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遊戲規則

本章節 1588 字
更新于: 2018-11-30
即使經歷過不少粗暴的戰鬥,白紳士的刀口依然毫無磨損般,一個劃拉就在童心未眠手臂上割出血痕。
然而她沒出聲,那道傷很淺,且她以前練習上手自家那柄恩古盧處刑刀時,就已經習慣隨時被刀刃抹掉一塊肉了。
而且……雖然還是會痛,但這一痛足夠值得。

「怎麼回事?」迅速向後退開一步,白月第一個想到的是,她居然沒死?
自己最初那一下突擊,是直接將蜘蛛的毒牙給咬進她臉上了,力道之大,他甚至能感覺到顱骨被刺穿的碎裂震動;剛才自己和江玄的戰鬥雖然短暫,但她怎麼可能沒事,還站了起來?
忽然,他看見童心未眠腳旁的空瓶,那是「福魯姆醫生的神奇藥水」——無論何種傷口都能立即癒合的醫療道具。
「原來如此……」嘖了聲,白月也明白了,看來之前自己阻止江玄的時候還是晚了一步,那傢伙怕是把童心未眠放下的那時候就已經讓她從自己背包裡把藥水掏出來了。
而之後那可說是有勇無謀的進攻,想來竟是為了讓他沒空去注意童心未眠的動作……
「比我想得還陰啊,玄米茶。」笑了聲,白月感覺得到自己已經冒了點冷汗,如果從那時候就已經開始了算計,那現在自己的處境到底……

中計了嗎,自己已經沒有機會反抗?
或是沒有,那些手腳的目的就只是要讓童心未眠能再次參與戰鬥?
但是這個已經被鎖鏈給糾纏住手臂的女孩能戰鬥嗎?

思及此,白月突然向後一竄,只見童心未眠儘管想追,卻鎖鏈猛一繃直,直接將她給拖住了。
她迅速迴身,用另一隻手掌抓住了鎖鏈,著急的拉了幾下,卻沒想到完全不為所動。
看到這情況,白月大概也猜到了大概,但依然不敢靠得太近,只是在她的身旁幾步之外,謹慎的繞行,猶如審視受困獵物的狼。
童心未眠瞥了他一眼,小手依然拉扯著鎖鏈,臉上明顯多了一絲恐懼——貨真價實的那種。
白月認得那種神情,而也正是這表情,讓他肯定了自己的優勢地位;於是不再猶豫,只聽一聲破風,蜘蛛的利爪削去,直取她的脖頸。

卻沒想到,童心未眠就等著這一記。
短短的剎那,她猛然轉過臉對上白月,手掌向鎖鏈用力一拍,發出鏘然一聲。
剎那間鎖鏈竟像活過來一樣,強烈的掙扎起來,用力地向這方收縮、猛烈的拔著,那股力道極強,完全超越剛才她自己原本的力氣,宛如龐然大物正拉扯著它。
那威力驚人使白月驚愕,隨即也明白了過來:「白紳士匕首……!?」
被匕首劃傷之後,只要丟擲非武器的東西就必定命中——應用在這狀況下,就是她割傷了自己、丟擲了那一環鎖鏈,要它回到她身邊!
這樣一來,在拉扯鎖鏈的力道就不是任何一個玩家的手,而且這個世界之中最強悍、無人能抵抗的力量——遊戲規則。
在這種情況下,先不提他用來固定住另一頭彎刀的蜘蛛絲團,即使是那座大門也根本無法抵擋。
遊廓的門樑上發出了爆裂音,是木頭開始被撕裂的聲響,短短數秒只聽喀嚓一聲,一道黑影就甩入了夜空,被千百個燈籠的光芒照耀閃出鋒利的黑光,恩古盧處刑就此掙脫束縛。
下一瞬間,整條鎖鏈全衝向了童心未眠,包括白紳士匕首的技能之力、以及拔刀瞬間的反彈力道,那速度極快,然而她已經知道會這樣子,因此只是輕輕一閃身,讓那團鎖鏈直接撞上了白月。

一切都在瞬間發生,攻擊、拔刀、反擊,兩個心跳的時間,白月已經被回擊而來的鎖鏈給撲上,打翻在地。
「嗚……!」金屬鏈條飛撞而來的力道極大,白月直接被撞得一暈,心中驚道不妙,卻來不及脫身,那三隻蟲腿、連著自己的四肢都被鎖鏈給糾纏上,看來這也並非只是普通的鏈子……!
盤在腳踝的一道鏈環猛的一縮,將他給絆倒在地。
「糟糕、要快點……」白月連忙伸手抓去,試圖解開糾纏越發用力的鏈條,卻一個力道狠狠的踹了下來,踩在他的手上。
「你……」輕而顫抖的聲音自齒間發出,聽起來竟是害怕的。
白月抬眼,迎上一雙淺綠雙眼,裡頭閃動月影及恐懼,還有求生的堅決。

下一刻,處刑刀自黑夜墜下,沉在童心未眠的掌心,她瞬間緊握、揮下!

【玩家《童心未眠》吞噬了玩家《白月》!】

【妖怪《七足壁蟹》遭到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