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現實世界

本章節 2029 字
更新于: 2018-12-10
明亮的辦公室中,文凌燕正埋首審閱著數張立體投影在桌上、需要她簽署的文件,卻聽見本來安靜的廊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王藍嵐。隔著一扇門她都能認出自己的隊員,但是總是悠哉悠哉的他很少會將腳步踏得如此又重又快。
「嗡」一聲,辦公室的門感應著來人身份ID而敞開,王藍嵐一踏進來的剎那,她已經清空了桌面:「發生什麼事?」
「報告長官,」對於上司的前瞻能力已經習慣,王藍嵐將迅速步了過去,用手指敲了敲智慧錶。
下一刻,文凌燕就看見自己的錶上彈出了「是否接受圖片檔案?是/否」,而接受了之後,就是三張血淋淋的圖片。
一看到,她的眉間立刻皺得更深:「那個小子……」
「您之前說,如果學弟開始連續殺人,就要立刻通知您。」王藍嵐在桌旁站定,雖然一臉不解,但也是嚴肅:「這些是第一視角截圖,三分鐘之前發生的事。」
三張圖片,分別是三個男人,死法雷同而相當俐落。
瞇起眼睛,文凌燕細細看著那三具數據人體死亡的模樣——他們甚至還沒死透,因為在遊戲之中,一旦完全死亡,就會立刻化為碎片、結束這一局。
這件事情,她在最初查詢《惡魔城》資料時就已經知道了。
「辛苦你了。」淡然而簡潔,她開始將那三張圖片立體投影在桌面上,並且在觸控的桌面之中喚出鍵盤預備打字:「之後也要繼續麻煩你。」
「……畢竟他還是我學弟。」皺著眉頭,王藍嵐看著文凌燕雙手快速的敲打了起來,三張投影也開始放大了起來,一副就是要開始忙碌的樣子,遲疑了一會之後,還是開口了:「長官,我不明白,為什麼要特地注意他在遊戲中殺人的問題?」
鍵盤的電子音停頓了一下,文凌燕特別轉過頭,認真地看了他一眼:「不能告訴你,基於規定。」
「什麼規定?」懵了懵,王藍嵐疑惑:「有哪一條規定說不能……」
「《重大刑事緝捕保密條款》。」文凌燕一拋出這名稱,就看見下屬一臉錯愕,她也不再去在意,轉頭繼續去檢視圖片。
「等等,這個意思是……」長官透露的訊息足夠驚人,王藍嵐過了兩秒才聯結出答案:「他玩遊戲,是因為藤雅的案子……?」
他之前接到文凌燕的指令,要他注意著學弟的動向,原本是一頭霧水,但如今一明白過來,就立刻感到了非常明確的「糟了」。
一旦跟那個殺人犯扯上關係,江玄肯定要拚命……
「嗯。」也證實了他的想法,文凌燕看都沒看他一眼,特別放大了其中一具屍體的雙眼,邊仔細察看著邊說道:「所以不好處理,當初你不在這一隊裡,雖然有很多事情要解釋,但是總歸來說……」
「等江玄想開了,他就會開始殺人。」聲音極度冰冷,文凌燕再次一敲鍵盤:「到那時候,他不會分人的。」
文字檔案微微閃爍,也成為立體投影在桌上,她迅速掃過一眼,確認無誤之後就直接書上簽名。
再一碰鍵盤,下一刻這申請書便被光速的遞往更上層的機關中;而文凌燕自座位中起身。
「準備出動。」她下令,而王藍嵐迅速點頭,按上自己的智慧錶,通知所有隊員,只是仍問道:「長官,我們要做什麼?」
「搜查紅心女王公司。」淡然,她回答。
「但之前不是已經查過很多次了——」
「這次不一樣。」穿著高跟鞋的腳步踩在廊上,穩而確切,文凌燕看著眼前,毫無遲疑:「那小子會把藤雅逼出來。」

月色血腥。
夜風冷冷的吹動,竹葉顫抖,鬼魅橫行。
在擊殺阻擋自己的男人之後,童心未眠沒有去注意他那三個隊友後來到哪兒去了,而是再次抱起被二次驚嚇的女童,快速的再次前進。
這次再也沒有任何人的阻擋,儘管地圖上仍不斷顯示著各個光點的迅速移動,然而自己身在村子邊緣,相對安全。
而且……
奔跑之中,她望向就在自己位置不遠處的一枚藍點;要說所處位置的話,自己在巷道中,而江玄在大街上,優先的攻擊目標確實都向著他去的。
然而那些紅點,全都在一碰上藍點的剎那就消失了。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阿部窄》!】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你爹》!】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鬼來電》!】

【妖怪《人面牛》遭到消滅!】

「……連妖怪都……」童心未眠蹙起眉頭,銀色的短髮在血月下劃過,迅速飛翻著。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那是個難用的「附身」,才這麼好解決,但是無論如何,最大的問題在於……江玄已經強到那種程度了?
雖然作為自己的隊友,這種事情是值得高興的,但是不知為何,她卻感到一陣不安,僅僅是心底預感。
「……。」抿了抿唇,童心未眠依然選擇將這個怪異的感覺給壓在心中,留待討論。
抱著的女童抓緊了自己的肩袖,在看見飛逝的景象時發出聲音:「要到了——」
「嗯。」應了聲,童心未眠也已經看到了村落盡頭,她曾經拜訪過的房屋,腳步慢慢停下的同時,雙眼也開始瞇了起來。
有一股香味飄在空氣中,似木薰,似山茶。

她停在了竹屋外,卻沒有將女童放下來,而是抱得更緊,隨時預備竄出閃避。
夜中,竹屋無燈,陰暗的影子充斥在沒有關上的紙門之後,深沉且染著血月的暗紅。
「嘶…嘶……咕嚕嚕嚕……」低沉的,有聲音自黑暗中傳出,而童心未眠也終於看清了祂的面容,眼神一凝。
「果然是妳。」她說。
「咕嗚嗚嗚嗚——!」身披淡金色浴衣,遊女發出淒厲的吼叫,四足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