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惡魔與虎姑婆

本章節 2232 字
更新于: 2018-12-12
彷彿能感受到他的想法,底下那人突然抬起頭,視線與他正正對上。
「……。」幽海動也不動,俯視著。他知道自己已經錯失了先機,一旦被發現了,那麼對於一個殺手來說就是失敗了。
好在於這還只是個遊戲,只要他把自己誤認為是想偷襲的玩家——
接著他看見藤雅笑了起來,轉過頭去朝身旁的NPC說話了:「你去處理另一邊,這裡我來玩吧!」
那個黑髮青年一愣,也抬頭看了他一眼,發出哦的聲,還真的轉身就跑,沒幾秒就消失在巷子裡。
「……。」倒也沒有一點被輕視的不悅或慍怒,幽海只是靜靜的望著他們,思考著藤雅究竟是基於對自己力量的絕對強大、或是已經給他設了套,才敢說出這種話,因為——
「又來一個殺手?」笑笑的,藤雅的聲音傳了上來,在風中冰冷搖曳。

他果然能辨認。幽海不動聲色,就只是望著他,等待出手。
「嗯嗯,也對,我既然是個全球知名的傢伙,會受到關注也滿當然的。」像是相當滿意的點點頭,藤雅誇張的搖搖頭,大嘆一口氣:「所以說名人難做啊……」
迎面突然閃來幾道冷光,藤雅一張手就全都讓它們停在了眼前、落到地上去,摔出叮叮鐺鐺聲響。
「原來如此,」望著幽海仍半揚在空中的手掌,他瞇起眼睛,笑了笑:「居然能空手飛箭,看來有得玩了。」
「你……」幽海微微蹙眉,低語卻令藤雅能聽見:「難道,之前的人也是被你……?」
「怎麼可能,我在現實世界的戰鬥力不是很好的。」笑出聲,他的目光細細落在幽海臉上,慢而柔軟的向下看去,極為曖昧:「雖然不知道你是哪一國派來的,不過在現實世界暗殺過我的人不太多……嘛,主要是因為我沒逃多久就被拖進監獄了呀。」
「……。」幽海選擇沉默。
他知道藤雅的事情,從他作為遊戲設計師、他親手犯下或是策劃的罪案、以及他最終是如何在殺手、特務的獵殺下存活,最終被逮捕的一切經過。
他知道並且熟記這一切,就是為了能確實執行這一次的暗殺——從未有人成功過的暗殺。

然而,望著眼前景象,他只能沉默。
染著血色的風帶來惡寒,那人明明仰望著他,卻那張臉上的笑容令人感到壓迫。
「來呀……」低低的笑聲自薄唇中吐出,翡翠的眼眸閃著血腥的光芒,藤雅慢慢張開了嘴:「不是要殺我嗎?」
幽海定在了原地,雙眼平靜的注視著他。
然後心念轉動,喚出了遊戲列表,連彈出的放棄獎勵提示都瞬間同意,強行退出了遊戲。
一個合格的殺手,是能判斷情勢,合理放棄任務的。

他很清楚,只是見到他的笑容他就清楚了……
藤雅與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甚至並非人類,而是惡魔。

「嗚嗚嗚嗚……」恐怖的呼嚎撼動聽覺,童心未眠從未想過一頭老虎竟能發出這樣的怪叫。
但眼前的女子正是這麼吼的,四隻本來纖細的手腳伏在地面,十趾彷彿抽筋般緊緊扣在泥土中,隨著她每一次吼叫的震動翻出土屑。
淡金色的浴衣已經凌亂,然而遊女曼妙的身姿卻一點也沒有裸露,而是開始附上一層層的獸毛,金黃的皮毛上橫畫一道道琥珀色斑紋,從胸口開始全身都正在化為野獸。
「虎姑婆……!」肩上的女童發出恐懼的哭叫,童心未眠一把拍上她的背:「別……怕。」
那句安撫是咬著牙說出的,她根本沒有想到自己要面對是這種怪物!
野獸也罷、都已經是妖怪了也勉強可行,那種敵人最大的危險就只是「未知」;但偏偏讓她見到了從人類轉變的時候,那種噁心感與害怕是她最為厭惡,也最感到恐懼的,猶如將人的腹部給剝開、看清內臟一樣的「展現真實」,是她最害怕的。
一聲高吼,遊女猛一抖身子,終於連臉孔也變了,猙獰的人臉骨骼扭曲著突起,犬齒暴長,最終成了一張虎臉,藍色獸眼中直接鎖向了童心未眠!
「嗚。」抽了口氣,她一翻手,緊緊握住了恩古盧處刑刀。

【精神值 - 30!】

彈出的提示在眼角,童心未眠沒時間去管它,只見虎姑婆猛的抬起前腳一揮,虎掌掀起暴風掃來,迎面就要將她給打翻!
抱著女童連忙閃開,童心未眠並沒能去驚愕於祂的速度,而是那一爪子竟然就將地面給掃出抓痕,深如刀刻。
只不過是爪風就……!
糟了、糟了。童心未眠直勾勾的看著伏在竹屋前嘶吼的猛虎,心頭慌張,若是硬是吃過去的話或許還有一戰之力,但如今自己卻還得守護這個孩子……
她看了一眼懷中的女童,甚至沒有自己高,根本毫無自衛能力,如果放下她而獨自戰鬥——可以贏,但是完全無法保證她的生命。
怎麼選擇?
害怕自己的死亡、害怕害死這女童,恐懼在心中糾結,而童心未眠完全沒有找到線頭去解開這團混亂。
虎姑婆的利爪再次拍打在地面,祂的面孔似人似虎而詭異,猛然張開口,對著童心未眠尖叫:「過來啊!」
「過來,讓我殺了妳!」那嗓音拔尖,猶如姑娘的尖叫,卻是用老虎的野蠻吼叫:「我要殺了妳,吃了妳,否則我就吃了他們!」
聞言,童心未眠猛然一眨眼,再次對上虎姑婆的雙眼。
「說的也是啊……」聲音微微顫抖,她終於站穩了腳步。
「…等、姐姐?」被抱著的女童愣了一下,竟感覺到自己被放下了,雙腳站到地上之後,被拍了拍肩膀。
「妳要做什麼?」急急的問道,女童心中有個預感,但她難以置信,明明這個人正在害怕,那些恐懼早就壓抑不住的從一言一行之中滲透了出來,那為什麼又突然……?
「妳等一下,要自己躲好。」認真的告訴她,童心未眠沒有再看向她一眼,只是望著虎姑婆,語氣慎重卻輕。
「不要去——」「沒事的。」打斷了她的呼喚,童心未眠依然沒有回頭,她現在不敢讓眼神離開敵人哪怕一秒、一瞬間。
「沒事的……」再說了一次,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迎向猛虎,手握利刃。

「我其實很強。」這麼說著,童心未眠努力笑了起來,而恩古盧處刑刀之上,那些鎖鏈也慢慢開始震顫:「而且,我要保護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