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鷹低鳴之時.三

本章節 2216 字
更新于: 2018-10-28
走廊、樓道、下樓、下樓、下樓、下樓,在這種情況下搭乘電梯絕對是最愚笨的做法,兩個青年從未有過如此打算,而是以因泰倫為首,直接採取最粗暴的做法,一路打通到底。
——可以說,若只有因泰倫一人,或許真的能直接剿滅所有入侵的敵人。
「……。」阿緹兒抱緊懷中的女孩,迅速的踏過他所開的道路,緊隨在他背後。
這個人的過往,他是聽說過的,因泰倫在十八歲——在極為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成立了屬於自己的組織,以追捕遭到幫派份子懸賞的人物為主要活動,極大程度地為這座都市帶來安定,他那「遊獵之狼」的名聲也是在這時期收穫的。
直到三年前,由自己的頂頭上司親自進行了交涉,不知道以什麼樣的代價、又或是什麼樣的願景為報酬,讓因泰倫願意率領手下們全數併入,為這組織貢獻力量。
儘管對詳細的情形並不清楚,但是當阿緹兒知道自己這次護衛任務的搭檔是他時,確實感到一陣驚喜。
當然,他也沒想過,原來聲名狼藉的因泰倫,竟然是個優雅的厚臉皮兼畫渣。
一道黑影突然從樓梯轉角衝出,手持G34V衝鋒槍的男人咆哮著,直接對阿緹兒與小女孩開火,卻只聽見一聲尖銳的金屬撕扯聲,自己的槍管竟被捅穿了,兩只牙型的鋼錐戳進裡頭,瞬的一撕就扯開整把槍枝,反手直接甩飛出去。
而後,他的喉頭發出喀啦一聲,噴出血液。
「繼續走!」冷靜的壓了下西裝領口,因泰倫沒有回頭,在解決這個突襲者之後便再次跑了起來,豹子似的向樓下衝去。
阿緹兒沒有發出聲音,只是用手掌撫在小女孩的後腦,將她的臉輕卻不容反抗的壓在自己肩上,迅速跟在他背後。
一路上,遊獵之狼完全都護在他們的身旁,猶如真正的獵犬般形影不離而致命;直到終於踏上第一層樓,在阿緹兒眼前晃動的西裝已經不再是乾淨俐落的白色,而是濕冷而深沉的暗紅。
衝進大樓外的停車場,因泰倫拽過一台重型機車,連鑰匙孔都沒試著碰一下,直接重重的一腳踹了上去。
引擎轟隆一聲,響起了被點燃的咆哮。
阿緹兒有些訝異,這原本是只有街頭痞子才會用的粗暴手段,以一名有頭有臉的幫派成員來說,這是會遭到不屑的行為。
但他卻毫不猶豫的拿出自己並不光采的那面,直接令阿緹兒感到違和。
因泰倫的臉皮挺厚,他已經見識過了,但那都只是與人交際時開的玩笑,就像是個小丑紳士,有趣、讓人有些不爽,還帶了一點優雅。
總之,不會是像現在,像個路邊的小混混般的踹到機車引擎發動為止。
阿緹兒很清楚自己現在正在跑路,根本沒有時間介懷這種事情,但是同事性格上的變化,對他來說已經足夠明顯。
而印證此事的,是一把消防斧——突然從天而降,砍向因泰倫的頭顱!
「上面,躲開!」大喝出聲,阿緹兒伸出手迅速拖開他,卻見因泰倫一個猛回頭,兩只狼牙直接撕了過來!
消防斧鏘然砍入停車場的地面,厚刃深深嵌進柏油中。
時間在這一刻停格。

「喀噠……」腳步聲第一次在地下金庫中響起,經由冰冷的空氣迴盪,迴盪。
阿緹兒停了下來,站在一座暗銀色的金庫前,霧面的防盜門半掩,映不出他滄桑的面容,只映得出禿鷹般一身的黑暗色調。
前往此處的路途猶如地獄,阿緹兒面無表情的都走了過來,門之下卻沒有一滴鮮血,乾淨如新,彷彿殺戮從未到達此處。
令他終於微微的皺起眉。
而這一皺,便是心中的情緒終於壓抑不住的前兆。

「……。」他瞪著眼前,幾乎要發火。臉頰上,一道血痕正慢慢的滑了下來,被狼牙切開的痛楚灼熱,甚至疼得有些麻。
而他要發火的原因,是因為那隻手掌直接穿過了阿緹兒的頭顱旁,擦過仍將臉埋在他肩上的、小女孩的耳邊!
背後傳來溼黏的喀嚓聲,阿緹兒知道是從背後突襲的人被狼牙給釘穿了雙眼,但是眼前這人怎麼能從她——
與阿緹兒的目光對上,因泰倫的雙眼毫無顧忌,並且連眨也不眨,直勾勾的看了回來。
那雙暗藍的眼裡有血色,是在剛才從未停歇的殺敵間濺上的吧;它將因泰倫的眼裡抹上了一層怪紅,無所畏懼、只死死地盯住他要殺的人,即使對方已經被狼牙給捅進了大腦,彷彿眼裡再也沒有其他。
這是他第一次見識到遊獵之狼殺紅了眼之後,究竟會露出什麼樣的面容——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哪怕是用最下流的手段、哪怕差點撕掉自己搭檔的臉皮,只要能護送那女孩離開,這個人已經什麼都做得出來了。
阿緹兒瞪著那雙染血的眼睛,咬著牙,低吼:「收手。」
「……。」眼珠轉動了一下,因泰倫將瞳孔對向他。
「我說收手。」再次重申,他壓抑著被點燃的怒氣,低嘶:「你會傷到她的!」
「……!」突然眨了一下眼,因泰倫的表情變了;只見他深吸了口氣,向後退了一步,低下頭。
再次抬頭,他的目光立刻落在阿緹兒被割裂的臉龐,「抱歉。」他說,語句之間沒有任何遲疑:「但是不能再拖了,在他們的援軍到之前,我們現在就得走。」
「我知道。」阿緹兒說,他並不非常在意受了傷的事情,而是因泰倫幾乎要將他們的保護對象給捲進來才是他真正感到憤怒的。
將任務交付給他們的那位大人,極為重要,也值得最高的敬重,他不希望讓這囑託有任何一點差錯。
「你用這台。」斜身,因泰倫讓出自己剛剛發動的重機,臉上的表情有些微妙,或許是當作一種歉意的表現。
阿緹兒也沒推託,一手抱著女孩便跨上機車,回頭喚道:「走了?」
「給我三秒。」抬起頭,因泰倫瞇著眼睛,朝大樓上張望,目光停留在二樓被打破了的玻璃窗。
阿緹兒還沒來得及開口催促,就見他從食指拔下一枚狼牙,用拇指與中指挾住之後、猛力彈出。
已經被開了個大洞的玻璃窗又從角落被貫穿一個洞,剎那間阿緹兒似乎聽見模糊的慘叫。
而因泰倫冷冷的瞥了地上的消防斧一眼,轉身又一腳踹上另一台重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