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前因後果

本章節 2568 字
更新于: 2018-12-16
「妳是怎麼……」渾身的獸毛都炸了起來,曾化為女童的老虎露出滿口利齒,耳朵都已經壓平:「妳怎麼會認出我!」
「……。」童心未眠沉默,突然迴身一踹,將遊女之虎給踹開數步,處刑刀直接甩向了祂:「我只是懷疑。」
她只能這麼回答祂,然而在那之前,更應該說是……從知道這一局遊戲方式有「附身」這個選項之後,就已經設想到了這種狀況。
他們所掌握的線索,只有妖怪會附身,卻從未說過妖怪只能附身於玩家身上,那麼虎姑婆能控制這個遊女,控制姐弟之中真正的「姐姐」,似乎也不是什麼令人詫異的事情。
以及,最初接下這個任務時,自己要保護的孩童數是0/1,就已經夠令人起疑——居然不是保護兩個孩子?

彎刀嗖聲襲去,速度極快,虎姑婆沒能反應,甚至只見一道閃光,下一刻就感到了頸子一涼,頭顱隨著「喀啦」應聲飛起,接著滾落了下來,血灑在空中,落於地面如黑雨。
靜悄悄的,祂就這麼死去了。
沒有任何光明磊落的對決,僅僅是純粹的撲殺,因為祂所做的卑鄙之事、以及被看穿奸計後的無所適從。
這甚至不能說是懲罰,只是除害。
恩古盧處刑刀重重落地,彎刃插進土壤之中,老虎的血液漫在了地面,開始滲入縫隙中。
「感覺好糟糕……」小聲道,童心未眠抬手,細小的鎖鏈同時一收緊,將它給拔了出來,彷彿蛇般竄了回來,握進了她的手中,再一翻手就已經收入了玩家背包。
她低頭看了一眼因為不斷將老虎斬首,而染了滿身血腥的衣物,皺起了眉頭:「黏黏的……」
剛剛自己究竟砍下了幾顆頭?三顆?四顆?
為了阻止遊女之虎咬斷自己的喉嚨,她不斷的砍下了她的腦袋,卻無法阻止她再生再戰;卻沒想到處理本尊的時候,竟然會如此容易。
「……。」低頭看著倒臥在地上,已經動也不動的老虎屍體,童心未眠遲疑了一會,就蹲下了身子,小心翼翼的靠近去看。
一看之下,她就明白可能是什麼原因了。

這頭老虎已經蒼老得超乎想像,人獸混雜般的軀體乾枯瘦弱,即使是毛髮也都已經毫無光澤、彷彿將死的雜草般,甚至有不少地方都禿了,露出底下乾而鬆垮的皮。
老而不死而成精,這虎姑婆看來都已經是風中殘燭,很有可能……已經不能捕獵了。
然而,那精妙的心計卻還在,這正是祂能活得如此長久的原因——祂找到了傀儡。
可能是奴隸、可能是交易、可能是逼迫,總之祂將自己身為妖怪的力量分出了一些給遊女,並且控制著她……吃人。
『我不要吃他們!』——這是剛剛交戰時,她曾聽她淒厲咆哮著的聲音,那個「他們」指的是誰?
或許正是被這遊女給拐騙到屋子裡,最終慘遭猛虎吞噬的買春客。
「應該,差不多是這樣……」小聲的自言自語,童心未眠轉過身,準備要去找剛剛被自己踹開的遊女。
如今虎姑婆已經被自己撲殺,那麼加諸在她身上的控制應該也已經解除了吧?

和自己想得一樣,遊女之虎在被踢開後撞上了竹屋的牆面,如今正緊緊靠在了上頭,仍沒有爬起來。
童心未眠走向她的同時,也看見了她的變化,原本的老虎模樣迅速消退,暴出口外的獠牙正在變短、突出的顎骨也慢慢縮了回去,本來筋肉糾結的軀體也彷彿消了氣,開始恢復成原本玲瓏有致的女人身體。
不過,顯然她的意識很清楚,一雙藍色的眼睛就在變化時望著童心未眠,那眼中不見任何殺意,盡是感激與淚水。
她的金色浴衣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大塊,曾經美艷的妝容也都糊了,然而她看著童心未眠在身旁蹲下,只是張開了口,啞著嗓子,說:「謝謝妳……」
聽見這聲音,童心未眠也微微笑了,隨即問道:「妳為什麼會……?」
詢問的聲音很輕、並且溫柔,在血紅的月光下,卻帶有溫暖。
遊女的紅唇有些顫,但在眼前這女孩的注視下,她還是說出了一切的事物——

雙親去世後,她為了養育弟弟而成為一個遊女,以出賣美色及肉體而收入。
某一日,當她回家,卻發現一頭妖怪正等著她,虎姑婆笑說需要吃人,若她不依便吃了她的弟弟。
她因此而屈服,而虎姑婆平日則化為女童模樣,直接盤據於她的家中。
為了使她更能誘惑、也為使她能夠殺人,虎姑婆將自己一部分的力量分給遊女,那是相當謹慎的、完全不至於令她足以反撲的力量。
然而,當遊女第一次以猛虎之牙咬開男人的喉嚨,嚐到人類血氣時就清楚,該怎麼增強自己體內的妖力。——於是她不情願卻又甘願吃人,不斷的累積起了自己體內的妖怪之力,直到現在,虎姑婆終於察覺有異,自己本來的傀儡竟逐漸強悍,甚至已經強過了自己,祂便前去尋找能除掉這頭「虎姑婆」的人。
而祂找到了童心未眠。

「所以,我……」聲音裡帶著顫抖,遊女望著童心未眠,眼睫上染著悲傷的淚水:「我也已經,和祂差不了多少了啊,我……我也殺了、吃了好多人……」
「……。」童心未眠沉默著,她並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該怎麼說。
為了救人而殺人這樣的事情,在道德上從來就難以定義,且這不過……不過是場遊戲。
思考任何都是枉然,因為一切都早被確定。
就像虎姑婆之所以找到童心未眠,是因為遊戲任務的設定,因為她完成了前置任務"拜訪姐弟"。
而選擇這遊女作為傀儡,是因為……祂不可能有其他選擇。

「——你覺得,人類活著,是註定的嗎?」百足仰望著,彷彿喃喃自語。
黑暗的房間中,隱約能聽見衣物摩梭聲,以及繩索細微的吱吱呀呀。
沒有人回答他,而他也像是並不在意一般,繼續說著:「如果是被註定的話,那又是被什麼註定的?」
「感覺命運或是神之類的,好像太虛無飄渺了。」如此說著,他自問自答,凝視著黑暗的天花板:「如果說是社會好像比較合理,因為足夠廣大、足夠有力量、也足夠真實。」
「不過社會又是由人構成……也是由人控制的。」歪了歪頭,他像是想不通道理的大狗一般閉上眼睛,過了幾秒又張開了:「那麼,應該就是由人類註定人類吧?」
「例如……我要殺你的話,你就會死。」認真的思考著,百足慢慢站起了身,視線也終於對上了在黑暗中的眼睛,露出了笑容:「嗯,就是這樣。」
「無法反抗的力量,就是註定的吧?」在那目光的凝視中,百足轉過身,開心的邁開腳步,走向房間之外:「感覺真不錯,又想通了一些事情。」
房間之外,是一個白而明亮的地方,就像是某種天堂。
於是百足反手,沒有再回頭望過一眼,將門給關上,將所有黑暗都關在裡頭。
-
-
-
-
百足沒良心喊話活動準備截止啦~
想獲得《惡魔城》手作貼紙,最後30分鐘把握機會!
啊,順便投個推薦票啊~
-
已經有參與活動的讀者,請私訊fb粉專《百足嶺》,將自己的收件地址告訴我,這兩天就會寄件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