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懷疑的人

本章節 2429 字
更新于: 2018-11-14
儘管當時並不知道,然而那天與老獵人一同出現的年輕男子,就是藤雅。
沒人知道他們是怎麼湊在一起的,但是藤雅之所以出現在那兒,並且還能與老獵人平等的相處,毫無疑問……他必然知道些什麼,甚至是主導者。
藤雅善於操縱人心。
當公安局在數次駭人案件背後逐漸摸索出輪廓,並且察覺到其中竟然有所聯繫時,也不得不震驚於這個人的狡詐與細膩。
而《獵人》一案,只不過是開端。
「……你的城市流傳的說法,」心底依然是震撼的,江玄還是壓抑著,試圖平穩的向因泰倫詢問:「有說,為什麼那個獵人要殺人嗎?」
白西裝保鏢的眼睛轉了轉,稍作回想,便點了頭:「好像跟盜獵有關,說是把盜獵者和他全家都殺了。」
「啊?」江玄頓了一下,沒有想到只是這種原因。
「我也覺得有點牽強。」因泰倫聳聳肩,笑著攤手:「畢竟是都市傳說,動機什麼的不太重要嘛,可怕就行吧?」

並不是這樣。
江玄皺起眉,轉過身走向童心未眠他們。
腳步踩在淡紫色的草原上,發出輕聲的窸窣。
他抬起雙眼,直視前方,穿著黑色洋裝的女孩正吃著水果蛋糕,身旁是一位看似優雅的英倫紳士正拿起茶杯輕啜。
童心未眠和白暮看見他們往這兒走來,也都投來了目光,紳士招了招手:「辛苦了,來休息一下吧,順便開個檢討會?」
「我有事情,得先下了。」江玄簡扼的回答,將手向後伸,抓住了正在笑著跟童心未眠打招呼的因泰倫:「他會跟你們談,之後再告訴我結果。」
「啊。」臉上的錯愕只出現一瞬,因泰倫便立刻點了點頭,拿出了那驚人的職業態度與水準:「明白了,請交給我。」
「……。」童心未眠看著他在白暮的邀請下坐到了桌邊,輕輕的嘆了口氣,看著江玄:「抽到他,是你的福氣。」
「我也這麼覺得。」江玄發自心底同意,並且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你們兩位,特別是童心未眠小姐。」突然改變的語氣令童心未眠眨了眨眼,即使是兩個正開始談話的男人也詫異地抬頭,看向江玄。
「等一下我會將自己的聯絡方式用好友訊息傳給你們。」平穩說道,江玄的臉上依然帶著早已無法抹除的笑容,然而那雙深色眼瞳中,卻異常凌厲。
「怎麼了嗎?」白暮看著他的神情,終於也第一次皺起了眉頭:「發生什麼事情?」
「等一下請童心未眠解釋給你聽。」江玄注視著那兩人,特別是童心未眠:「那個號碼會直接連到我負責的專線上,如果有再想起來什麼事情,或是……」
他頓了一秒,才再開口。
他用平靜的敘述,就像一名警官會做的:「……或是『他』做了什麼事情,請聯絡我。」
「他?」白暮仍然一臉茫然,交互看著江玄與童心未眠:「你們在說什麼?」
「我明白了。」淡淡應道,童心未眠抬眼望著他,露出了一個微笑:「謝謝你的提醒。」
「……。」江玄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這似乎是他第一次看到童心未眠露出這樣的笑容。
並非是假裝成女孩,而是真正成熟的女人氣質,並且穩重可靠。
……有點像老師……
他眨了眨眼,將頭腦裡的念頭推開,俐落的一點頭:「應該的,妳提供的情報非常珍貴。」
「那麼,請保重。」轉過身,江玄喚出列表,準備離開遊戲:「明天見。」
「當然。」童心未眠簡單的應道。

離開遊戲前,他還是先回到了自己的空間一趟,將聯絡方式各自傳到了童心未眠與白暮那兒。
「……。」眺望著眼前景象,一望無際的暗紫色,以及深沉的夜空,江玄倒是感到了一絲安閒,可能和話多的因泰倫不在這裡有關。
不過,現在並不太能多待,畢竟自己有不少事情要報告給文凌燕知道。
江玄掃視了周圍一圈,確認了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偷偷被藤雅放進來、或是沒有未讀的消息之類的;儘管是有封官方公告沒錯,然而他並不打算現在就打開來看。
反正就是遊戲更新那些事情吧。
抬起手,他這次喚出了選單,立刻退出了《惡魔城》。

「嗡……」醫用沉浸艙的艙門滑開來。
伴隨著白色燈光照進艙裡,醫院特有的氣味也再次喚起江玄身在現實世界的感覺,他被燈光照得瞇起眼睛,晃了幾秒才適應。
然後,慢慢的扶著兩旁的艙頂,將自己的身子給撐了起來。
突然,一陣輕微的拉扯從頸邊傳來,江玄頓了一下,才連忙將動作放得更輕——脖子上那道巨大的傷口,仍在相當脆弱的狀態,若是一不小心扯開了,那他怕是又得進急診室了。
雖然上次進的時候他完全沒有意識就是了……
「……。」江玄慢慢靠上斜立的病床,抬起手,按了按額頭,然後看向病房牆上顯示的時間。
下午四點半。
他與童心未眠他們的練習僅僅用不到一個小時,拜遊戲內體感時間所賜,本應接近大半天的戰鬥,實際上並不是那麼的耗時。
「不太習慣。」喃喃道,江玄抬起眼睛,望向病房的底端,那兒的窗簾雖拉上,仍有金色的午後陽光自縫隙間流瀉進來,在地上落下斑駁光影。
……距離藤雅逃獄,這是第四天。
現在收集到的線索僅有兩條,並且都還不算真正解開。
「放過女王的原因……還有,」低聲呢喃,江玄垂下雙眼,讓自己沙啞的嗓音從喉嚨裡發出:「刻意把案件『記錄』在遊戲裡……」

第一條是在《盜賊都市》中獲得的,那個男人殘酷且飽含惡意,卻輕易放過能折磨的目標,為什麼?
藤雅說是因為人性,反正江玄不信。

第二條則是在剛才,《第23號訓練場》中獲得的,不僅將整個案發現場進行了還原、甚至將這個故事給放進了遊戲中,以都市傳說的形式存在著,由因泰倫的口中傳達給他。
只是巧合?或只是因為需要一個靈感?

『因為我做過的事情有點多,所以實在推測不出你是負責哪一樁……』
江玄想起來,藤雅曾在知情者模式中說過的話。

「啊……歪了。」突然醒悟,他皺起眉,喃喃。
這個線索並不是給他的。
——而是給想追查《獵人》案件的人的,如果真有人要查的話。
江玄垂著頭,感受到側頸的紗布與皮膚之下,自己的血液正鼓動著,流淌在被縫紉起的血管,穿梭在肌肉之中。

結果到現在,自己其實只找到一條線索嗎?
慢慢眨了一下眼睛,江玄望著蓋在雙腿上的薄被,蹙起眉。
並沒有蘊含一絲怒氣、一絲兇狠,皺起的眉間已經沒有任何曾經的凌厲果斷。
茫然與疲憊從頸邊的傷口悄悄爬了進來,游走在江玄的體內,擴散開來猶如毒氣。

他開始懷疑,自己從未與藤雅對等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