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心理測定

本章節 2300 字
更新于: 2018-11-15
「我提醒你一句,」電話那頭,文凌燕的聲音依然冷靜如昔,與當年毫無差異。
「即使你現在很失落,也得假裝跟以前一樣堅強,你明白的吧?」她說。
江玄躺在床上,聽著掛在耳後的機子將聲音傳導進耳骨中,沒有回應。
「這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文凌燕的話自耳骨連接鼓膜傳來,有如直接在他的腦中說話:「藤雅放過你的原因,若是按照心理側寫推斷的話,,是因為你能『玩』。」
「若是你失去了對他的娛樂性,」分析得冷酷,她沒有一絲保留:「毫無疑問,你會被殺的。」
「……我知道。」江玄說,低垂著頭,低聲應道。
「那麼,你對於騙過他的本領,有把握嗎?」文凌燕繼續問道。
「沒有。」輕輕搖頭,江玄實話以對,說得無力:「我能看穿他,那麼他也能拆穿我吧。」

「……而且你現在還處於跑不了的狀態……」老師的低喃自對面傳來,接著江玄聽見了指尖敲打桌面的輕響:「你上次測量心理狀態的時候,是什麼結果?」
他頓了一下:「……完善。」
「這次呢?」文凌燕問道。
江玄轉過頭,看向在病床邊靜靜擺放的儀器。
或大或小、立於地面或是置於桌面,全都是二十四小時監視著自己身體狀況的。
而其中有一台,彷彿是老式收音機般的儀器,就擺在桌子邊緣。
那東西的外型很簡潔,就是一個方塊上面有條顯示屏,方塊上頭再拉出一條天線;與之相對的有一枚小小的發信器,如今正被用醫用膠帶貼在江玄胸前,隨著呼吸一同起伏。
這是心理測定儀。

人類的心理狀態會影響生理表現,這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是相當廣泛並為人所知的概念。
而在如今的時代,憑藉越加發達且精細的測定方式,以科技剖析人心的手法也已經成熟,相應推動了法規的修正——心理測定為「完善」者,才能成為這個社會的公民。
其餘的,「浮動」者必須一週接受一次測定,並且受到公安局附屬機關的追蹤,直到測定結果改變為止;這群人多是叛逆期的青少年、考試臨近的學生及年底的上班族群,屬於社會大眾還能包容的人群。
「待觀察」者則是必須每日進行測定,受到公安局的直接監控,並且禁止任何包括食用重口味食品等刺激性活動;他們是遭到社會所警戒與疏遠的,畢竟這群人有相當大的機率會轉變成「病殘」者——也就是潛在罪犯。
而「病殘」者,視之為犯罪未遂者,發現之後便即刻實行逮捕及關押。

若是數值只是剛剛過線,那麼負責機關還有可能為他們安排心理治療等恢復手段,但若是像藤雅、或是當初江玄在遊戲中遇到扮演Boss的那種人……他們的一生,必然是在監管所內結束。
對於如此結果,社會是接受的,為了保障自身的安全與「完善」——

江玄看著那台儀器,細長的天線正靜靜的映著天花板的燈光。
顯示屏上,指針座落的位置,是靠前的。
「完善。」他這麼告訴文凌燕。
「明白了。」老師的聲音也平靜傳來:「或許你只是因為身體狀況不佳,感到鬱悶的胡思亂想。」
「……。」江玄皺起眉。
在他聽來,這個說法相當的敷衍。
「醫生大概會這麼說,你應該有考慮過這個可能性。」文凌燕繼續說道,她知道自己的斷句會讓江玄有幾秒誤會自己的態度,然而她並不在意。
眼下她所關注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但你的測定結果既然是『完善』,那我就不需要出手干預你的任何決定。」她說,提出相當直白的回應:「你明白自己現在的情緒不佳,也明白原因,那麼,你要我做什麼?」

「……請等一下,什麼意思?」江玄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文凌燕會是問這個、而不是叫他去做心理疏導。
「你因為自認查案不利而情緒低落,在向我報告進展時同時報告自己狀態不佳,不是嗎。」簡單兩句說明了整個過程,文凌燕有耐心並幹練地說明:「現在能確認的是,你的心理數值仍在完善範圍,即使有下降也還不到危險的地步。」
「在這個前提之下,要做的事情很明確。」她再次輕輕敲響桌面,噠噠聲迴盪在江玄腦中:「在保持完善數值的前提下,繼續進行線索的調查。」
「……是這樣嗎……」江玄的聲音依然是緩慢的,能聽出一股遲疑。
他以為,文凌燕會說出其他的話。安慰什麼的他並不指望,但結論是繼續調查的話……彷彿她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低落。
在極少的時候,江玄會感覺,文凌燕太過無情。

「以理論上來說,現在的話是做些能讓你安心的事情比較好。」淡淡的,她說:「所以我問了,你要我做什麼?」
「例如,對你那兩位線人進行保護?」說得如同日常業務般,文凌燕提出建議:「他們可能受到的威脅,也是讓你不安的原因之一吧?」
「……是。」不得不承認,江玄低聲道,卻也隨即補充:「但是,我認為這樣反而會吸引藤雅的注意力,讓他們更危險。」
「所以你不打算提前部署保護措施。」理解的應道,文凌燕也沒有多說什麼:「不過,主要讓你低落的事情,是在那個遊戲中才能處理的吧?」
「那樣的話,我幫不了太多。」對於自己的弱項毫無掩飾,她直指事實:「自助吧。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要報告,我們就談到這裡。」
「……沒有了。」江玄低低應道。
喀嚓一聲,耳機裡再也沒有聲音傳來。

江玄向後躺下。
抬起頭,他仰望著白色天花板,上頭的燈光正慢慢暈著白圈。
「太糟糕了……」慢慢的呼出一口氣,他偏頭,看著心理測定儀,上頭的指針此時正輕輕的貼在了「完善」與「浮動」的界線。
這是他剛才沒有對文凌燕說的。
也許說出口,會有什麼不同嗎……?

江玄疲憊的抬起一隻手,按上臉龐,遮住了上頭傾瀉的白光,太過刺眼。
靜靜的呼吸,然後閉上雙眼。
如果現在睡著,再度醒來時,會不會有所好轉?
他想著,也許真的如同文凌燕最開始的說法,他只是累了,只是受傷。
因為受挫而沮喪,他的性格並非如此脆弱才對。

「……等等。」
江玄忽然張大眼,一道想法突然竄過他腦中。
「那個傢伙,」按在臉上的手掌猛的加重了力道,江玄愕然的繼續思考:「又擺了我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