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我不知道

本章節 2002 字
更新于: 2018-12-03
遊廓木宅的拉門被打開了,門軌滑動的聲響傳到這兒,江玄側耳去聽,就聽見有個女人說道:「別驚動客人,檢查一下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入侵了,剛剛的聲音有點奇怪。」
被囑託的那人粗聲應允,隨後就又唰地關上門。
江玄想了想,說到剛剛戰鬥時最大的聲音,應該就是童心未眠依靠遊戲規則的力量把刀子給拔出來時,大門木頭被扯開的爆裂聲。
「這麼說起來……」一深入去想,江玄感到冷汗從背後滑下來:「這是要賠償的吧?」
「要喔。」也加快了腳步,童心未眠轉頭看來的表情也有些心虛:「而且很貴,所以……」
一眼瞬間,確認過眼神,兩個人拔腿就跑,趁著被派來檢查的人還遠著時就衝到木門邊,江玄本想幫她開門,卻沒想到童心未眠伸手一抓就直接把厚重的門板給拉開來,催道:「快走!」
啊哦,說起來她的力量值比自己還高了個檔次啊……
江玄也沒遲疑,立刻跑出門外,就在童心未眠就要跟出來的時候,一聲大喊也從遊廓那兒吼過來:「那邊的人是誰!」
「我們只是打了一隻蜘蛛而已!對不起!」童心未眠哇了聲,衝了出來,一把甩上門。
卻沒想到,頂層架構已經被拉斷的木門,被這麼一甩,竟發出了劈啪聲,下一刻整層屋簷就掉了下來。
轟然的巨響,激起塵土飛揚,街道中的人們都愕了一下,在無數燈籠的光芒下都一副還沒能反應過來的樣子——
「……。」江玄和童心未眠都沉默了一下,而後互看了一眼,轉身就跑。

夜色幽幽,有妖鳥黑影掠過月圓之中,晚風冰涼。
廢棄神社於山腰,俯瞰燈籠村不夜城美景。
被火苗滾動著,黃銅的水壺發出細微的咕嚕咕嚕聲,壺嘴冒出絲絲蒸氣。
「我說啊。」橫躺在火爐旁,黑髮青年皺著眉頭,看著另外一個人:「能不能問一下,那個江玄到底是什麼人?」
「……。」藤雅張開眼睛。
他本來仰躺在破舊的草蓆上,正感受背後被碎瓦給磕到的壓力與疼痛,並且思考著要怎麼讓它更接近現實的感受。
百足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他回過神,並且一張眼就看見了陰暗的天花板,照亮那兒的只有火爐極為黯淡的光,在那深色的木紋上,隱約有著血手印。
他倒是記得自己為這兒設計的所有故事細節,只不過現在並沒有回想的必要……
「你問他是什麼人……」喃喃般重複了這件事,藤雅側躺過身,而後用雙手撐起了身子,白色的襴緞布料隨之輕響移動,袖口的朱紅花紋在手腕上轉動。
坐正在火爐邊,藤雅看向百足,暗綠的雙眼也映入了火爐的炭火溫紅。
「為什麼要問?」輕輕開口,他說道。
「別用問句回答問句嘛。」笑了笑,百足躺得舒服,金色的眼眸投向他的臉,勾起一抹輕鬆的笑:「我只是覺得奇怪,他有什麼值得你看重的?」
「要說威脅性,他現在一直都只是單方面的被你壓著打而已吧?」說得輕描淡寫,百足望著他,笑說:「到現在都還沒出院,如果真的想要了他的命,職業殺手你也僱得起呀?」
「當然,如果我想殺他的話,現在就可以把他的沉浸艙給駭了。」笑出聲音,藤雅的雙眼像是頭狐狸般瞇了起來:「還能省二十萬,美哉美哉。」
「你是缺那二十萬的人嗎?」百足斜眼瞧他。
「不是。」藤雅微笑。

「——我不殺他,只是因為我不想殺而已。」淡淡地開口,藤雅伸手拿起掛在爐上的水壺,為陶壺倒入滾燙的開水。
綠褐的茶葉在水中翻動起來,茗香四溢。
「我不願意殺他。」如此說著,藤雅垂眼看著陶壺,眼瞳有抹深思:「還不行。」
「嗯,你要玩他嘛。」完全清除他的思路,百足笑說,然而並不打算由他糊弄過去:「不過我說的是,你在意他什麼?」
「如果是之前,你只能靠膠囊咖啡機聯繫外界的話,我還能理解,畢竟那東西再怎麼改也只跟沉浸艙同個檔次而已。」如是說,百足一個翻身坐起,直盯藤雅的雙眼:「現在你拿回了最頂尖的科技,擁有整座紅心女王的財產,甚至還有一批腦殘粉給你的名聲保駕護航……我不知道你對他的什麼感興趣,他有什麼比得上你?」
甚至立場都已經對調,如今被束縛住的是那個警員才對。
藤雅抬起眼睛,定定地注視著百足,那眼中依然帶著笑,卻逐漸冰冷。
「我不在意那些東西呀。」輕聲道,他張開口,慢慢吐出的聲音彷彿寒氣:「我可以直接告訴你,百足……對於江警官,我不只介意他,我還怕他。」
百足愣了愣,不敢置信:「哈……?」

「那種人,我只是第二次見到,也希望是最後一次。」看著他的愕然,藤雅微笑,拿起陶壺,為自己斟滿茶水:「他的執著,很可怕。」
「不論怎麼傷害他,他都會再次追上來。」悠悠敘述著,藤雅說著,瞇起眼睛:「說過要撕開他的脖子、並且確實下手了,他還是追來了。說過會殺死他的愛人、並且確實下手了,他還是追來了。說過會殺死他的朋友、並且確實下手了,他還是追來了……」
「等等,你是說他連其他人的死活都不管嗎?」百足皺起眉,一下子沒能理解過來:「但是他可是警察啊。」
「在他是個警察之前,他是個人。」藤雅淡淡哼了聲:「他是無情的,無情到不計一切代價,都要抓到我。」
「……為什麼?」百足問。
「我不知道。」嘆了一口氣,藤雅捧起茶杯,慢慢啜了一口,垂下臉:「因為不知道,所以才覺得害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