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蜘蛛?

本章節 2168 字
更新于: 2018-11-29
「怎麼可能?」笑笑地回答,然而白月的表情太過愉快,令人忍不住懷疑他就是隨口回應的。
江玄卻已經明白,這很有可能就是這張地圖的真正玩法——他猜測的依據不是白月身上的異變,而是藤雅。
那個人會將一切的事物都用盡價值,若製作了這張充斥妖異之物的地圖,那也不可能只單純讓他們作為等死的靶子,而是以某種方式成為玩家這邊的存在。
例如《克蘇魯之書》的拜亞基、例如《盜賊都市》的垃圾場居民,他們都曾與江玄為敵,最終卻也成為值得信賴的同伴。
那麼,在這張地圖之中,妖怪與人類自然能相處在一起,而看白月這兇煞般的樣子,江玄也明白了。
藤雅不僅將NPC交給了玩家,也同時讓這樣的「附身」取代了「技能」。
怪不得他和童心未眠開局至今都沒有發現任何一個能觸發技能的事件。
——將NPC和技能合二為一,就是這張地圖創新之處了吧?
雖然江玄感覺自己可能還有什麼沒抓住,但他畢竟不是遊戲設計的專修,這樣的推測也足以讓他計畫該如何應對這個局面。

眼下,童心未眠被鎖鏈束縛,無法逃脫;自己手無寸鐵,但是暫時憑藉圓凳還能阻擋白月一段時間。
而白月慢慢伸展開在身側的三隻肢節,陰暗的蟲足、撕裂半張臉而呈現的蟲類頭顱,那模樣……
「蜘蛛麼。」江玄低語,但這樣一來,卻也只有七隻手足,而不是八隻腿的糟糕蟲子。
「你還真的往那兒猜啊?」沒所謂的聳聳肩,隨後白月皺了皺眉,抬起一隻手,緩慢觸碰插在肩膀中的白紳士匕首,定眼一看跳出的武器資訊,不禁挑眉。
「你還在用這個啊……」彷彿有些懷念的喃喃,他抬起眼:「可惜,現在就算發動這個技能也沒什麼用了——呃!」
說時遲那時快,江玄突然一個發難,圓凳就朝白月的臉上甩過去,只聽他一聲驚叫迅速仰頭閃過,卻沒想到剛回頭穩住目光,那張恐怖的笑臉就近在眼前,幾乎嚇停了心臟。

【精神值 - 10!】

這提示彈出來的同時,白月已然被拖進江玄開始的近距離交戰,蟲足飛快的揮甩而出、削過人類的軀體掀起一道道傷痕,而江玄竟只赤手空拳,在方才白月忙著閃過板凳的同時他就已經踩出腳步,野獸般直襲到他的眼前,竟就是這個距離,實實在在的朝那張臉上揍出一拳!
在竹林追逐戰中累積的力量與速度數值立刻加成,讓江玄揮出了一個極為強悍的拳頭,「咕唔……!」被一拳給打出去一段距離,白月猛晃了一下才站住,立刻發出了痛苦的乾嘔聲。
而江玄一甩手,全然不管從掌心噴出、落在身後的貓頭,再次逼上白月身旁,那架勢竟完全無所畏懼於自己這股妖怪之力——
「怎麼回事?」本就在心頭縈繞的不安突然更加強烈起來,白月幾乎是下意識地就向後閃,迅速的要脫開江玄的追捕,可此時兩人的數值差距卻顯現出來了。

一個是剛開局便憑藉豐富經驗,立刻找出進入燈籠村方式的老手,因此有更多時間獲取了身上這股妖怪的力量。
一個是玩不到一週的萌新,被石雕追得滿竹林跑,進入燈籠村只是誤打誤撞,但在那場致命的追逐之中卻生生將速度數值給堆得出奇高漲。
優勢本應該向白月傾倒的,但是此時卻反了過來,江玄直撲而來,而他卻逃不開那速度。
蜘蛛的長腿揮甩而出,利爪破風割裂江玄的手臂,血液濺了出來,但那人的表情卻毫無變化,依然是那恐怖的笑容,瞬間就欺到了白月眼前!
驚慌、以及更多是愕然,他的表情失去了原先的游刃有餘,彷彿完全沒預想自己竟會被搶到這麼近身的位置,血紅的瞳孔閃過月光之下,瞬間又歸回陰暗。

隨即,他的腳步一拐;江玄沒放過這個機會,立刻出手襲去,卻聽見一聲陰冷的笑。
「中了。」短短兩個字,從白月的雙唇間吐出,竟是帶著狡詐笑意的。
江玄一驚,連忙向後退,卻見一片灰白倏然襲來,鋪天蓋地直接往他臉上蓋——蜘蛛絲!
他立刻反應過來,知道自己著了白月的套,哪怕那小子一開始是真的沒能應付自己,但是卻擅長將計就計,既然自己根本逃不出江玄的追捕,那索性把他引到身旁再來一記奇襲。
順應局勢而非抗爭局勢,這種敵人往往最為棘手——而當他意識到的時候,已經無法逃開,蜘蛛絲全都噴在了他的滿臉滿身。
「窒息去吧你……」咬牙而嘶,白月站穩腳步,喘了口氣。

新町遊廓的庭園突然又恢復了寂靜。
紅花在晚風中搖曳,石燈籠的光暈悄悄散落在草地上,流水潺潺,木宅中三味線叮噠噠響起。
「咚」地一聲,被裹成絲球的江玄倒了下來,從外頭看來還在掙扎著。
「是不是讓他死乾脆點比較好……?」皺起眉頭,白月思考著,同時慢慢伸出了蜘蛛的利爪,在絲球一端比劃著。
先不提他們之間幾乎是沒有、但還是有一點點的交情,若不俐落的處理掉這男人,總感覺要出事。
「嗯。」一點頭,白月也立即下了決定,猛力揮起爪子,卻突然發出一聲悶哼。
本以為又受到什麼攻擊,他一轉頭,卻是看見自己肩膀上的一道刀傷正慢慢流著血。
那是……自己突襲那個女孩得手之後,本來要下致命一擊的時候,被江玄一飛刀插傷的;本來是因為要避免失血過多而讓它就這麼插著,怎麼現在……?
立刻警戒起來,白月凌厲的目光四下掃視,幾秒之後就在那顆絲球旁邊看見了泛著白光的匕首。
「剛剛靠近的時候拔的嗎…?」疑惑的低喃,白月正打算要靠近去拿,卻沒想到一隻小手比他更快、一把抓走了白紳士匕首!

「什……!?」愣了下,白月的目光立即掃去,卻沒想到撞上了一對盈滿怒火的眼睛。
「妳是…」極近的距離,在月與燈籠光之下,他第一次看清她的臉:「童欣——」
「去死。」狠狠的吐出一句,童心未眠舉起利刃,直接砍上自己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