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走向

本章節 2423 字
更新于: 2018-12-09
嬌小的身影在竹屋之間的隙道奔竄,猶如野貓般迅速靈巧。
童心未眠的肩上扛著前來求救的女童,以一般人難以達到的速度趕向姐弟倆的住所,那兒離自己原本所在的白燈籠區域不遠,以這速度趕路也就是不到三分鐘的事情,但即使是她也想不到,這三分鐘竟會讓事情急轉直下——
「找到了!」伴隨一聲呼嚎,一道黑影直接墜落在她眼前,重重落地之時震起沙土,刀刃閃出寒光。
「啊!」隨著肩頭女童一聲驚叫,童心未眠在剎那就急煞腳步,後仰翻開便閃過這一刀,穩穩落地。
「躲得真快……」來襲的男人嘖了聲,卻在看見眼前二人時愣了愣:「……小孩子?」
「我要帶她回家。」應得淡然,童心未眠微微蹙眉:「讓開。」
眼角的小地圖上已經顯示出了紅點,將近三十顆分布在村落中開始爭鬥,零星也有一些繞在竹林山區上;而如今從周圍朝自己包抄過來的,包括眼前這男人共有四個。
自己對上的是一整支小隊……
擋住去路的男人似乎有點困惑,一手壓了壓耳朵,應該是在與隊友聯繫,但嘴上仍對著童心未眠說話:「我說的不是她,是妳……未成年買空帳號來玩的嗎?這樣不好。」
「並不是,」陡然瞇起眼,她轉動手腕,一道流光隨之劃出,恩古盧處刑刀折出暗影:「我已經成年了。」
「……抱歉。」男人一愣,而後也迅速擺出了架勢,一柄銀白色的長刀在巷中橫開,完全擋住她的去路。
而頭頂上,竹屋頂之間的空隙飛快冒出了幾個人影,顯然是他的隊友,紛紛落了地,阻去她們的後路。
他們沉默不語,應該也已經聽完了剛才童心未眠的澄清,沒有一個人再多說一句話——先不提男性玩家確實不常對女性開嘲諷,在剛才他們隊友的警告中,眼前這個看起來才國小年紀的銀髮女孩,似乎並不簡單。

而如今,童心未眠也不打算光靠說話就通過這兒,眼前這批團隊看起來並不是隨便組成,無論是嚴謹的感覺或是對待女玩家也毫無遲疑的神色,都表示這支隊伍是有相當水準的——至少不會輕視任何人。
就只有剛才曾經質疑了一下自己的年紀而已,除此之外都沉穩果斷,並且動作俐落。
面對她的男人動了一下,卻見童心未眠突然舉起沒有武裝的左手,道:「先別。」
包含他與隊友們所有人一皺眉,還未決定是否要真的停下來,就見銀髮女孩將肩膀上的另一個人放了下來——他一看清楚那人就倒抽了口氣,那並不是她的玩家隊友,而是一個NPC!
男人並不知道那女童只是個普通村民,先前曾經遭受另一個玩家的襲擊,已經令他們對這張地圖的所有NPC都警戒萬分,他們以為那黑髮金眸的傢伙不過是個路人甲,卻未曾想到他竟然一口就吞噬了自己的一個隊友。
那場面太過驚悚,搭配上指揮那NPC的紅髮玩家,那微笑游刃有餘,顯然孤身對上他們這五人小隊也無所畏懼。
所以他與剩下三人是驚嚇之中連忙奔逃,也好在那玩家似乎沒有意思要趕盡殺絕,在那之後也沒有再遇上那種怪物,他們這四人小隊才繼續廝殺至今。
而後,照這遊戲的掃描開始追獵,本以為是個善碴,沒想到居然又要放NPC!
而且按照妖怪的定律,小女孩肯定是最可怕的存在!

因此童心未眠一放下了女童,正打算叫她到牆邊躲著去,卻沒想到背後一聲唰唰,眨眼之間竟然全都退了,甚至不必她轉頭就能從小地圖上的紅點看出他們撤退的速度之快。
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呢,身前距離幾步遠的男人突然也動了,長刀一翻騰猶如龍爪般直接劈了過來,見狀童心未眠立刻把女童一推,處刑刀鐺地一聲,硬是吃下這一擊!
「嗚!」女童被一推撞上竹屋的牆,發出細微哀鳴;聽見這聲音,童心未眠眉頭一皺,盯住男人的目光直接凶了起來,善意全無。
猛一轉手腕,恩古盧的彎刀將長刀刃給吃進圓弧中,刀鋒直接對上,下一刻她腳步一踩,頂著男人劈下的力道就直衝而去,破風之速極快,肉眼難以看清;只聽「滋」一聲,長刀刃口噴出火花,電光火石就閃到了男人胸前!
「什——」甚至沒能反應過來對方是怎麼衝進自己防守範圍內的,男人愕然之時便感覺胸前一陣灼痛,低眼一看,黑銅色的彎刀已經插進了肋骨之間。
下一刻,一口鮮血從口中湧了出來,他甚至來不及說完話:「怎麼…會……」
難纏的不應該是那個NPC嗎?所以他才想將這兩個女孩給隔離開、直接擊破玩家啊!
然而眼前這種狀態,卻怎麼好像是之前發生過的一樣……直接被意料之外的人物給殺了?
「怎麼不會?」冷冷的,軟嫩卻平靜的聲音回答了他,銀髮女孩抬起臉望向他,近距離之下,那雙綠色的雙眼滿是怒火。
「別再擋我的路。」輕聲而嘶,童心未眠的雙手握住了處刑刀,猛然扯開——「我要帶她回家!」

「啪啦、啪啦、啪啦……」猶如泥水的聲音在翻騰著。
「……。」江玄回過頭,心中有股疑惑在浮動著。
從全範圍掃描的小地圖中,他可以看到自己隊友的位置,那是用藍色光點標示的,包括離自己較近的童心未眠、還有直接落在村子另一頭的白暮的位置。
從童心未眠的藍點狀況看起來,她應該是在交戰中,原先看見她被四個敵人圍攻時他準備要衝過去了,卻又不知道為什麼其中三個很快就又向後退開來,只剩下一個人與她對峙……
他看得一頭霧水,但此時與她對敵的紅點消失了,而擊殺提示也跳了出來:

【玩家《童心未眠》吞噬了玩家《羅生門》!】

「嗯……」思考幾秒,隨即江玄也果斷的點頭:「贏了就好。」
雖然不知道童心未眠為什麼會突然跟自己分開行動,但她會有自己的理由;而既然是在掃描開始就已經和自己分開來,想必也不是因為得知白暮在哪兒、而是其他的事情。
——例如,找到滿意的妖怪?
江玄聳聳肩,只是猜測而已……不過自己現在該做的事情則是已經足夠明顯。

「啪啦,啪啦……」黏稠的聲響已經逐漸減弱,速度也慢了下來。
已經不需要再看一眼地圖,江玄早已經將它熟記於心,這是作為一個前線警官理所應當的能力;而後踏出腳步,開始返向燈籠村的中央,他要去找白暮,只要隊員都到齊,他們就能使用小隊通訊了,無疑會更有效率。
黑色和服的身影在夜中遠去,然而血色的月光依舊,照耀在黯淡的白色燈籠上,幽幽飄散在空氣中。

「啪噠……」水聲漸歇。
三具男人的屍體懸在燈籠的吊線上,面目猙獰,已經沒有血液能再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