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第二階段

本章節 2545 字
更新于: 2018-12-18
剛剛一口氣就穿過了半座庭園,江玄在越過尖牙之橋後起身,立刻就再度前進,直撲木宅子而去。
「喀嚓!」「喀嚓!」「喀嚓!」草葉劇烈的磨擦聲響起,霎時間草坪上數團黑影向他滑了過來,活像是巨蛇似的快速。
江玄腳步一踩,眉頭一皺,正想應該不能再用跳躍的過這關,就見團團黑影倏地挺了起來,整大簇的黑葉子就擋住了他的去路,就像一根根大柱子,頭頂上全都暴出一根尖銳木刺,剎那間整半座庭園都成了劍山地獄般。
眼看這狀況,江玄也迅速煞住了車,心底有些慶幸。如果剛剛自己大意的又跳了起來,這些柱子雖然不一定能追上被數值加成過的速度,但怎麼也難說,沒準它們根本就會在他落地的瞬間就炸一根出來,把自己串成燒烤。
現下,江玄在黑橋邊停下了腳步,一手反握著匕首,皺著眉頭看眼前,臉上倒還是那大大的笑容。
那些黑葉柱子卻也就這麼停在那兒,動也不動了,看不出來阻擋在這兒有何用意。
困惑是困惑的,但江玄心裡清楚這是場Boss戰,若是把前半庭園當成第一階段,如今就是個第二階段難度,必然是要更加凶險——而藤雅會幹出來的凶險,光用想的就叫人胃疼。
「……還是說……」眉頭又更糾結了些,江玄低語,也有可能這兒不是藤雅特別著墨的地方,只是出了個設計稿,叫手底下的人員把美術和數值給補上就是?真正難過的關卡是在木宅子裡?
那倒好辦,再怎麼困難也不過是個植物園群魔亂舞。
正思索著,他忽然聽見了窸窸簌簌的聲音,連忙專注去聽,一聽就把心底的那層「可能」想法給抹去了,這奇怪的聲音,正是從黑葉柱子裡發出來的。

窸簌的聲音還在持續,聽起來如同萬蟲爬梭,令人倍感不安。
江玄握著匕首,警戒的看著眼前一大片的黑葉柱子,目測一下約有十幾二十根,滿佈了自己前往木宅的路上,除了頂上那根粗大尖銳的木刺之外,看不出會從哪兒冒出攻擊。
這種埋伏往往才是他感覺最棘手的,明知道有問題,卻不知道該從何防起;思及此他也不禁感到一種熟悉的諷刺感,自己和藤雅的交鋒差不多也是這種感覺,如今就像是在熱身似的。
「唔,不吉利。」察覺腦子裡這個想法時,江玄愣了愣,感覺不太好,因為每當自己對藤雅的事情做出什麼預感,成真的可能性往往大過於開玩笑。
這麼想著,他也便又認真了幾分,再次掂了掂手中白紳士匕首的重量與速度,繃緊了渾身的肌肉與神經,突然踏出一步!
這一步踏得極快,江玄立即又收回了腳,他做這樣一個動作就是為了觸發這「第二階段」的反應,看看對方究竟賣的什麼藥;先前這些柱子不過是就定位了就再也沒有動過,而自己也是相同,一被包圍就立刻停止前進,原本是為了觀察,然而並沒有觀察出什麼來,那麼最快的方法自然就是直接蹚雷。
要放在現實的話,他肯定不會這麼幹的,但既然這兒是虛擬世界,自然能放大膽一點,自己的身體有著吞噬數人的數值加成,是足以承擔這種風險的。
而這一腳出去,「第二階段」也不負期望的給了反應,只聽窸簌聲一下子變大,一根根柱子都抖動了起來,晃得落葉亂飛。
江玄聚精會神盯著前方,接著就愣了一下——血色月光下,黑葉柱子從中間裂開來了,像是個植物長成的匣子般,而在那匣子中間,竟然是個死人。
那是個死去的女人,看樣子還非常年輕,身穿著淡金的浴衣,可能原本非常美麗的面孔猙獰痛苦的扭曲著,死前必定承受了相當的痛楚。
愣歸愣,然而江玄還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反應過來了,這人竟是自己與童心未眠之前來到遊廓時,在木宅子裡列隊歡迎的遊女之一。
「怎麼回事?」江玄皺眉,這Boss戰的敵人是花魁,他原本以為會在打進木宅裡之後才面對這群遊女,怎麼現在就出現了、還已經死了?
枝葉蠕動的聲音還在繼續,後方的黑葉柱子依然在一根根開裂,江玄再又仔細一瞧,一顆心沉了下去。
黑色葉子看來是某種藤蔓,全都裹住了女人的四肢,將她活像是處刑般綑了起來,而先前見到的柱頂木刺,竟是從她的身體之下穿刺過了全身,從後腦突了出去,將她有如稻草人般給串了起來,放眼望去半座庭園,看起來竟是整座遊廓中的人,無論是男人女人都給這麼拖了出來。
光看著如此景象,江玄就感覺到後腦一陣涼,只道藤雅果然喪心病狂。
卻沒想到,更加獵奇的事情卻繼續發生了,只見黑色藤蔓又再度動了起來,從背後兩道傷口竄了進去,下一刻女人七竅冒血,渾身皮膚都鼓動了起來,隱約可見植莖在皮下蠕動的痕跡。
短短幾秒之後,整根柱子般的黑葉藤蔓都不見了,全鑽進了人皮底下,江玄愕然看著,難以置信。
束縛四肢的藤蔓都鑽入了體內,死人的雙腳就這麼落了地,軀體穩穩站住,背串著木刺、宛如噩夢裡才會出現的稻草人一般,開始走了過來。

與此同時,在現實世界中,有道影子在早晨明亮的陽光下,卻拐進了一條暗巷中。
這兒是紅心女王遊戲公司的後門旁,緊鄰著員工宿舍,雖說是暗巷,其實並沒有絲毫髒亂,牆面平整乾淨,地面鋪設紅磚,之所以暗只是因為白晝不開路燈、陽光也還未照進來罷了。
而一旁的建築,說是員工宿舍沒錯,然而也是整座高級公寓大廈,是會被房仲提供給上流社會選擇的層級,也正是紅心女王公司提供給非本地員工的住處。
「……。」幽海抬頭看了看,沒有什麼感想。
他也確實沒有時間去感想,十幾分鐘前,他硬生生被藤雅逼退了遊戲,從VR網咖之中出來後,便直奔紅心女王公司而來。
從自己組織蒐集的情報來看,藤雅作為這局遊戲的參與者,竟然是直接從自家公司進入《惡魔城》的;要知道這是一種近乎自投羅網的舉動,在這個重量級罪犯逃獄之後,警方會重點搜索的地方毫無疑問有這兒,然而這個人竟然就這麼大搖大擺的……應該也不至於大搖大擺,但就好像完全不擔心會被員工給賣了般,在這兒進入遊戲。
本來,幽海是打算直接走正門混進公司,再繼續以訊號發出源的強度逐層搜索、找出他在哪兒,卻沒想到剛抵達公司的那刻,就是幾台警車風風火火殺了過來,做為職業的殺手他倒是不慌,可警察一來事情就要渾,光是警戒等級上升,一切都會更加棘手。
舉個例子來說,他本來只需要一套像樣的服裝就能進公司,警察一來怕是得要偽造員工ID、身份ID、還有任何已知紅心女王員工得有的東西,才能通過檢查哨。
費時不說,穿幫的可能性更大,他知道藤雅的所作所為、剛剛在遊戲更是照面,一眼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應付的傢伙,員工身份認證上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手腳也不一定。
所以他選擇了這裡,對於建築圖的記憶之中,這兒應該有扇門,用於讓住宿的員工迅速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