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湯匙

本章節 1960 字
更新于: 2018-12-21
電梯,經常出現在數學題目之中。
一座電梯從一樓往上,每層都停,會出去一個人、並且進入與樓層數相同的人數,那麼當這座電梯到六樓的時候,電梯裡一共有多少人?
在現實生活中,一般不會有人計算這種問題,然而幽海如今站在電梯車廂內,看著不斷跳動的數字,卻不由得想起這種事情。
答案大約是十一個人。當電梯終於停在了數字6上,他轉過頭,數了一下電梯內的人數——無論活人或是死人,嗯,十一個。
監視器被他佈下了假影像幕,而控制電梯的電子儀器也已經連結在面板上,操縱著這節電梯車廂一路向上,最終將直達頂層的辦公樓層——藤雅的辦公室所在。
……當然,藤雅本人就乖乖待在裡頭的機率是沒有的,但從那兒開始進行搜索未必不是好事。
只是,在那之前還有個該調查的。「果然麼。」掏出了訊號的測量儀,幽海只看了一眼上頭的指標就確定了,自己之前一直在搜尋的「藤雅的遊戲訊號」就是從這座電梯發出的。
不再是時強時弱的訊號周波,而是相當穩定、彷彿微波武器般不斷的傳遞著,昭示自己與它之間幾乎沒有距離。
因此他必須徹底調查這座電梯,而這也是幽海動手殺人的原因。一具具屍體被平均的堆在四個角落,成為一座座小丘,幽海就站在了屍堆中央,看著手中握著的塊半透明玻璃。
玻璃上是連接到電梯面板,讀取這座升降機使用電量的狀況——要找電子產品的行蹤,自然從用電量著手,若是這座電梯的耗電異常,那麼毫無疑問的就是自己的勝利。
即使不是……
「嗯。」發出低低的聲音,幽海看著玻璃上投出的數字,本預想會有差異的部分,卻與紅心女王公司中其他任何一座電梯的用電量都差不多。
「所以,他沒有改造過電梯……」低語,幽海的眼神偏了開:「但是訊號在這裡是穩定的。」
轉動了一次眼光,他忽然抬頭,望向電梯的廂頂,心中已經浮出了清晰的假設。
將玻璃板收回衣物中的夾層,隨即幽海挺身一躍,十指猛扣住燈沿,強勁的腰身一挺甩起雙腿,碰碰兩聲巨響就踹歪了天花板,掀出一塊能探出身的空洞。
空洞很黑,望不見頂。只聽見巨大的嗡嗡聲立刻灌進了電梯車廂中,那是馬達將鋼纜不斷捲動的聲音,外頭電梯井的塵霉味也飄了進來,帶著車廂迅速昇起的唰唰風聲。
幽海鬆手落回電梯中央,先是掏出了一面圓鏡來,將後頭的伸縮桿拉了出來,伸出洞外去照了照。確認沒有什麼機槍等著自己之後,便迅速地收回了鏡子,一個躍起便竄出了空洞外。

冷而陳舊的風撲頭蓋下,幽海伏在電梯廂外,嗡嗡的昇起聲音震動著空間,給人飛逝之感。
稍稍挪動手腳抓得更穩後,他立刻開始仔細觀察四周,究竟是什麼在發出訊號的——受過訓練的雙眼在暗光之下也還是敏銳,不過數十秒之後他便瞄見一枚金屬片被插在了車廂角落,只稍稍突起了一些。
小心地靠了過去,幽海並不打算動手去碰它,只是想確認藤雅究竟是用什麼辦法在干擾他調查——一旦能搞清楚這種事情,對接下來的行動將大大地有利。
最初,幽海所猜的是類似於發信器一類的東西,將帳號信息給複製之後就插在這兒,重複發送以干擾自己這類用測量儀追蹤的人。
他相當謹慎,發信器上可能也安裝著警報器,甚至感應釦,一旦有人觸碰就直接炸斷纜繩摔他個同歸於盡也有可能,自己以前就曾經碰過這樣的陷阱,雖然有辦法應對,不過還是棘手。
然而當他再更靠近一些去看時,卻皺起了眉頭:「嗯?」隨即打開了智慧錶上的手電筒光。
電梯井中的暗影極重,他之前依靠電梯廂透出的燈光看見角落隱藏的金屬片,但如今開了手電筒一看,這才發現,這似乎不是自己猜想的發信器,而是……一根湯匙。

湯匙的柄被插進了天花板與電梯廂牆面的縫隙之間,只露出一小片勺子部分,一下子看到卻讓幽海不禁「嗯?」的困惑了一下。
為什麼會是湯匙?這是一般人會先有的疑惑,幽海這一愣,卻是另一個意思——湯匙能做到什麼?
這不是冷笑話,也更不是腦筋急轉彎,而是宛如凶器的提問。若是發信器就能發信、若是感應釦就能引發爆炸,但若是湯匙呢?
電梯井內的狂風呼嘯,暗影之中有電梯廂的燈光一閃而過,飛快的向上竄著;幽海有計算樓層數,現在已經來到七樓,經過了樓層外門時電梯便會微微震動。
若是湯匙呢?
這個質疑就橫在眼前,幽海盯著那根湯匙看,屬於殺手的經驗正提出警告,這東西絕對有問題——他小心翼翼的挪動手腳,在身體沒有一絲移動的狀況下,肩頸部發出了極細微的喀啦聲,調整成更能延伸頸項的姿態,湊近去看。
這是最謹慎的觀察,僅以視力靠近,而連一絲多餘的震動都不會傳出。
幽海看得更近了,然而這根湯匙……竟真的只是湯匙。如同被建築工人失誤給釘進縫隙中一樣,極度平凡的一根湯匙,如今正隨著電梯上昇著、風削過而發出咻咻聲。
突然,腦中好像閃過什麼答案,幽海愣了一下,還未能完全掌握;雙眼還盯著那根湯匙,在極近的距離——
突然,眼前的暗影更黑,在剎那之間,幽海看見了一個洞口,就開在電梯井的牆面上,一張臉從裡面探了出來,幽幽地望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