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虎頭

本章節 2009 字
更新于: 2018-12-13
她們的對決落幕得很快,令人意外,但考慮到這既是高手過招,似乎又理所當然。
「……姐姐……」女童張大了眼,看著眼前,目瞪口呆。
當虎姑婆的利爪落空之時,恩古盧彎刀的鋒刃已經抵上了祂的喉嚨,隨即一橫而出、割開血脈,連著脊髓也被切割,一分為二。
斷開的虎首被高高拋向空中,黑血畫出圓弧而後灑落,驟雨般輕快。
「……。」童心未眠的手中仍握著刀,喘息著,高舉的右手慢慢放了下來。
僅僅三十秒,那是她們見到彼此、直到其中一方被割開喉嚨的時間。
金黃的虎頭碰然落地,彷彿一顆沉重的球一般,彈了兩下就再也沒有聲響。
留在原地的軀體在搖晃,祂是舉起兩隻前腳撲向她的,雙腿仍緊緊扣在泥土中,如今失去了重心,開始迅速往旁邊歪倒下去——
「殺了我!」突然,那顆虎頭發出尖叫。
「什麼!?」童心未眠嚇了一跳,下一刻身旁的女童也叫了起來:「姐姐,祂還活著,祂還活著!」

老虎的軀體轟然倒地,頸部卻沒有流出一滴血;「殺了我!」尖銳的叫喊,被童心未眠斬下的頭顱卻瘋狂的大吼了起來,藍色的眼珠猛力轉動著,瞪向被嚇呆的童心未眠:「快點,去燒熱油鍋啊!」
「油……」童心未眠錯愕,腦袋還轉了數轉才反應過來——童話之中,虎姑婆不正是被用計騙進油鍋而燙死的嗎?
難不成在《燈籠村》裡,只有這種方式才能殺了祂?
但是為什麼?
「妳……怎麼叫我殺了妳?」最為直接的問法,童心未眠站在原地,難以置信;剛剛祂們不正是互相廝殺嗎?
那為何如今卻又特地告訴敵人要怎麼樣才能殺死自己?
「妳……為什麼沒死?」而女童在她身旁,一手抓著童心未眠的衣袖,問出了另一個她想知道的問題。
「我是個妖怪啊!」咆哮著應道,虎姑婆的鬍鬚全都倒豎了起來,一張虎臉看來仍然兇猛可怕:「被砍個頭就死的算什麼東西?」
「所以我說——去燒熱妳家的油鍋!殺了我!」再次吼道,那顆虎頭開始震動了起來,竟然逐漸移向了倒地的軀體上,彷彿被強磁吸引一般。
一注意到這件事情,祂的口氣立刻變得更急:「快點!否則一接上就來不及了——」
哐鐺一聲,童心未眠手中的處刑刀脫手而出,繫著鎖鏈而飛,直接砍進虎頭的耳朵中,將祂釘於地面。
爆出疼痛的吼叫,虎姑婆疼得瞇起眼,怒吼道:「妳做什麼——」
「請把事情說清楚。」大步向前,童心未眠走到虎頭旁蹲下了,一手握住刀柄壓得更緊,一手按在虎頭上,大大的雙眼似孩童,如今卻透著困惑、恐懼與一絲絲怒火:「我……現在不知道要不要殺妳。」

「……。」江玄看著眼前的景象,沉默。
他是跟著全範圍掃描的指引來找人的,一路上並沒有受到多少阻礙,然而到現在這個地方,他反而有點錯愕。
新町遊廓——這是他與童心未眠最初到達的燈籠村地標,後來還把人家的大門給拆了。
如今,遊廓的大門仍是斷垣殘壁,裡頭庭園依然暗香幽幽,最裡頭的木宅子卻已經暗了下來,不見燈火。
幾道暗影漫步在草地上,從這距離他看不清是甚,只覺像是猿猴似的動物。
然而白暮的位置,就在新町遊廓中。
「之前她好像說過『很專情不會跑來』……?」皺起眉頭,江玄轉動手腕,出現的不是白紳士匕首,而是一顆貓頭;他現在考量的是如何能盡量安靜的潛入到遊廓之中,所以如果可能的話,還是把實力未知的妖怪給引開比較靠譜。
暗藏著心中對於那兩人婚姻狀態究竟是否美滿的困惑,江玄靜悄悄的踏出腳步,跨進了遊廓之門。

忽然,一道紅光在他眼前彈出,令人一愣:

【完成前置任務,開始Boss戰——"淚眼花魁"】
【百鬼夜行喚醒無數妖怪本能,引領他們於血色月下醒轉——新町花魁名喚殘陽,以其力量守護著手下藝妓再不受侵擾,一切交易都將在她的監督之下才許成立。】
【如今踏入了她的領地,男人啊,你可做好了準備?】

「等等,Boss戰?」江玄愕了一下,雖然這顯然是因為他觸發了「百鬼夜行」,所以本來好好的新町遊廓才會變成了Boss戰的場地,但是實在是促不及防。
就在他讀完了提示的剎那,也立即發現,庭園內那些狀似猿猴的東西,已經全都轉了過來。
只看了一眼,江玄就就知道大事不妙,立即一個閃身竄到大門外,以木柱做掩護,下一秒就聽見篤篤篤的數聲震動,已經有箭給插進了柱子裡頭。
「麻煩。」翻手將貓頭給收進了懷中,江玄思索一下,便抽出了白紳士匕首。
就剛剛看到那一眼,那些猿猴並不是真正的動物,而是……之前進來時,所見到的庭園中簇簇花團。
花團竟然各自都長了起來,彷彿構成了一個生命體,在為那花魁Boss警戒領地……
這次的Boss,看來並不是一個「人」而已,而是整塊「土地」。

「所以,也得處理掉那東西啊。」江玄輕輕點頭,舉起了白紳士匕首,將鋒刃貼上自己的頸邊,感受著血液的脈動。
一下、兩下、三下……心跳很平穩。
那麼,按照原本的習慣就可以了。
帶著怪異笑容的臉慢慢抬了起來,江玄笑著,再次踏入遊廓之中。
-
-
-
-
《百足沒良心》活動持續進行中!
只要在評論區花式留言「百足沒良心!」,就可以獲得手作《惡魔城》貼紙一份,期限只到12/16為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