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鷹低鳴之時.四

本章節 1502 字
更新于: 2018-10-28
金庫沉而厚重的門是巨大的,足以讓阿緹兒不必彎身便踏了進去。
裡頭的空間也同樣寬敞,可以被稱為房間一樣,然而這是完全由六面金屬禁錮而成的房間,即便是空氣也無法在此流通,而已經足夠冰冷的白光在此處反射彼此,更加煞白無情。
在看清楚之前,阿緹兒就已經知道會看到什麼,但是當那東西落入眼中,他不能移開目光。

儘管在騎著重機飛馳的時候,他就已經告訴過小女孩可以抬頭了,但或許是車速太快、也或許是不能從剛剛聽見的殺戮中和緩下來,她沒有抬頭,只是抱緊了那疊畫紙,緊依在阿緹兒的胸前靜靜發著抖。
直到在前頭的因泰倫一個急煞車,拐進一間診所似的建築陰影旁,兩人飛快的翻身下車,阿緹兒將女孩連著他用自己外衣臨時充當的「安全帶」一同抱了起來,閃進診所側面的暗門中,這場瘋狂的逃亡才宣告結束。
「……這裡就是這次的藏匿點麼。」阿緹兒環視四週,暗門連接的地方是診所的小倉庫,堆了不少奇怪的器材與掛在架上的蒙塵醫師袍,點頭:「從外頭看不出來。」
「這裡……好暗。」小女孩從他的肩上抬起臉,有些害怕的看著倉庫內的東西:「我不喜歡這裡。」
「等一下我們就會去亮的地方囉。」聲音裡再次添上了笑意,因泰倫倒沒有伸出沾滿鮮血而有些粘膩的手掌,只是愉快的走向倉庫一角,掏出手機,按照指示打開了通向後方房間的密碼鎖:「放心吧,我們會保護妳的,小公主。」

對於此次的護衛任務,那位大人表示滿意,無論是阿緹兒或是因泰倫都為此而感到心滿意足——那人有著這樣的魅力,若被請託了便無法拒絕、若被肯定了便滿心歡喜。
這人具備讓人心動,並且心悅誠服的魅力,他也善用著這份天賦,將前所未有的和平帶來了盜賊都市。
——整合街頭幫派,例如因泰倫般小而精銳的組織,便會協調交涉,納入自己的勢力之中。
——建構犯罪者的規則,只要私人財產不受侵犯,其他人的犯罪事情一律可以無視。
——清掃罪大惡極之人,通過暴力與殺意,將會破壞平衡的罪犯直接抹除於城市之中,維護多數人的安寧。
「合理的暴力」——秉持著如此的口號,這個組織、這個人在一年之內,將勢力滲透了整個盜賊都市,猶如古樹的巨根抓緊一切,將人們聚攏在一起,在或明或暗的規則中,和平的犯罪。
那個人,沒有透露過本名,而盜賊都市的居民們,在察覺生活真切的改善了之後,也懷抱著喜愛及尊敬之心,將那人敬稱為「惡人之王」。
而在那整合的一年之中,阿緹兒與因泰倫的任務也不曾改變,在槍彈間護衛那女孩——那是惡人之王最脆弱的一點,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因此,那些試圖反抗之人往往會拼了命的調查出她究竟被藏匿於何處,而後蜂擁而至,試圖劫持到這個嬌小純真的人質。
然而,結局只會有一種,狼牙或鷹爪會撕裂那些妄圖觸碰的人,因泰倫與阿緹兒守護著他們的公主,一如最初所許下的承諾。
而小女孩似乎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純真的孩子想不到幫派的黑暗世界,只是單純的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不太安全,所以必須三不五時的撤退——可是那兩個人,一定會在自己身旁。
雖然每次,都會蒙上她的眼。
雖然每次,都會聽見恐怖的嚎叫。
雖然每次,都會聽見阿緹兒叔叔對因泰倫哥哥發火。
但他們一定會在自己身旁,陪自己歡笑。
雖然之前她告訴因泰倫哥哥,他比較喜歡給阿緹兒叔叔抱的時候,他在原地愣了很久。

——但那是好的回憶。
阿緹兒靜靜的望著眼前,金庫內的溫度很低,但那並不是使他血液凍結般冰冷的原因。
白色的光照在金庫裡,填滿每一道縫隙,並且照亮金庫中央的一張長桌。
這張長桌也是冰冷的鋼鐵,週圍散亂著數十塊無以名狀的機械零件,彷彿這裡剛剛舉辦了一場發明大會。
長桌上端正的放著一顆頭顱,他的神情寧靜,在自己被解體的時刻,也沒有顯露一絲恐懼。
因泰倫靜靜的,被放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