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何不現場比腕力

本章節 2545 字
更新于: 2018-11-30
倒在腳下的身軀開始破碎,在數秒之內化為數據碎片,飛散在遊廓門外的燈籠照耀之中。
「呼……」終於從緊繃的戰鬥狀態放鬆,童心未眠慢慢放下緊握的恩古盧處刑刀,上頭依舊滴落著鮮血,順著蛇形刃的鋒口往下流,在鎌刀口的彎處積聚,一滴滴落到草地裡,塗上暗紅。
她想起了什麼,輕輕轉動手腕,武器資訊便投在眼前:

【恩古盧處刑刀:近戰武器】
【等級:SS】
【使用需求:力量達到20,速度達到15】
【裝備效果:每次攻擊都將有機率觸發破甲效果,未觸發時該機率隨攻擊次數疊加,最高達到1/2,觸發後即重新計算;精神值每減少300,即觸發一次武器技能——處刑者之癲狂:以恩古盧處刑刀造成目標在頸部以上的傷口,即刻判定為斬首效果。目前觸發次數:0/1】

前頭的敘述她早已了然於心,最重要的是後面的那兩個數字——現在她僅能觸發一次「斬首」效果,本來擔心著剛剛因為太過害怕而用了出來,現在看來確實是自己直接物理手刃了他。
而話又說回來,自己的精神值……減少得比預想的少一點。
正準備要再打開人物數值檢查,童心未眠聽見身旁傳來一陣蠕動聲,以及模糊的悶哼:「……妳有受傷嗎……」
「啊!」驚呼一聲,她想起來自己的隊友仍是在被蜘蛛絲給包裹的狀態,連忙收起了處刑刀,抓著白紳士匕首快步跑了過去。
江玄如今被裹成了一顆橢圓形的絲球,雖然能隱約的看出個人形,但顯然再悶久一點的話就要出事。
蹲在絲球旁邊,小女孩心急的舉起匕首,說道:「你現別亂動,我幫你切開……」說著將刀刃給插進了絲中,拉扯了兩下,卻無奈的發現,被纏住了……
以柔克剛,以絲抗刀,特別尷尬的是這絲還會黏。
幸好,儘管蜘蛛絲確實阻擋了大部分的切割力道,但是童心未眠慢慢地切著,花了將近十分鐘,還是將絲球劃拉出一道裂縫,之後便抓著蜘蛛絲一掀,像是抖被子一樣把江玄給掀了出來。

「謝謝。」模糊的道謝,江玄坐起身,一手還緊緊壓在自己的口鼻上,被蜘蛛絲給纏了滿臉,如果不是這隻手成功阻擋大部分黏絲的話,可能就會被堵塞了口鼻而窒息吧……
還坐在原地,他用另一隻手開始剝去黏在臉上的蟲絲,童心未眠則帶著有些同情的表情,替他將背上的絲團大片大片的給撕了下來。
兩個人都相當安靜,還挺機械的動作之餘,也各自檢查著自己、及隊友的數值等等。

【玩家:玄米茶】
【力量:16】
【速度:17】
【防禦:17】
【體力:15/17】
【精神值:1030】

「還可以。」江玄默默地點頭,各項數值在剛才的一戰之中果然有所增長,其中在防禦方面,因為受了不少的傷,因此也更皮糙肉厚了一些,體力之所以不是全滿應該就是因為剛剛被悶在球裡的緣故。
至於精神值反而變高的原因……他只希望童心未眠不會猜到。
轉而去看她的數值,江玄愣了一下,也很快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畢竟白月的數值是由她吞噬的。

【玩家:童心未眠】
【力量:26】
【速度:28】
【防禦:25】
【體力:20/24】
【精神值:591】

所有數值幾乎都比江玄的要高了10點,很顯然如果他們倆現在當場來比腕力的話,江玄是要慘敗的。
至於那短缺的精神值,則是這次擊敗白月的關鍵,不論是觸發白紳士匕首、或是恩古盧處刑刀的技能都是以精神值的減少作為條件,童心未眠之所以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將精神值削弱至此,有兩個原因。
第一是這是張妖怪地圖,比起現代城市地圖本來就會更加大在精神值的扣除上,光是親眼看著白月的附身狀態,就足以使她的精神值直接掉下一大段,再加上她本來就是容易受到驚嚇的個性,東扣一點西扣一點,不知不覺就扣了一大堆。
第二則是因為,剛才的戰鬥之中,江玄不斷的甩出貓頭,而且確保有一定數量是掉到她身旁的。
在之前的幾局遊戲之中,他已經確認過這東西是會減少其他玩家的精神值的,因此當他察覺童心未眠的數值早已大大低於他時,便已經想到了這樣的技倆。
戰鬥時,兩個人之間並沒有溝通的機會,只能說她能理解到真是太好了……
而某方面來說,似乎也證實她是個對於道具效果相當計較、研究得很透徹的人。
「和白月很像……」低語道,江玄皺了皺眉,意識到一件事情。
同樣都是已成年的一米五,同樣都是擅長突擊類型的玩家,同樣慣於鑽研並活用道具的手法……
還有,儘管他並不知道童心未眠的本名,但是他知道有個白暮在。
一個人是月、一個人是暮……儘管並不完全對稱,但值得深思。

轉過頭,江玄看向正從背包掏出藥膏貼傷口的童心未眠,不禁問道:「妳認識白月嗎?」
「認識呀。」沒想到應得挺乾脆,童心未眠抬起眼睛,想了想說道:「不過我只是認識而已,白暮跟他比較熟。」
「白暮啊……」這倒不會讓江玄意外,於是他點點頭,道:「那我們也差不多該去找他了,妳有什麼頭緒嗎?例如他會去哪種地方之類的。」
「嗯……」歪歪頭,童心未眠皺起眉頭,像隻困擾的小浣熊似的:「他通常進入遊戲,都只是為了盯稍在警告名單上的玩家而已,如果是他自己的話……啊。」
發出小小的聲音,她好像想到了什麼,沉默了下來。
「所以比較難預料啊……」並不太明白她為何沉默,江玄也只好先自己思考了起來,提出:「如果在這裡等的話,他會來嗎?」
說起白暮給他的第一個印象,便是相當的圓潤、且會受到異性歡迎,再考慮到最初他曾經以女性形象勾引自己的那股勁,雖然他能輕易拒絕那種誘惑,但是以客觀來說,還是相當色氣的。
簡言之,他不是什麼禁慾的聖人君子……
如果在這新町遊廓等著的話,他們的第三個隊友沒準下一秒就會興沖沖的冒出來了。

「不會喔。」沒想到童心未眠回答得果斷,隨即也站起了身,走向遊廓的大門:「他不會自己跑來這裡的。」
「妳完全確定嗎?」江玄問道,也跟了上去;並不是質疑什麼,而是僅僅要確認兩人不會因為這樣而與白暮錯過。
「確定。」點點頭,童心未眠向前走著,偏頭向後看去,綠色的眼睛有些遲疑的眨了眨:「那個人,很專情的喔。」
「什麼?」沒有成功壓住驚訝的語調,江玄愕然問道。
笑了起來,童心未眠聽起來滿開心的:「說起來你應該不會相信……他很容易害羞的,而且他害羞的時候很好分辨。」
「會都不能好好說話,所以有一段時間他乾脆都不說話了。」微笑的說著,童心未眠抬起頭看著江玄,小小的臉上有著開心的紅暈:「我那時候以為他很討厭我,還傷心了很久。」
「是這樣啊。」江玄點點頭,其實他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反應這種秀恩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