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謎團太多,扣分!

本章節 2027 字
更新于: 2018-11-23
江玄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失去了意識。
之所以說不確定,是因為自己的腦袋相當清晰,沒有一點被襲擊的模糊或斷片感;可就算他意識再怎麼清楚,也搞不懂……自己是怎麼到這兒來的?

注意到的時候,自己是平躺的,眼前是一片黑暗。
順著腦中的本能、張開根本就沒印象閉過的雙眼,江玄的視野中逐漸亮了起來,那光在一片黑暗中朦朧,就像是……黑夜中的燈籠。
還躺在地上,江玄仰望著夜空,一下子還不太能反應過來自己究竟是在虛擬,還是現實。
放眼望去已經沒有漫天的竹葉蔽眼,暗藍的空中有一輪近滿的圓月,銀色月光柔媚,卻不見一顆星子。
帶著困惑舉手,他看見和服的寬袖跟著被抬了起來,是純黑的底布,沒有任何的花紋,僅在袖口縫上一道金邊。
看見這服裝,他才肯定了自己依然身在這局《燈籠村》之中。
挺腰坐起,身下稀薄的落葉發出清脆的聲響,不遠處的暗影裡突然傳來聲音:「你終於來了。」
「誰?」轉過頭,江玄警戒的望去,只見到一面竹籬底下,亮起了一盞小小的燈籠,照亮那個人的臉,是童心未眠。

「是妳啊。」鬆了一口氣,江玄站起身,向她靠近過去:「沒受傷吧?……啊。」
說到這個,他也才忽然想起,自己的背上應該還有一道被虎斑貓抓開的傷口,如今卻好像是已經恢復了,完全沒有一點疼痛。
「我沒事喔。」笑了笑,童心未眠走向江玄,手中捧著那顆小燈籠,綠色的雙眼有抹迷惑:「其實受傷的是你,雖然我幫你處理過了……你不記得了嗎?」
「我記得是怎麼受傷的。」看著走向自己的女孩,江玄皺起眉頭:「但是我不記得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最終的記憶只停留在伸手摸了石雕底下的黑影、然後被一口反撲過來的那一刻,之後就是兩眼一抹黑,張眼時望天。
是一碰就會失去意識的陷阱嗎?那這也太過險惡,若不是碰上自己的隊友,像這樣直接躺在林地裡,即使不被玩家給獵了,肯定也要葬身在NPC手底下。
江玄微微瞇起眼,這張地圖到底是怎麼回事?
藤雅為什麼會做出這種機制?像他那樣的設計師,肯定知道這樣子根本抓不著頭緒的謎團,根本就是在勸退。
別說是那些只喜歡格鬥與射擊遊戲的玩家,即使是那種當成角色扮演或解謎遊戲的玩家,怕是也會一頭霧水——明明就是要和其他玩家互相戰鬥的吧?是要廝殺到剩下最後一個人的吧?
怎麼一開局就得在竹林裡繞半天都找不到幾個活人,反而被根本打不動的石雕怪物、莫名其妙影子給掀了?
說好的燈籠村呢?現在大家看到的都只是竹林散步模擬器啊?
頂多再加上……竹林絕地逃生模擬器?

說起來,從開局到現在,江玄唯一看到的燈籠,就只有現在童心未眠手上的這一盞而已。
「這個是從哪裡來的?」他問道,迅速將她從頭到腳都掃視了一遍,但除了那小燈籠之外,似乎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小女孩身穿著紅色的和服,背後繫著粉金的大結,腰帶的尾巴長了些,看起來像是蝴蝶。而在她的袖子上,也用金銀的絲線繡著飛舞飄逸的粉蝶圖樣,小腳踩著精緻的草履,看起來就像是哪家的明珠般備受寵愛。
再看童心未眠的臉蛋,倒還是那雙綠色大眼睛、那是那頭銀色短髮,卻沒有了黑框眼鏡,雖然相當可愛,不過一下子倒是令江玄有點認不出她來。
因為連黑眼圈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被系統給抹去了。
他有種感覺,可能和這地圖的背景故事有關。

「你問這個燈籠嗎?」稍稍舉高了手中的捧燈,童心未眠的嘴角彎起開心的笑容:「剛剛儲值買的。」
「啊?」江玄愣了一下。
「跟我來吧。」笑出了聲,她似乎心情很好的樣子,轉身輕快的邁開腳步,走向了江玄一直都未注意到的方向,也就是她原本倚靠著的竹籬邊。
說也奇怪,直到她開始向那邊走之後,江玄才恍然察覺自己竟然從來沒有往那兒看過一眼。
一股隱隱的警覺開始爬上他的背脊,進入這遊戲以來,遇到難以理解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多到令他都已經開始有了難以沉浸在這遊戲中的感覺。
雖說完全沉浸在《惡魔城》裡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但是像現在這樣破綻百出的狀況,卻也讓他更加戒慎恐懼。

藤雅到底在想什麼?
為了什麼目的,才會讓他寧願把自己的名聲給弄臭?
還是說……當他一知道這張地圖的真正設定,就一定會瞬間理解之前那些詭異事件的前因後果?
若是以那個人的手腕,或許是真的埋了這麼一記在等著玩家。

童心未眠在幾步外喚了聲,只見捧燈的的光芒已經開始照不到自己這兒,江玄也謹慎的保留著想法,大步走去,並且再次抬頭眺望。
而這次,他一眼就看見了,甚至難以理解自己之前為什麼會沒有察覺到。
竹籬之上,懸掛著一顆燈籠,在黑夜之中散發著明亮的光暈,紅潤的暈開光影。
而在它之後,是整列的燈籠——十顆、二十顆、五十顆、上百顆,猶如星河般在半空中高高懸掛,照耀著底下的村落。
中間夾雜著數盞蓮花與蘭花般的金燈籠,隨著夜風吹拂而搖曳映出耀眼光芒。
而在燈下,是嘹亮的笛聲盤旋,穿過人潮和緩而熱鬧的街道,無數的笑談聲猶如樂響,傳達到村外的兩人身旁。
「來吧!」童心未眠站在村口,向他招招手。
她的身旁是一道竹搭的拱門,上頭懸掛著一顆巨大無比的白燈籠,上頭有疾寫而優美的三個書法字:

燈籠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