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天將降大任

本章節 2064 字
更新于: 2018-11-29
血紅色在冰冷的夜晚空氣中蔓延開來。
江玄還扶著痛苦抽搐的童心未眠,抬眼去看,卻望見白月的身周已然飄起絲絲血氣。
那並非純粹的氣勢之類,而是配合著他身上的暗紅色和服而出現的異象,實際上——江玄仔細一看,竟是一條條細絲在飄動,被月與燈籠光照耀著,在血紅之中閃爍著隱隱冷金。
那是什麼?
悄悄地繃緊了渾身肌肉,江玄盯著白月,卻難以理解自己所面對的究竟是什麼狀況。
在那飄揚的血色中,他的左臉慢慢地裂開了,底下露出的卻不是骨骼,而是黑色的毛刺皮革,口中冒出鋒利的黑色鈎牙,本是眼眶的地方突出一顆黑珠子,竟是蟲類的黑色複眼。
黑色的紋路漫上他另外半邊臉,連眼白都給染黑,血紅的瞳孔顫動著,極度妖異、純粹的鬥爭欲毫無掩飾。
「你這是……」江玄愕然,問道。
「妖怪啊,我說過啦。」輕蔑的哼笑了聲,白月彎起笑容:「所以說,你才只是個萌新啊。」
隨著那話語,他的身側發出劈啪聲,兩條肢體猛然竄出,再次捲起快風吹開塵土,那東西色調如金屬,竟是蟲類的肢節,揮開了風便直接削向江玄的腦袋!
立刻攔腰抱起童心未眠,江玄差點來不及向後退,驚險的閃過掃到眼前的蟲爪,白月卻一見這擊落空就立刻一踩腳步,閃電般襲來!
江玄本想再退一步,卻沒想到手上一陣拉扯,接著是童心未眠的悶哼,她的鎖鏈仍糾纏在臂上,那柄彎刀仍死死地嵌在橫樑之中,根本不能將她再帶離一點距離。
千鈞一髮閃開白月再一次的揮爪,江玄突然一蹲,就這麼將童心未眠給放倒在地。
「嗯?」白月猛一瞇眼,眼中透出嘲諷的笑意。
「嗚……」被放下的力道不是很輕,童心未眠發出低低的悶哼,臉上的傷口再又濺出一道血花,發黑已經要漫了整半張臉。
「先抱歉了。」江玄低語一聲,剛伸手進了前襟去取道具,眼角忽見冷光一閃,縱身閃了開來,只聽鏘然一聲,蟲肢直插他原本站位,硬生生將他給逼開。
「已經沒辦法了,你的隊友。」話語中帶著愉悅,白月再次揮動肢節,把江玄直接從童心未眠身旁驅開:「而且,我也不會給你機會救她。」
「我想也是。」江玄冷冷應道,突然一揚手,白月下意識便歪頭一閃,卻見一顆貓頭朝自己飛來,頓時臉色一變:「你居然……」
他居然還能用那個技能!?
先前在圖書館中留下的記憶仍無比深刻,這個怪人除了人怪、技能也根本是個坑,沒想到居然保留了下來!
——這是以白月的角度來說。他是想不到江玄是為什麼會有這個技能的,畢竟藤雅的「知情者模式」,常人根本沒有機會觸發。
然而江玄確實也不是很想拿出這個技能,但如今接近別無選擇的狀況下,他也不會客氣——

【天賦—貓頭神(1級):主動技能】
【受到貓族的崇拜與信任,你的掌心將能召喚出一顆貓頭,性別與花色隨機。此技能不可疊加。】
【「我不為其他,就是想看你看不慣又幹不掉我的樣子。」——遊戲設計師藤雅】

熟悉的技能說明在眼角一閃而過,江玄一眼也沒看,雙掌飛快甩出無數顆貓頭,只聽得低沉的叫聲在黑夜中交錯響起,不斷的飛向白月,再被擋開;

【精神值 - 5!】

【精神值 - 5!】

【精神值 - 5!】

隨著貓頭亂飛,白月也立刻感覺不妙,這些東西儘管不能對他的身體真正造成什麼殺傷,但是精神值這東西卻是實打實的一直線下降……即使是他真正的心情也真的在被影響,他還以為上次被噁心過一輪之後,就可以再也碰不到同個人給他用同個技能了。
然而現在,還是那個瘋狂的笑臉,還是那堆鋪天蓋地的貓頭!
這特娘的不是天要亡我,是天要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拿裂嘴男堵我,拿貓頭砸我啊!
嘶鳴一聲,白月另一側的身側也猛然甩開一條肢節,腳步一踩就往江玄的方向撲,暴風般削開貓頭攻勢就要直取他的頭顱——他本是看準江玄才玩這遊戲沒多久,不一定能有其他武器來格擋,卻沒想到那裂嘴男竟一個反手,抓出一把圓凳就朝他頭上掄了過來!
情急之下直接橫過一條肢節去擋,下一刻白月只聽見一聲「喀啦」清脆聲響,便是一股惡痛襲來,那條甲殼利爪直接被打裂了、噴出青色汁液。

而話說江玄突如其來的反擊驟效,如今正手握圓凳,站在童心未眠的面前,能聽見她正努力地動作著;冷眼看著白月,江玄知道那一記已經足夠使他重新冷靜下來,審視眼前狀況。
——他所認識的白月,對於戰鬥是極為狡猾、用盡心思的,剛剛那種打法,不過是因為對自己的力量過於自信,才會如此莽撞。
在一條利爪被打裂之後,他應該就會察覺,那股怪異的力量並不能使他在與江玄硬碰硬上佔多少優勢,因為圓凳這種鈍器,進可攻退可守,質地還異常堅硬,正好能克制白月那種刀刺般的異形之爪。

江玄是這麼想的,他微微喘息著,在月光下瞇起雙眼,琥珀般的色澤靜靜閃動。
「……你那是什麼力量?」終於,他開口了,看著暫且保持謹慎觀望的白月,問。
那副身軀,肯定早已不算是人類;雖然這是一張妖怪地圖,這種狀況並不至於令人驚詫,但令人費解。
特別是攸關生死的狀況下。
應該是這地圖的技能效果,但那是怎麼回事?與其說是「易容術」,反而更像是他之前在《盜賊都市》失算而搞出的大貓頭,充其量只是個生物融合失敗的產物——等等。
腦中的想法瞬間浮現,迅速的組合成推測,令江玄張大雙眼,不禁驚愕。
「你……被妖怪附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