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之2

本章節 2940 字
更新于: 2018-07-02
後來報告與期末考搞得我們焦頭爛額,陸米米也沒再提過七大傳說,還以為這件事會不了了之,就這樣迎接了寒假到來,期間我和小表妹見過一次面,她一見到我就皺眉,嚷嚷著自己快被即將迎來的學測搞瘋了,沒空管我的無聊事情,我又沒發生什麼事情要她管,真是莫名其妙。
不過就在快開學前的一個週末,我接到陸米米的電話,說今天晚上要再去學校一次。
又要沒事找事做,我當然拒絕啦。
「阿弟,你不要忘記期中期末是誰在罩你們的,我要去跟阿良老師說上次的報告是我……」
「我突然好想知道七大傳說的真實面貌喔。」我立刻正坐燦笑,可以得罪陸米米,但不能得罪學分。
「很好!那今天晚上十點喔,湖岸碼頭見。」陸米米愉快地說著。
可惡……以後真的不能欠人家人情,下學期我一定要好好用功才行。
過一會兒陸米米傳了《七大傳說》的詳細內容過來,要我好好記得是哪七個,我才不想勒,於是撥了通電話給一樣接受陸米米恩惠的小友。
但電話直接轉語音,傳訊息又沒回應,於是我打到他家裡,卻是白姊姊接的。
「小友和叔叔阿姨去高雄玩,你不知道嗎?」
對喔,我怎麼忘記了。
「那沒事了,對了,妳有比較好嗎?」完全忘了白姊姊被纏上的事情。
「還好啦,我都快習慣了。」白姊姊語氣中有些無奈,我實在愛莫能助。
白姊姊說,她還是都會聽到聲音,身上有時候會有手印,其餘沒什麼問題,該拜的都拜了,大家也沒辦法。
不過小友真是走運,逃過這一次。算了,反正他都嚇到腿軟了,我今晚就隨便敷衍一下,讓陸米米從此忘記七大傳說這回事。

當我抵達湖岸碼頭時,我實在覺得自己真是瘋了,首先今晚是寒流最低溫,只有六度。而且陸米米居然還遲到,不接電話訊息也未讀,我實在受不了了,決定先躲到湖岸邊的教學大樓裡。
看看手錶時間,目前晚上十點半,決定等陸米米到十一點為止,等一個小時算是仁至義盡了,所以為了打發時間,我在走廊閒晃著。
尚未開學的緣故,這棟教學大樓一樓長廊只開了一盞微弱的燈光,還不斷閃爍,除了少許滲透進來的月光外,就沒其他光亮了。筆直的走廊一覽無遺,除了自己的呼吸聲及蟲鳴聲,再無其他聲響,平時吵鬧的學校,現在寂靜的可怕。
但我告訴自己不要怕,有阿華跟在我身邊保護我,人嚇人才會嚇死人,只要該死的想像力不要借題發揮就好。

平常很少來到這棟人文學院大樓,走廊兩側的公布欄洋洋灑灑貼滿書法與作文,不愧是人文學院,整棟樓都散發文學氣息。
我們系的教學大樓也都是放一些學生的作品,什麼抽象的組合概念啦、或是光與影的展現之類的,上次我的和小友的作品也有展示出來,只不過那是陸米米做的而已,但我們可是等價交換,兩個人各請了她一個月的早午餐啊。
一面欣賞著兩旁的學生作品,一面往前走。但我卻發現後頭傳來聲音,小到我無法確認是不是腳步聲,於是我停下腳步,仔細聆聽,但依舊一片寂靜,是我聽錯了嗎?
但再次邁開腳步時,那聲音又出現了,而且比剛才更清晰,不不不不,就當做是錯覺好了,我聽錯,是聽錯。
為了分散注意力,我拿出手機假裝忙碌,點開了訊息隨意看著,卻正好瞧見陸米米傳的那封《七大傳說》,現在已經夠毛了還讓我看到,可是眼睛就是犯賤地瞄完一遍。
眼前的地板忽然一片皎潔,我抬頭發現自己走到大樓的中央,這有個挑高的空地,外頭的月光從沒有雲朵的黑夜之中照射進來,往外看去,能見到草坪以及湖泊一隅。
「喂!」
突然後面傳來一聲呼喚,嚇得我反射性轉過去,看到陸米米站在離我二十步左右的距離,此時我站在月光之下,而她站在只有微弱燈光的走廊之上,以至於我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隱約知道她在笑,這讓我有些不高興。
「妳想嚇死我啊,幹麼一直跟在我後面,而且妳也遲到太久了。」我一股腦的將剛剛的恐懼宣洩出來,想到剛才聽見腳步聲嚇個半死的我就覺得惱羞成怒,她一定是故意的,覺得這樣很有趣。
但陸米米卻沒再往前走,停在原地對我招手,一點都不在意我的抱怨,顯得我像白痴。
「妳自己不會過來喔?妳遲到欸。」我一邊說著並要將手機螢幕關掉,視線卻剛好看見原本正在閱讀的《七大傳說》第三點。

三、只要單獨在B棟一樓,就會看見不該看見的。

下意識的我思考,現在在哪一棟?人文學院是哪棟?
靠北,B棟,離湖岸碼頭最近的就是B棟。
一時間我冷汗直流,看著眼前不斷對我招手的陸米米,有股很討厭的感覺。
「妳快過來啦,我們先離開這裡。」我開口的聲音竟然有點顫抖。
「嘻嘻……嘻嘻嘻……」陸米米的笑聲迴盪在樓層間,我渾身不舒服,她維持一模一樣的姿勢,半分都沒更動,小手晃啊晃地。
「靠,快點過來!」眼前的陸米米怎麼那麼詭異,那真的是陸米米嗎?靠拜託是陸米米,不然這麼晚了哪個女生會自己在學校啊……
我還在對前方的陸米米揮手時,手機忽然響起,我嚇了一大跳看見來電者是陸米米,心臟猛然一抽,抬頭看著眼前的女生。
那女生還是沒移動身軀,只緩緩朝我招手。
我嚥了嚥口水,腳步像是生了根一樣無法動彈,接起電話口乾舌燥地。
「喂……」
電話那頭傳來沙沙的聲響。
「陸……陸米米,不要玩了,快過來,我要掛電話了。」我顫抖不已,而眼前的女生……陸米米開始緩緩移動,她走路的姿勢很奇怪,像是雙腳都扭到一樣一抽一抽地,卻又像是兩腳膝蓋都受傷一樣,每走一步都渾身晃動著,一拐一拐連手擺動的弧度都很怪異。
「喂?阿弟,有聽到嗎?喂?」陸米米的聲音從電話傳來,我瞪大眼睛。
「米米米米米米米……」我牙齒打顫,幾乎要咬到舌頭。
「我已經遲到了,沒想到你比我更慢,你到學校了嗎?快點我要冷死了。」電話裡的陸米米背景有強勁的風聲,還有其他人說話的聲音。
現在是什麼狀況?
有兩個陸米米嗎?
電話裡的陸米米不斷嘮叨抱怨,眼前的陸米米朝我越來越近,我全身緊繃,握著手機的手不斷用力,跑……快跑……我的腦中清楚這麼說,但雙腳就是無法移動,拜託就跟上次葉旬隆一樣,是自己嚇自己,我不斷這樣祈禱。
「阿弟?你在哪?」手機裡的陸米米聲音變得緊張,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眼前的陸米米已經走到我面前,不到五步的距離,皎潔的月光清楚的灑落在她身上與臉上,我的心涼了一半。
她哪是什麼陸米米,整顆頭是180度扭過來的,長髮覆蓋在她的背上,對……她是背對著我,所以走路姿勢才會那麼奇怪,她微笑的嘴角裂至耳邊,不斷發出:「嘻嘻嘻……喂……嘿……呵呵。」的虛渺音調。
渾身關節扭曲,然而她伸出歪斜的手臂,硬是將手臂往後折,指著我說:「不是你……」
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詭異了,我剛剛是不是有碰到什麼東西,這是不是過去?除了張媽媽以外,我沒有親眼見過任何鬼魂啊!
但是我明明還接到陸米米的電話,我太相信自己只會看見過去的非人事物,沒有料到有一天,我還會再次親眼遇見。
我終於稍微找回知覺,慢慢往後退一步,而眼前的……我很不想這樣說,但就只能說她是鬼,這個鬼將頭歪一邊,開始咯咯的笑起來。
「那什麼聲音?」電話裡的陸米米說,我嚇到都忘了她還在電話上。
那女鬼盯著我一陣子,身體緩緩透明後消失不見。
整個過程太過突然,在我眼前憑空消失,我都還來不及反應。沒傷害我固然很好,但她出現的意義是什麼。「不是你」又是什麼意思?
「你到底在哪裡?不要嚇我。」陸米米焦急的問,好不容易我才開得了口回答。
「我過去湖岸找妳。」我可不想再待在這鬼地方。
一跑出B棟後,強烈的冷風吹過來,頓時使我清醒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