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重回燈籠村

本章節 1981 字
更新于: 2018-11-19
「——總之,我會提醒林濟的。」文凌燕指的是第三隊隊長,也就是這樁縱火案的負責人。
收起了智慧錶,她拿起自己仍未喝完的紙杯,站起身,看著江玄:「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我要走了。」
「老師…長官慢走。」江玄坐直身子,點頭目送。

文凌燕離去之後,江玄本想再上線打個一局遊戲,卻沒想到《惡魔城》已經進入了更新時段,直到明日凌晨都不開放遊玩。
思索一會,江玄也就放棄了找童心未眠或是白暮開特例讓他進去的舉動,只是下載了以往職業訓練時的虛擬系統,在裡頭從頭到尾的的過了幾遍關卡,這才踏實地退出了沉浸艙,睡了。

於此同時,百足也再度回到了《燈籠村》中,便見到大紅燈籠再度高高掛起,襯著星月夜色,金樓玉宇歌舞不息。
完全看不出惡戰的痕跡。
「啊,恢復了耶。」他眨了眨眼,愉快的鑽入人群之中,順流而走,一下子就在賣面具的攤販前面找到自己的目標。
「小狐狸——」一把撞上他的背後,百足兩條手臂都掛到藤雅的肩上,啪啪兩下差點壓垮眼前的人。
「你……呀。」腳步踉蹌一下,藤雅差點就摔了手中的狐狸臉面具,連忙站穩了,無奈的撐住背後的傢伙:「下次別這樣。」
「好的小狐狸,明白了小狐狸。」笑得開心,百足一臉就是下次肯定還是這麼來的樣子,令藤雅不禁想嘆氣。
抓住在肩上的兩條手,他好像揹背包一般的將百足拉了一把,聽見他關節嘎啦一聲、與悶痛的哼聲,心情這才好了些。
「我明明那麼努力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果然立刻就開始抗議,百足一點也不認真的掙扎,任由藤雅把他開始像拖包裹一樣的在路上拖行起來,也完全無視了路邊攤販與夜逛人們詫異的目光。
反正他們詫異的是藤雅居然拖得動自己,又不是什麼其他的事情。
聽過藤雅說明過這張地圖的狀況,百足鬧起來也心安理得。
「一樁歸一樁。」這下真的沒忍住,藤雅嘆了一口氣,拿起手中的狐狸面具就往後拍下去:「辛苦了。」
「嗯哼。」面具啪地拍在青年臉上,撞得他鼻樑一疼,不過他完全不在意這疼痛,而是愉快的鬆開了手。
「晚間新聞看了嗎?」繞到藤雅身旁,百足稍微挺了挺身姿,讓自己在路人們的眼裡看起來就像個和善的神官。
雖然被當成怪人也無不可,不過來都來了,入境隨俗才能好好體會這燈籠村風情啊。
「已經看到了呀。」聽見這話題,藤雅臉上那抹笑容更深了些,聲音也愉悅的向上飄了些:「我很高興呢。」
「唔哇,好可怕。」誇張的笑了聲,百足看了一眼身旁比自己矮了顆頭的青年,瞇起了金色的眼睛,歪頭:「其實在幫你拖時間的時候,我原本有點擔心,如果那個傢伙的老窩是在地球的另一頭,你打算怎麼辦?」
自己作為大百足拖延對方的時間並不長,換算成現實世界的時間也就是十來分鐘,期間藤雅全都忙活在追查對方的id位址,再讓他出手去獵殺。
雖然之前在神社短短的交談之中,他能基於以往合作的經驗知道藤雅打的是什麼算盤,這甚至是他們最常用的方式,不過還是覺得奇妙。
「也沒什麼關係呀。」笑笑的回應,藤雅的臉在燈籠的金紅色光暈下照得有些朦朧,綠色的雙眼透著開心的光芒:「在附近的話,就由你出手;遠一點的,也就是我們的工作互換而已。」
「啊。」理解的應了聲,百足明白了,畢竟他倆分工雖然不同,不過也不過是「審問線上的」和「弄死線下的」兩種而已。
互相調換的話,藤雅當然是毫無疑問能駭穿一台沉浸艙,無論是把電壓加得爆炸、或是其他的什麼都沒問題。
而自己……不謙虛的說,玩人的本事大概只比藤雅差那麼一點點,從殘響的口中騙出他製造銀色間諜的原因,並不是什麼難事。
這次之所以會是如此安排分工,不過是因為……適才適用。
百足又笑了笑,停下腳步,向路邊的攤販買了一球棉花糖。
慢悠悠的吃了起來,他將眼神投向剛察覺自己沒有跟上,而停下腳步等他的藤雅。

「說起來,你打算拿那個外掛怎麼辦?」咬著糖絲,百足問,看著正用指尖轉動狐狸面具,看似在檢查質量的藤雅:「還是已經弄壞了?」
「還是好的。」聳聳肩,藤雅抬起手,將面具斜戴上了臉旁:「我半年前就做了一個假的後台,讓程序只會控制那邊……那些作者以為是外掛效果的,實際上還是要經過我的許可。銀色間諜現在也還放在那兒。」
「聽起來跟飼養箱一樣的感覺。」百足歪了歪頭,將棉花糖拿得低了些:「你要吃嗎?」
「好呀。」伸手揪了一簇糖絲,藤雅張口吃下,在嚐到甜味時滿意的點了一下頭:「嗯,還原得很好呢。」
「你不說我都忘了這兒是遊戲。」百足哈哈一聲。

夜晚過去的很快,晨曦很快便從醫院的窗簾邊透了進來。
病床邊的鬧鐘一響,江玄便張了眼睛,將它給按停,還小心的不讓自己的脖子給扯到。
這是他頸部受傷的第五天了,復原的速度似乎很合乎醫師的預期,相當樂觀。
梳洗完畢,讓早班的護士替他更換過了傷藥與點滴,江玄隨即再次啟動了醫療用沉浸艙。
-
-
-
推薦票滿1000了耶。
是時候來一波活動了!
大家說是讀者Q&A呢還是抽獎呢還是兩個都來呢?
( • ̀ω•́ )不管哪個,先投票再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