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第三方勢力

本章節 2598 字
更新于: 2018-11-15
藤雅皺了皺眉,從溫暖的火爐邊爬了起來,手掌壓在草蓆上,發出細微的聲響。
「…怎麼了……?」動也沒動,本來躺在另一頭烤火的青年連眼睛都沒張,只是發出睡意濃濃的問聲。
「有人在追查我的帳號訊息。」藤雅低聲道,雙眼投向廢棄神社下,夜中的燈籠恍若星河流淌,並且在《惡魔城》的設定之下,透露一抹妖異。
月下有一道黑影掠過,被稱為死神的墓坑鳥在盤旋,翅翼劃破了夜空,幽幽青火一閃而過。
「也差不多了吧……」百足還是連動都懶得動,閉著眼睛開口:「那個小警官肯定會報告說,你在這裡的機會很大啊。」
「如果是警方的追查,我會繼續睡的。」藤雅冷冷道。
「哎?」猛然張眼,百足抬起頭,隔著火爐望向藤雅:「不是公安在查?」
背後傳來掙扎著爬起身的聲音,藤雅並未轉頭,只是慢慢瞇起了眼睛,凝視著從視野中一條條跳出的信息。

那些東西在常人眼裡近乎亂碼,但對於他來說如同母語般熟悉——是混雜在程式碼之中,由他親自設計的警告文字,就像是偽裝成門鎖的警報器一樣,一旦外人觸碰,必然是不安好心。
而他便是依靠如此簡單的陷阱,迎接任何膽敢觸碰《惡魔城》內臟之人。
「是誰呢……」喃喃,藤雅的聲音飄散在晚風中:「嗯,都是不明呀……?」
「你已經在反向追蹤了嗎?」站起身,百足走向他,站定在他的身後,臉上的表情、以及聲音都是平板的。
宛如機械。
藤雅瞥了他一眼,他知道這樣的他。
那是完全調轉了思考模式,直接封鎖了感情的狀態。
換言之,現在的百足做起事來,會以理性為判定依據,與以往只管開心就好的傻逼全然不同。

「雙軌思考」——這樣的案例在人類之中,並不算特別罕見,雖然與雙重人格類似,但差異在於這只是思考方式的轉變、而非意識的切換。
在外人的眼中儘管就和變了個人沒兩樣,但是本人是很清楚自己現在在做些什麼的,並且有理有據。
儘管在現代充斥著心理測定與治療的社會上,這類人已經越來越少,然而顯然百足是個特例,即使在藤雅的眼中也是如此——十足的怪物,基於這個人擁有的其他特質。

「沒有,我還沒能反追。」回應了他的問題,藤雅簡短的說明了一下:「遊戲軟體不會有追蹤駭客的功能。我得下線,你能幫我爭取時間嗎?」
「具體怎麼做?」應得明白,百足問:「我對這種東西不熟。」
「……。」藤雅沉默了一下,迅速查看繼續在眼中跳出的訊息,接著開口:「現在的狀況,有四人一組的使用者直接進入了《燈籠村》,身上裝備的程式是銀色間諜那個外掛,他們是誘餌。」
「我明白了。」簡單地說道,而後百足腳步一轉,就此從房內消失。
而,只再望了一眼燈籠村的夜色,藤雅的身影也閃動了一下,剎那之間散去。
神社之內,火爐發出輕輕的劈啪聲,開始黯淡。

閉眼之後,再次張眼,藤雅回到了沉浸艙中的桌面。
應該說是「桌面空間」,這兒是一個純白色的房間,四面牆、地板、天花板,他沒什麼時間做裝飾。
他的桌面空間極其乾淨,裡頭只掛著一枚《惡魔城》的遊戲圖標。
藤雅正站在這圖標前,有如在美術館欣賞畫作的參觀者一樣,慢悠悠的轉身,看向空白的另一端。
然而,心念轉動的那刻,一道黑水乍然出現在房間中央,在半空中翻騰著,並且在剎那鋪天蓋地的襲捲了整個房間。
站在原地,藤雅看著白色瞬間被黑色吞噬,並無一點詫異,而是在黑色一完全籠罩了空間的同時,微微舉起雙手,彷彿指揮家聚精會神,呼出一口氣後……抬起!
數百、數千道青綠字碼從地面竄出,飛快的掠過藤雅身旁,猶如驚醒的飛鳥般衝進這房間,卻又整齊劃一,螢光色的字型被黑色襯得格外清楚,將自身承載的所有資訊都展現在藤雅眼前。
——這是《惡魔城》的實體。作為一款遊戲,無數的文字與程式碼,這就是構成它血肉的一切要素。
站在這黑與螢光的風暴中,藤雅冷靜的看著一切,並且舉起了雙手,開始控制。
手指精準的指揮著,無數字幕在瞬間被撥開,彷彿簾子被不斷推開、分類、堆積,露出後頭更多的訊息。

——首先,有人大膽的入侵了他的遊戲,並且連他的帳號也在進行追蹤。
於是,他回到了這兒,如同退出了被病菌入侵的身體,以旁觀者的角度進行搜尋。
接著,該做的事情很簡單。
「……嗯。」發出了輕輕的笑聲,藤雅在這黑暗之中瞇起了雙眼,細長的暗綠的眼眸中,倒映出了一道螢光的綠。
惡意開始蔓延。
「就讓我看看,你是誰吧……」

暗紅的燈籠隨風搖動,光暈在夜色中。
燈籠村中笛聲嘹亮,藝伎舞翩翩,小橋流水遊廓潺潺。
而遊廓外的村中道路上,有四個人正並肩而行,時不時發出怪叫和居民們聽不懂的詞,身穿的也是從未見過的奇怪服飾,大多數人都選擇從他們身旁快速走過,不多牽扯。
「唔啊,這裡就是明天開放的新地圖啊。」眼神不斷的掃來望去,穿著白T恤的男子左右張望著,讚嘆道:「氣氛真好。」
「怎麼說呢,雖然這遊戲的玩法就是個垃圾,但是畫面是真的不賴。」手扠口袋,他身邊的另個傢伙梳個顆油頭、穿著西裝,大大外八的走路姿勢卻讓他看起來不過像個路邊的混混:「不能氪金的算是什麼遊戲啊。」
「嘿,不就擺明瞧不起我們這種大佬嘛!」第三個人大笑了聲,隨即不屑的向旁呸了一口:「誰會跟錢過不去啊,設計師居然不讓儲值,不能氪金的遊戲就是垃圾沒毛病。」
「所以我們把錢投資到外掛上了啊!」「反正銀色間諜他們又抓不完,大不了再買一個號,藤雅那個白痴!」另外兩人發出了哈哈的鬨笑聲,在寧靜的村落中分外刺耳。
第四個人只是靜靜的,走在了路的邊緣。

他不受身旁那三人的影響,儘管心中的反駁正輕聲的呢喃,但他並不打算與之說明。
很久之前,有句話說得不錯:不要和傻逼說道理,因為他們會強行把你拉成和他們一樣智商,並且用做傻逼多年的經驗駁倒你。
所以那個男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走著,將自己眼中彈出的訊息、連同燈籠村的美景盡收眼底。

……藤雅已經開始反向追蹤來了。
並且,開始調動反外掛系統,準備直接進行線上修復。
而且……開始追蹤他的個人訊息了。

這男人看得很清楚,因為自己所設下的陷阱,正一個接一個的被觸發。
這是他所準備給他的難題,為了從這個天才設計師——又或是「本世代最危險的罪犯」腦中,剝取出自己需要的那些事物。
為此,他付出了許多心力,包括開發了「銀色間諜」外掛,讓身旁這種膚淺的人成為傀儡,逐一試驗、突破《惡魔城》的漏洞。

如今,他知道藤雅正受到公安局有史以來最嚴厲的追緝,他已經無法全力與自己對抗。
所以是時候了。
「沒有能力的人,」張開了口,男人嘶啞的笑聲飄在風中:「是保不住他的榮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