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鐵壁與斷罪者

本章節 3250 字
更新于: 2018-11-20
低沉的嘶鳴震動空氣。
那並非任何具備聲帶的生物能製造出的聲音,而是已經脫離了生物的範圍、妖化的怪物——巨大的蜈蚣僅僅是抬起上身便探入雲端,它吐息的氣音自周身的氣門傳出,彷彿整個軀體都正大口吞噬著天空。
大百足垂首,冷冷的俯視著地面,他曾使用著人類之軀,卻如今觀看人類如螻蟻。
燃著燈籠的村落中響起女人的尖叫聲,以及男人驚慌的大喊,燈火開始熄滅,月光縈繞大地。
他們的聲音傳不上夜空,然而百足能看見他們在逃竄——就讓他們逃吧,他是這麼打算的,他之所以露出這種面目,原本就是為了守護這個村落。
……說得多好聽一樣。他默默在心底吐槽了一句,不就是別讓《惡魔城》被混帳外掛給毀了麼。

忽然,一串槍聲響起,在這竹林之夜中赫然且刺耳。
子彈直接打在它的腹部,卻只如同打上山巖一般,除了擦出火花以外毫無用處。
「那…那是什麼啊!?」大吼著,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正猛烈的射出子彈,全都突突在眼前猶如堡壘般的怪物身上,卻不見一點起色。
「這個地圖的Boss嗎?也太噁心了吧!」「這種的誰能打啊!」同樣發出咆哮,另外兩個人手中的槍枝也不斷的傾瀉著火力,彷彿完全不會有彈火用盡的困擾——確實是不會有,銀色間諜當然能有這種效果。
然而,它也應該要有自動瞄準弱點的效果才對,這樣才能達到一擊必殺的目的啊!
「為什麼……根本沒有鎖定!?」大吼著,白T恤的男人猛扣著扳機,邊朝帶領他們進來,說是「來試試最新版的銀色間諜吧」的男人咆哮:「你把那個效果拿掉了嗎,殘響!」
「怎麼可能。」冷冷的回應,那男人的目光投往天際,毫無畏懼而謹慎的注視著眼前這龐大的妖怪。
他知道是什麼狀況才會讓銀色間諜進行這種反應,只能說藤雅當初在設計這張地圖的時候,難道完全沒有考慮過平衡性嗎?
並非不合理,但不合市場規則。
「這個東西,沒有弱點。」如此宣告,殘響看見身旁那三個以為自己是幸運兒的傢伙臉色刷地就白了:「那…那怎麼打?」
「如果這個傢伙…這個是Boss?還是什麼…?隨便了啦!」驚慌的吼叫,西裝男子一聽到這頭怪物沒有被設計弱點的當下轉身就跑,衝向殘響身後,想躲在別人身後的意圖明顯無比:「我們怎麼打啊!你倒是表演一次啊!」
「唉。」殘響嘆了一口氣。果然連玩遊戲都要靠作弊的人是不會有一點想奮鬥的意思麼。
也罷,他原本就不是會把好人推去死的人,帶幾個渾蛋來血祭,作為自己改進銀色間諜的代價,正好。

「……。」百足垂著頭,細細的聽著他們的對話,並且以蟲子眼珠能做到的最大限度,觀察著他們的表情。
而他所得到的結論,與殘響的不約而同:那三個就是炮灰吧……
猛然壓下兩節軀體,百足的突襲有如山崩,剎那間就直接碾斃了兩個人,偏偏就是那個看最不順眼的西裝男給逃過一截——早就逃到殘響背後去了。
然而,這一擊撼天動地,也直接在剩餘兩人眼前證實了,在這個地盤上、在這藤雅賦予他權力的戰場上,曾經叱吒風雲的銀色間諜也不過是能被輕易咬碎的骨頭罷了。
天搖地動之後,大地仍微微震顫著,而西裝男早已摔倒在地,幾次呼喊自己朋友的名字都未果之後,也明白了那兩人的陣亡——「你…你怎麼回事!」但他卻立刻朝殘響發出怒吼:「我們明明都已經花錢了啊!為什麼還會輸?你賣給我們的是什麼廢物啊!」
「……明明就讓你們贏過很多次了吧。」殘響低聲咕噥了一句,仍是壓下了想反駁的欲望,只是專注的看著眼前的百足,向後一擺手,提出現在最能安撫人的解釋:「因為是最新版,還不穩定。調整完了之後,會給你們做補償的。」
「……呵,你最好說到做到!」西裝男呸了聲,又慢悠悠地站了起來,雙手抱起了胸,一抬下巴:「那不然你示範一次,到底是要怎麼用啊。」
「……咕噗。」百足在高空聽著這樣的對話,幾乎要爆笑出來,簡直是鬧劇。
你說你,一個賣外掛的就好好賣,沒事帶人進來作什麼死?
先不說碰上老子必死,還讓自己在這種爛人眼前出洋相、即使都這麼丟臉了還要想辦法糊弄過去?
茅坑裡打手電筒叫做找屎,諧音找死;你這是茅坑裡打手電筒還帶飯匙,不只找屎還打算吃屎是吧?

滿心輕蔑,百足直接一爪子向下撲去,猛然刨開地面,猶如巨大的毒鐮,掀起土石飛散。
「啊——」它聽見西裝男的驚叫。
就這一記,它敢肯定已經達到自己要的效果了——下一刻,突然在塵土之間看見了一道黑光。
「……新的功能,包括這個『絕對鐵壁』。」說明的聲音冷然,而那隻手掌自煙塵中破出,其姿態猶如飛龍的利爪:「具有直接消除所有攻擊的效果。」
黑色的光在月光下畫出一道圓,完美地包裹住了兩個人——殘響與西裝男,他們所站的地方已經被蜈蚣巨大的足節給掃破,卻是被那圓包圍住的範圍毫髮無損,甚至連一粒沙子也不曾被吹飛。
抬眼注視著正慢慢揚起身子,卻兩隻金黃眼珠直盯住自己的怪物,殘響知道自己這一手已經完全引起對方的警覺了,卻也心情平靜。
他知道,自己一旦顯露出這般的威脅性,那麼對方的下一手必然是全力的殺招;不會有人比他更了解藤雅,因此他明白什麼樣的怪物才會得他的信賴。
只有能與自己匹敵的那種人,才有資格與藤雅站在同一舞台。

砂石從甲殼上震落,砸向地面。
殘響看著眼前的怪物再次盤過那巨大的身軀,將鋒利的爪牙都對準了他,一道青色的火焰在那爪尖逐漸燃起。
大概會被命名成「妖火」或是「毒焰」之類的吧……
殘響只讓這般想法在腦中飄過,然而不論是哪種說法,眼前敵人的氣勢轉變確實令他感受到了面對一個巨人般的壓迫感。
然而,他無所畏懼。
已經交戰過太多次,銀色間諜與《惡魔城》之間,通過無數次玩家之間的爭鬥,已經為他開闢出了幾乎不可能打開的通道。
如今,他的力量已經再度提升,終於到了這一天。

抬起手掌,殘響將掌心對向了巨大蜈蚣的頭顱,蒼白的面孔上、冷銀眸子不帶一點動搖。
「來吧。」他輕聲呢喃。
大百足發出一聲尖嘯,倏然噴出毒液火焰,揮舞鋒利的利爪當頭撲下!
「這個也是新的功能……」殘響仰望著向自己撲來的一切,輕聲道:「無視防禦力、也不受精神值加成,為了應對這種怪物而製造的——『斷罪者』。」
掌心之中,一道細小的黑光飛射而出,穿透了青色烈焰,在短短的剎那埋入大百足胸前。
下一刻,火焰炸裂,轟動夜空,巨大蜈蚣的胸前迸裂開來,甲殼發出了劈啪聲瞬間瓦解,猶如經過千年風化般脆弱,噴出綠色體液傾盆灑下,落地的那秒就發出了腐蝕的嘶聲,銀色間諜的「鐵壁」內那兩人卻輕鬆避開了這反擊。
……不,甚至不能稱之為反擊。
發出了恐怖的尖叫,大百足的音波掃過山林,穿梭其中的妖魔走獸在剎那全被貫穿,甚至連躲藏在房屋中的人類都在瞬間震碎了臟器,七竅流血而死。
但在銀色間諜的守護下,殘響與西裝男毫髮無傷。
「……果然,是我比較強啊。」輕聲的呢喃,殘響的唇角慢慢勾起了笑容:「我贏過,藤雅了啊……」
看著正痛苦掙扎的大百足,殘響一撇頭,將目光落到自己背後的西裝男,盡可能讓自己的笑容不顯滿心激動、而只有說明的專業微笑:「像這樣子之後,就可以直接用槍掃射試試了。」
「哈,好啊!」立刻蹦了起來,西裝男直接衝到了最前面——當然是沒有跑出「鐵壁」的範圍外,雙手一抬就各握住了一把雷射炮槍,大吼:「嚐嚐老子的巨炮吧,死蟲子!」
殘響的嘴角微微抽動,然而他再次壓下想說話的衝動。
雷射的激光劃破黑夜,全打進了蜈蚣的胸腹中;下一秒,只聽見西裝男人野蠻的咆哮,然後就是暴雨般瘋狂的開槍。
大百足發出淒厲的吼叫,無數條腿瘋狂的揮甩、抽搐了起來,然而那具身體仍被一發發光炮命中,在甲殼遭受破壞後,撕裂著脆弱的血肉。
突然,一條腿飛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黑夜沉默了瞬間,三個人都屏息,下一秒——「哈哈哈哈哈!」大笑著,西裝男猛然將銀色間諜的連射速率開到最高,十二把光炮全數朝大百足發射炮火!

「去死吧!」

伴隨這一聲咆哮,蜈蚣怪的身軀終於再也挺不住,啪啦一聲,斷成兩截,摔了下來。


「……。」遊戲之外,藤雅看著傳至眼前的影像,慢慢的瞇起眼睛。
本指揮著程式數據交錯的手指,不知何時已經停下了。
圍繞在他身周的黑暗、跑動螢光綠的字碼在剎那間都靜止了下來,卡斷在了空間的夾縫中。
下一刻,開始泛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