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本章節 3826 字
更新于: 2018-11-16
  阿光師的外帖兄弟,何光耀是這一區的派出所所長,在收到德啟的通知後,馬上趕到現場。聽完德啟、潘欣和方子強三人的敘述後,馬上決定要將黃佳佳的死以自殺結案──但這完全無法解釋為何一具跳樓自殺的屍體全身上下會被抽得一滴血也不剩、如此乾癟。

  黃佳佳的父母見了自己好好的女兒南下實習,沒幾天卻變成一具乾巴巴的屍體,自然無法接受──但,整個事件啟示能用言語解釋?能以常理解釋?就算完整的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相信的人又有多少?

  對於自己女兒的死,黃佳佳的父母當然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她的父母自行深入追查──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除了將黃佳佳的死當作意外處理,何光耀還要求校方將事故現場進行封鎖,以免更多的悲劇發生──即使已將殭屍貪鬼處理掉。

  殭屍貪鬼在事故隔天正中午,於警方的監督下被挖出。

  因為是在陽氣最重的時間點,所以殭屍很安分,一點動靜都沒有,所以在場的人除了何光耀,根本沒人知道裡頭是裝了什麼。棺材挖出後,很快的被送往火葬場──過去的技術做不到,但以現代的技術,不管是什麼樣的屍體都能燒得一乾二淨。

  貪鬼就這樣化做白灰,交給陳家處理。

  雖然處理掉了貪鬼,但此地是極陰之地的事實仍無法改變,若是有人再來這裡許願──誰能保證不會產生另一個貪鬼?

  人類的慾望,雖然能成為人類上進的動力,但也有可能使人類毀滅。

  潘欣和方子強在說明事情的經過後,被送到醫院進行身體檢查,除了血液,其他一切正常──兩人的血液都檢驗出從未發現過的神秘細胞,這件事讓檢驗室裡的人員忙成一團,正當要深入研究時,卻發現那些神秘細胞已經消失殆盡。雖然醫院以「要做更精密的檢查」為由重新取得血液樣本,但卻再也找不到那從未見過的神秘細胞。

  潘欣雙手的傷口裂開,重新縫合後又多住院幾天。

  方子強雖然不用住院,但卻幾乎二十四小時的待在醫院裡,照顧潘欣。

  這次的事件後,兩人的感情變得更加堅定──方子強甚至升起結婚的念頭,開始計畫兩人的未來。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在被何光耀問完話後,德啟回到家裡已經是九點多。飢腸轆轆的他已經有吃泡麵當晚餐的心理準備,但一進餐廳、一看到餐桌,馬上打消吃泡麵的念頭──一桌的飯菜擺在餐桌上。

  「真是的,你跑到哪裡去了!?」姍姍雙手插腰,左手拿著鍋鏟、右手拿著平底鍋,一副兇巴巴的模樣:「飯菜都涼了!」

  「這、這哪能怪我!」德啟接連倒退好幾步,深怕姍姍突然衝上前來用她擅長的平底鍋招式攻擊自己。「就被耀叔叫去問話……就發生一堆事情,問了一堆問題……唉呦,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啦!」

  不管怎麼想,就是想不出一個可以簡單明確說明狀況的方法。

  「然後呢?」

  「什、什、什麼然後啊!?」德啟突然有些後悔自己為了姍姍在外奔波──幫了她還要被她找碴,真的是好心沒好報!

  「你是不會說句『感謝珊珊大人的大恩大德,感謝妳幫我做晚飯孩等我一起吃飯』嗎?」姍姍一臉不滿的說道:「喂,我等你等到現在都還沒吃飯耶!」

  「我又沒叫妳等我!」面對姍姍的指責,德啟反駁:「而且,為了幫妳,我今天什麼都沒吃耶!」

  「你、你、你又沒幫我什麼!」聽德啟這麼一說,姍姍反而感到不好意思。

  她其實知道,自己的「病」會好的這麼快八成是德啟的緣故,也知道他會這麼晚回來也是因為自己,只是「謝謝你」三個字卻不知道為什麼的無法輕易說出。

  「什麼沒幫妳什麼啊!」德啟不滿的嚷道,但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姍姍解釋。

  「好咩好咩,有幫就有幫,這麼兇!」轉身放了平底鍋,,然後拿起桌上涼掉的飯菜:「你先去洗澡啦!全身臭死了!洗完澡就可以吃飯了!」

  「好啦!」沒好氣的說道,轉身走出餐廳,但沒有馬上去洗澡,反而先去客廳打電話。

  德啟打給阿嬌嬤,開始說起今天的事情,雖然阿嬌嬤完全沒有聽懂他在說什麼,但她確定──貪鬼已經重新被封印、自己的孫子完成了第一個課題。

  這次算是有驚無險的度過了,但是阿嬌嬤又開始頭疼──在這和平的年代,豈有這麼多課題能做?如果再不找些課題,那依據家規……

  德啟的晚餐就在和姍姍彼此間的吐嘈中度過。

  過了兩天,阿嬌嬤回家,這是另一個忙碌的開始。

  德啟連著兩、三天跟著阿嬌嬤四處走,去醫院探望潘欣和方子強、處理布朗、和校方談判、重新建起供奉鎮魔石的小祠堂和超渡被貪鬼抓住的倀鬼。

  被貪鬼抓住的倀鬼真的是難以計算,近百年來,貪鬼抓住的孤魂野鬼已經可以組一支軍隊,再加上封印解開後憑依在黃佳佳身上四處跑,還抓了其他地方的靈,連中元普渡都沒有這麼熱鬧。

  這是德啟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靈,也是第一次見到冥府的鬼差。

  被超渡的靈,當中包括黃佳佳。她面無血色、以淚洗面,嘴中盡是抱歉,在令人發毛又鼻酸的哭聲中,被牛頭馬面帶走──或許,她是可憐的犧牲者,但她也是可惡的加害者。

  對於注定的不到的東西,豈需強求?

  前往冥府報到的行列中,德啟見到他那位老學長,他馬上上前去:「學長,你也要離開了啊?」

  「超渡超渡,Yo!」耍著不三不四的嘻哈,老學長說道:「這次真的謝謝你,Yo!」

  「也沒什麼好謝的……」德啟搔搔頭:「因為幫你們超渡的人是奶奶,不是我啊!」

  「不,真的要謝謝你。」老學長收起嘻哈語調,說道:「我已經困在這裡很久了……如果不是你,可能還要再多在這間學校待一百年啊!你的恩情,我不會忘。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報答你。」

  「說什麼報答,我們是朋友啊!」德啟嘿嘿一笑。

  「真是可惜了,我其實想帶你去學校裡我最喜歡的地方。」老學長一臉惋惜的說道:「真的很謝謝你……能夠在最後的時間認識你,真的是太好了!」向德啟一笑,此時,馬面鬼差走到老學長身旁,喊了他的名字──他的時間到了。連忙一手握拳伸出:「如果有緣,我們再相會吧!」

  「嗯!」德起同樣的伸出他握拳的手,和他冰冷的拳眼相觸:「再見,學長!」

  見著笑著的老學長和一旁的牛頭漸漸消失,德啟莞爾一笑,這笑容藏著分離時的悲傷。

  因果到了,無論是人是鬼,都有相識的可能。

  緣分到了,彼此就有可能成為朋友、情人或是仇人。

  不要讓「貪婪」打亂了因果和緣分,順其自然就是最好的。

  在屏東多住了幾天,今天是開學後的第二個禮拜,潘欣已經放棄今年的實習,打算明年重新來過──現在的她,只要待在學校、掛著「實習老師」的稱謂,就會回憶起那令人不愉快的種種、死去的黃佳佳,所以決定休息,等調整好後重新再出發。

  德啟和姍姍得知消息後,在今天來替兩人送行,並送上小卡片──這是姍姍的主意。

  德啟的字寫的歪七扭八,完全襯托出旁邊姍姍的字跡,潘欣見了卡片真的是相當感動──相信這將成為她在「師途」上的最佳助力。

  「大哥,這是我奶奶要我去萬巒買的豬腳!」遞上騎了整天腳踏車跑到萬巒買的豬腳禮盒,德啟說道:「來屏東沒吃到就真的是太可惜了!」

  「呃……謝謝……」見到豬腳禮盒,方子強的額頭冒出冷汗來,回頭看向那兩大皮箱的行李,一面傷腦筋──光是潘欣的那兩箱行李就已經讓方子強感到苦惱,現在又加上陳家的心意……

  「老師,妳要保重喔!」姍姍依依不捨的向沒見過幾次面的潘欣說道:「歡迎再來我們這裡!」

  「欸,小弟……」忘了眼姍姍,方子強突然附上德啟的耳邊,悄聲說道:「有的時候啊,女朋友的口是心非你可要好好包容喔!因為那是在撒嬌。」拍拍一臉不知所以然的德啟的肩頭,方子強莞爾一笑:「這是我的經驗。」

  「女朋友?」德啟困惑的歪頭。

  「火車要進站了!」潘欣望了眼電子顯示器,輕巧的通過驗票閘,踏進月台──行李,當然是由方子強負責。

  方子強苦著臉,有些笨拙的通過驗票閘。

  火車進站了,二人組和情侶檔彼此揮手道別。

  方子強和潘欣踏上火車,突然,德啟明白方子強的意思,指著姍姍,朝著方子強叫道:「大哥,你該不會是指這個洗衣板吧!?我和她才……哇啊啊啊──!」話才說到一半,姍姍便狠狠的扳德啟的手指,讓他痛到叫出聲來。

  車門闔上了,火車漸漸的加速,離開月台。

  潘欣和方子強兩人見著這一幕,笑著,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

  「你說誰是洗衣板!?你這個廢柴道士!」

  「當然是妳啊……哇啊啊──!」



  今天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

  雖然已經十月了,但天氣依舊炎熱。

  這樣的環境,最適合講鬼故事。

  「輪到我了……吶吶,你們有聽說嗎?」

  悶熱的帳篷裡,五、六個參加營隊的大學生圍成一圈,只靠一支手電筒照明,大家的臉上都是既期待又害怕的表情,額頭上,不知道是熱出來的汗還是冷汗。

  其中一個人一臉神祕兮兮的說道:「上個月,南部有間國中有個女老師自殺的事情。」

  「啊啊,有聽說過!」馬上有幾個人點頭附和,接著有人問道:「那不是一般的自殺案件嗎?」

  「當然不是!如果是的話我哪敢拿出來講?我聽說是這樣的……」主導權再次回到提起話題的人手上,他刻意壓低聲音:「那個女老師,是因為感情問題才自殺的!因為被劈腿,所以才想不開!」

  人群中馬上出現咒罵劈腿男的言論,說故事的連忙要那些人閉嘴。

  「知道被劈腿後,那個女老師就從學校頂樓跳下去了……死狀悽慘,整張臉都撞爛了!」

  霎時,現場靜得連根針落在地上都聽的見。

  「然、然後呢?」不知道是誰,打破沉默。

  「聽說……那個女老師全身的血都流乾,把整個地面染成一片紅通通的……就像是在泣訴自己的遭遇……然後啊,她就一直在她跳樓的那棟校舍裡徘徊,要找那個男人報仇……」

  聽說,永遠都不知道是誰說的。

  傳說,永遠參雜著部份真實、隱藏部分真相。

  故事,永遠不知道是從哪裡開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