都得要足夠靠近才行啊。
正警戒著,幽海就聽見那聲音又開口,似乎摻雜著冷漠的笑意:「行了,也別緊張我是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的事情,你知道這是沒用的。」
幽海保持沉默,他聽得出來,這人是在提醒自己,「你早就在圈套裡了」——但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純粹為了嘲諷他而已嗎?
若是為了這種膚淺的目的,那個人大可不要出聲,就安靜的看著自己再一次因為踩進陷阱而死不就好了嗎?
「剛剛你是在想,要去撬開七樓的門吧?」那聲音淡淡地,繼續說道:「你肯定能撬開的,只不過我不會給你那個時間。」
他會直接讓電梯車廂衝下來?甚至是摔下來?幽海立刻就知道他指的是什麼,同時也更進一步的理解了,這個傢伙具備控制紅心女王設施的權力。
並不是藤雅本人,而是他信任的某個人……原來藤雅身旁有這種人。
突然之間,幽海開口:「你也是個瘋子嗎?」這聲音有些嘶啞,卻平穩的傳了出去,被冷風捲入牆洞深處。
藤雅的精神值判定是「殘疾」的,在這世界上完全不是個秘密;這個人作為他的信任者,甚至可能是他的保護者,要說是個「完善」判定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再考慮到,即使是身負保護藤雅的職責,卻還這麼有閒情逸致來與自己談話的人……精神狀態必然也有問題。
而面對的若是個瘋子,自己有機率只靠說話便能逃離,而且最重要的一點:瘋子必然會承認自己是個瘋子。

然而,牆洞深處回應的只有沉默,黑暗之中的風在吹動,螢光棒周圍依然寂靜如死。這讓幽海有了不好的預感。
「我是個瘋子嗎……」而後,低低的嘶鳴傳了出來,震動在黑暗中;幽海愣了一下,那聲音竟是從上頭傳來的!
猛然一抬頭,映入眼中的赫然是那張臉孔,向下撲的速度極快——「是啊!」只聽一聲尖笑,百足猶如巨蟒般撲了下來,直接將幽海拖了上去。
-
-
-
-
要讓幽海活下來嗎,請作答!
註:此決定將使燈籠村篇章有不一樣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