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第三尊石像

本章節 1998 字
更新于: 2018-11-23
後方傳來了竹林被撕開的聲音,聲勢之大令江玄都感到不妙。
他本是認為那個女玩家強得足夠跟兩頭石雕互相抗衡住十幾秒的,現在看來……似乎不只,她不僅沒有被瞬間解決掉,甚至還有餘力反擊。
但江玄很清楚,自己之前的預感相當明顯,也就是……那種對手,不是人類能夠獨力解決的。
何況是一打二?

【玩家《二玲瓏》已死亡!】
【玩家《你的大姨媽》吞噬了玩家《菊花向太陽》!】
【玩家《豌豆射手》已死亡!】

擊殺的提示開始跳出,江玄並沒有時間認真去看,只是確認了隨著遊戲逐步進行,也已經有玩家碰頭廝殺起來,只是這次的地圖,顯然被NPC擊殺的機會比被玩家獵頭的機率要高了不少。
至於那個女玩家究竟有沒有出現在剛剛的提示之中……當時江玄根本沒能注意她的暱稱,自然也沒能知道她究竟是死於石雕手下、亦或是逃出生天。
林中突然冒出一道黑影,江玄一看,竟然又是一尊石像!
他立刻一踩腳步,滑了半尺就停了下來,閃到一叢青竹後,小心翼翼的探頭觀察,就怕再次一言不合又開打。

然而這次,他遠遠的望著,卻沒見石雕像動一下。
那是一尊半伏著的鳥像,姿態看來隨時都準備展翅起飛,翼上有斑紋,腦後展開了一圈扇形飾羽,細而尖的嘴喙與腳爪看來都十分的迅猛。
若不是知道這種石雕是真的會活過來,江玄必然會形容這雕塑確實是「栩栩如生」。
竹林暗影落在爬滿青苔的鳥妖雕塑上,印出片片的竹影子,被風一吹便詭異的搖曳起來,彷彿鳥妖石像的羽毛正在波動著。
江玄隱在青竹後,猶豫了一下。
若是擅自過去,他並不敢肯定不會再度被石雕攻擊,而且在剛剛的一通亂鬥之中,本來能為他指路的虎斑貓跑了,如今自己並不清楚燈籠村在何處,悶頭向前也不是辦法。
「……。」江玄忽然抬起頭,看向被枝葉半掩的天空。
他是突然意識到的,這才剛開始遊戲不到一個小時呢,天色竟然開始黑了。
本是淡藍的天空已經泛起了暗金色的光幕,色調開始越發深沉,而竹林中的影子漸趨黑暗。
已經沒有時間拖了。
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跟虎斑貓走過大蛇雕像的狀況,江玄皺了皺眉,感覺自己或許只是小題大作了——如果不去拿刀捅它,或許這石雕就不會活過來反擊。
只不過,相對的可能會被雕像底下那未知的黑影襲擊;當初自己是為了幫那頭腳底抹油的虎斑貓解圍,至於那個女玩家……誰知道呢。
江玄感覺自己是搞不懂女人的,一輩子都搞不懂的。

觀望石雕的時間只有短短數分鐘,然而在這段時間中,天色已經開始染上了紫金,很快就將入夜。
江玄有種預感,這彷彿是給所有玩家的第一道關卡,若是在天黑之前沒能進入傳說中的燈籠村,那麼這片竹林很有可能會無條件的成為群魔亂舞的殺戮之地。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該往哪兒走?
江玄的眼神迅速掃過眼前林中,掠過沒有絲毫特色的竹子上,最終還是回到了石雕身上。
能解開燈籠村所在的關鍵,毫無疑問是在它身上,但是……在哪裡?
很明顯是別無他法了,江玄只得繃緊神經,慢慢地向石像靠近過去。
在漸沉的天色下,向一頭明知隨時可能跳起來襲擊他、並且必然是打不過的東西靠近,這種壓迫感令江玄極度緊張,一直以來執行的任務之中也罕見這種幾乎是飛蛾撲火的行動,哪怕只是踩響了一片落葉都會令人的心一跳。
但就在如此的緊繃之中,他異常順利的潛到了鳥妖石像旁,一路上甚至沒有任何玩家的身影或聲音出現在眼中,彷彿他與這鳥妖雕像與世隔絕。

【玩家《我不是白目》吞噬了玩家《千年殺》!】

幸好偶爾跳出的擊殺提示也證實了,自己還是在個百人大逃殺的遊戲局裡,而不是單機奮戰。
看來白暮過得不錯,至於童心未眠現在還沒有消息,但沒消息就是好消息——至少沒死。
江玄算是放下心中的一塊石頭,在已經琥珀般暗沉的天空與竹影之下,開始認真的觀察鳥妖石雕。

翻來覆去,江玄甚至還大著膽子貼到它的眼前去看,鳥妖依然動也不動,拿出了石頭本色。
然而,卻也是一點線索也無——石頭是整塊雕刻的,並未藏有一點機關,撥開了底座周圍的落葉,也只見埋入土中的地基,考慮到SS級鏟子這東西必定只有少數玩家才會擁有而帶進遊戲,藤雅應該並不至於把線索給埋了。
——那這麼說來,唯一的可探究之處也就只有那「黑影」了。
儘管在江玄的心目中,那確實也是第一可疑的東西,但是先前看虎斑貓那麼小心翼翼的不敢靠近,他也相當不願意去碰。
但現在已經別無選擇,也就沒什麼好猶豫了。
江玄畢竟還是相當果斷的那種人,特別是一做出決定就等於出手,當即蹲下身,第一次主動伸手往石雕底座摸了過去。
指尖碰上粗糙的石像表面,他剛感覺到那冰涼的溫度,下一刻黑影就竄出了一團,刷地咬住了他。

江玄「唔」了聲,被影子咬的感覺很詭異,意外地並不疼,就只是跟被菜瓜布刮過一樣,然而那濕冷的觸感卻令人一驚,他剛想把手抽回來,黑影突然暴漲而出,直接衝向江玄,將他一口吞噬。
寂靜再次飄散在鳥妖身旁,它的臉色無變,卻彷彿帶上一抹怪笑。
在竹林中望不見的大地盡頭,太陽正靜靜的沉沒。

夜色開始籠罩,魑魅魍魎皆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