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殘響與藤雅 (下)

本章節 2493 字
更新于: 2018-11-20
「我不否認你的能力,甚至還挺佩服。」淡淡道,藤雅望著他,異綠的眼中卻不見一絲笑意:「那麼,我問你,一個擁有夢想的人,他最重要的事物在哪裡?」

「為了維護這個事物,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這些都不重要。」直接打斷了似乎想開口的殘響,藤雅繼續說道,直直地盯住他,目光中透出怒火:「你的理由,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我相信你必然有什麼信念,否則不會如此執著於我。」這麼說著,他的聲音猶如魔鬼的輕嘶:「那麼,既然你擁有那份信念,也該知道——我也有。」

「對於這樣子擅自侵犯我的作品、自以為有所能力就能恣意妄為的人,我非常厭惡。」一字一句的,藤雅看著殘響,那張臉上已經再也沒有笑容,而是扭曲而殘酷的厲鬼之怒:「我想殺了你。」
殘響只覺心臟一冷,幾乎停止。

這個人是殺人犯、他知道的,這個人是本世代最兇惡的罪犯、他明明知道的,這個人是個……瘋子!
他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會殺了自己。
一道灼熱燒在他的脊椎上,因為恐懼的汗水開始從他的臉頰滑下。
但是……殘響忽然也冷靜了下來。
當人面臨生死交關,並且自己也擁有力量時,並不會退縮,而是暴起殺心。

「如果你想殺了我…」低低的嘶聲從口中冒出,殘響望向藤雅,厲聲道:「那我也不會放過你!」
銀色間諜瞬間啟動,極近距離的就將斷罪者打入藤雅胸口!

「啪!」清脆的一聲響,卻是他毫不猶豫地凌空一揮,賞了殘響一巴掌,直接將人打倒在地。
「給我躺在那兒,不准動。」冷聲,他這麼說,瞬間殘響就立刻被鎖在了原地——這是他曾經用來制住百足的方式!
難道說,從那時候開始,操控的人就已經是…?
「…你,」勉力的開口,殘響發覺自己竟然還保有說話的能力,不寒而慄:「你做了什麼……」
——難不成他還打算要折磨自己嗎…?
他想起了過往查詢過的資料中,那些可能是死在藤雅手下的人,那樣痛苦的臨終,恐懼衝上大腦。
他試圖掙扎,試圖自救,銀色間諜早已發動了無數次,卻竟然毫無反應。
事到如今才問根本毫無意義,但是殘響不敢相信,自己嘔心瀝血創造的程式竟然已經……
「銀色間諜為什麼沒有反應?」笑笑的,藤雅說出他的疑問,眼中滿是冷笑:「既然是程序設計師,你該知道為什麼吧?」
「你已經、破壞了…?」不敢置信,殘響斷斷續續地問道,感覺背脊上的灼痛更加淒厲:「怎麼可能,我明明……」
「你明明從半年多前,就已經不斷在優化它了。」藤雅微笑,說:「所以,我也是半年多前就知道這東西的存在了。只要被外掛入侵過一次,遊戲設計師就肯定會記住的呀。」
「你每一次的優化,都相當精準正確。」淡淡地說,藤雅邁出了腳步,走向他:「讓那群外掛玩家拿在手裡,就像不斷給猴子新武器去打仗一樣——你在測試它們的實用性。你在檢查《惡魔城》的每個漏洞,並且逐一突破。」
「所以我知道,你有計畫,而且並不簡單。」敘述著,藤雅走近了殘響,綠色的目光輕蔑盯著他:「要完成這種計畫,每一步細節都必須精準無比——原本,你還可以慢慢來的。」
「然而,我從監管所裡脫身,並且立刻就準備了一次大型更新。」站在了他身旁,藤雅垂首,暗綠的目光俯視壓迫而下:「『新地圖會不會讓計畫被破壞?』這是你最在意的,然而我已經自由的現在,你也沒有時間讓其他玩家在更新完畢之後慢慢實驗了,因此我推測——」
「你會在今天出現,帶著最新的銀色間諜。」微微一笑,藤雅毫不掩飾惡意:「所以我來這唯一能容納多人組隊的地圖等著你,還有你的猴子們。」

殘響愕然的聽著,這一切都是……
原來,自己處心積慮、策劃超過半年的「成果展現」,早就被他給看穿了…?
而且,還早早將陷阱給設置好,就等著他……
心臟因為致命的驚恐狂跳著,殘響並未去想為什麼沒有觸發強制下線,他的頭腦全都充斥著一件事情——藤雅根本就是頭怪物!

為了直接擊破自己最優秀的銀色間諜版本,他甚至就這麼消極防守了半年,因為並非完全放任,他自己還以為是程式進化的功勞,原來全是藤雅刻意任由它不斷被改良!
全都是為了這一刻,為了逮住自己。
「難以置信……」低啞的出聲,殘響艱難的抬眼,試圖看向藤雅:「你製作《燈籠村》,只為了把我本人引出來……」
「不,怎麼可能。」依然笑笑的,藤雅說:「我原本就想做這樣的地圖了,正好適合當作狩獵場,我也就這麼做了。」
「也就是說……連狩獵我…」幾乎吐出一口血,殘響困難的吐出一口氣,感覺自己的身體正不斷的發疼:「都只是順便…?」
「是呢。」毫不客氣地傷人,藤雅撇了撇嘴角:「不過,我原本的計畫是放出兩張多人地圖的,這可是因為你才只剩一張呢。」
「…呵……」斷續地笑了聲,殘響吐出聲音:「那倒算是…有點值回票價了。」
「是嗎?」蹲下身,藤雅看著腳邊那被定在原地的男人,微笑:「這次呀,希望你能記住,別拿別人的作品當作展現自己的舞台。」
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他伸手拍了拍殘響的臉:「好嗎?」
「……嗯……」無法點頭,所以殘響只能輕輕眨眼代表明白:「真的非常抱歉,但若是因此得到你的認可……我下次不會再做了。」
藤雅笑了起來:「可要說到做到呀!」
看著那笑容,殘響忽然理解,自己確實是做了相當難看的事情。
因為眼前這人的笑容,滿是對《惡魔城》的驕傲。
一如自己年輕時,對作品的自信與珍愛。

下線的剎那,一股恐怖的疼痛突然在他腦袋炸開。
「什、什麼……」模糊的發出聲音,殘響愕然,接著就意識到了,「好燙!好熱!為什麼——」
猛然張眼,在他眼前的是沉浸艙內的蓋頂,如今已經失去了電子光,只餘一片黑暗。
慌張的抬起手要去按下手動開艙,殘響卻恐慌的察覺,身旁的溫度早已高到不正常的程度——

「啊啊啊啊啊——」淒厲的慘叫自燃燒的沉浸艙中傳出,模糊地傳進青年的耳中。
「……。」坐在放置電腦的桌面上,他冷冷的望著眼前景象,那具棺材般的鋼鐵箱子裡外都竄著火舌,鮮豔的紅與黃與金躍動著,裡頭有人在掙扎,卻爬不出早已被他牢牢鎖上的沉浸艙中。
這東西,確實適合當作棺材。
當那慘叫逐漸微弱時,百足這麼想著。

而《燈籠村》中,藤雅依然微笑,站起身拍去身上塵土,看著殘響下線前的位置。
「下輩子記得說到做到。」開心的笑著,他轉身,大步離開:「例如我說過了,」
「我會讓你死得比我更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