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恐懼之源

本章節 1638 字
更新于: 2018-11-26
隨著遊女與童心未眠的對話終於結束,江玄也立刻以一種快卻不至於粗暴的力道將她從自己的胸前推開。
「哎呀……」笑了笑,她倒也不是非常介意的樣子,只是離開了江玄的身上,輕巧的轉過身,傾身向木門走去 ,小巧而穩的腳步踩出,揚起淡金綢布的弧度。
「請隨我來。」遊女笑靨如花。
纖纖手掌按上木門,她只稍作施力便推了開來——門扉敞開剎那,江玄只覺一道香風撲面而來,眼前是深深花庭,庭內有小橋流水,繁花盛開,圍繞一座木宅子,紙門上透著光,光上有女影翩翩起舞。
遊女踏上了小碎石鋪的小徑,轉頭對他們招招手。
江玄看了童心未眠一眼,而她也正抬頭望向自己,似是在詢問同意與否。
他們兩人都感覺得出來,這遊廓中,絕不單純。
「會不會觸發Boss戰?」童心未眠悄聲道。
「可能吧……小心一點。」狀似隨意,江玄將手掌收入胸前衣襟裡,看似隨意的放鬆動作,實際卻握住了暗藏的白紳士匕首。
說來也怪,這張地圖的「玩家背包」竟然就是這塊衣襟,那麼女性玩家、或是衣服破損了該怎麼辦呢?
儘管江玄對此有些疑惑,但估計童心未眠也有她自己的辦法吧。
提高警覺心,江玄與童心未眠跟上了遊女的腳步。

「呀……」
木門在背後慢慢關上了,發出沉重的聲響。
眼看著前不遠處遊女的身姿,江玄只是沉默著,蹙起眉頭不知在思考什麼。
出於剛才的習慣,童心未眠仍抓著他的衣角,輕快的跟著他的腳步;儘管江玄的腿確實比自己長了不少,不過早在竹林中的追逐戰之中,她的數值、特別是速度提升了不少,綽綽且游刃有餘。
行到庭園中央,此處可見遍地黑草,草上生灌木,灌木有牡丹、朱槿、含笑花,深淺不一的艷紅花朵迎風綻放,搖曳嫵媚。
草地上有四座石燈籠,兩兩一對,夾著一座木橋頭尾,燃著金黃燈火,照亮橋前路。
微微瞇起綠色眼睛,童心未眠感覺得到自己其實有些發抖,一是個性使然,總是無法壓抑這種來到陌生環境的緊張;二則是仍惦記並忌憚著,先前自己在竹林中遇見的那男人。
她是在一尊人身蛇尾石雕旁遇見他的,玩家在遊戲一開始就照面的狀況並不算少見,然而雙目對視的剎那就已經將刀鋒揮到她眼前的,坦白來說在那人以前,她只遇過身邊這個江玄有此等能耐。
「……。」抓著他衣角的力道有些重了,江玄感到奇怪地低頭,卻沒想見到童心未眠一臉不安,輕咬嘴唇,臉頰並不發白、卻也絕非紅潤。
停下腳步,「怎麼了?」他問。他是知道她很容易感到害怕的,不過也是能將恐懼全數轉化為力量的狠人,如今卻露出這副表情,是有些奇怪了。

「還好嗎?」本已經要踏上了木橋,遊女此時也停下腳步,投來關切的目光:「有哪兒不舒服嗎?」
「……咦?」童心未眠愣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將狀態不佳的心思不經意間表露了出來。
「沒有,沒什麼。」如此回應道,她露出微笑,也放開了抓著江玄衣襬的手掌。
「不太像沒什麼的樣子。」然而她那位鋼鐵般耿直的隊友一句就這麼回了過來,江玄仍然沒有要繼續向前走的意思,看著她:「妳在警戒什麼嗎?」
——偏偏這個耿直男的推測還通常都八九不離十。
「沒什麼,只是想起來剛剛遇過一個難纏的對手。」再次重申,童心未眠轉開眼神,去望向遊女:「繼續走吧。」
「好呀。」柔而理解般的笑了笑,遊女也輕輕轉過身,踏上了木橋:「請往這兒走。」
「嗯。」童心未眠立即輕快的邁出腳步,跟了過去。
「好。」應了聲,江玄也跟了上來,帶著巨大笑容的臉上還是透著一抹困惑。

紅花在夜下綻開,燈籠光搖曳,三味線的弦音自木宅中流洩而來,飄過了掛著山茶花枝椏的木牆,猶如流水融在燈籠村的街道中。
人群之中,一抹暗紫的身影悄然行進,彷彿暗影無人留意。
幾乎覆到眼前的銀髮在燈籠下微微爍動光芒,平靜的目光從那前髮下流轉,仔細掃視街邊的角落,那眼神淡然如水,彷彿並不在意背後的刀口正汩汩流著血。
「這就是藤雅的新地圖啊……」輕聲呢喃,青年的目光慢慢上揚,仰望漫天燈籠與月圓。
「似乎挺有意思的。」眨了眨眼睛,他的眼睛因為被光芒照耀得太久而有些疼,因此抬起手,抹了抹淚水,而後露出一抹微笑。
「玩完之後再開始的話,應該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