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鷹低鳴之時.二

本章節 2443 字
更新于: 2018-10-28
那一天,最讓阿緹兒感到震憾的,不是被暱稱為小公主的幫派千金,也不是因泰倫前所未見的強悍,而是他那如同被詛咒的繪畫技能。
「因泰倫哥哥怎麼了?」當他在白色的圓桌邊坐下,嬌小的女孩擔心的問道,抬頭望著他,張著橙色的雙眼:「他看起來很傷心的樣子……」
「……嗯。」謹慎的點頭,阿緹兒在小小的圓凳上頭坐下,望了一眼桌面,有些遲疑:「他沒事的。」
不過,當他看見桌上散亂的兩堆紙張,也立即明白了——因為這兩堆作品,除了用色不同以外,根本看不出程度的差別。
因泰倫塞給他的是一枝綠色的畫筆,而看看桌上綠色的圖畫……與其說是磕慘,阿緹兒更願意形容它們是海參與竹節蟲的合體。
相比之下,小女孩儘管沾得手指都是粉藍的顏色,畫在紙上的倒還成個人形。
「嗯……沒事就好。」認真的點點頭,小女孩安靜了幾秒,一下子又抬起臉蛋,興奮的看著他:「那你看我畫的,阿緹兒叔叔!」
「叔……」阿緹兒愣了一下:「我跟因泰倫一樣年紀。」
「可是你看起來比較老。」小女孩誠實的說,沒有注意到阿緹兒又愣了一下,期待的舉起自己剛剛完成的大作,展示給他看:「叔叔你看,它有大炮,而且還可以噴岩漿喔,厲不厲害?」
「……嗯,很厲害。」
「還有電磁炮,而且它有六隻腳,所以——」

地下金庫的照明是白色的,冷冷的光充斥整個空間,將巨大的金庫、間隔不同客戶的鋼柵,以及放置在正中央,用於點清鈔票的鐵桌都照得極其明亮,不帶一點溫度。
而浸染著這金庫中的是已經乾涸的血色,並不像低級恐怖片一樣將血漿鋪滿了地面,而是隨著一雙小小腳印的遊走,在腳印旁、在白牆上綻開一朵朵紅花,猶如地獄的花園,艷麗逼人,腥味撲鼻。
阿緹兒慢慢前行,走向最深處的金庫。
在這花園之中,有人類的骸骨,亦有機械的軀體,混雜在一起,他們與彼此極為相似,被殘暴的撕碎後彷彿再也沒有區別。

兒童房的門板被有點野蠻的打開,開門的那個人像是到最後一刻才想起來不能太暴力一樣,勉強沒把門給弄壞,只是讓它迸裂了一道細細的裂縫。
阿緹兒和小女孩同時抬頭,看見因泰倫正大步走了進來,也順手關上了門。
「……。」阿緹兒立即移動了身子,恰好的遮擋住了小女孩的目光,掩住因泰倫被染色的西裝,以及從兩隻手掌上不斷流淌的鮮血,它們滴落在白色的地墊上,濺出點點腥紅。
「怎麼了?」阿緹兒問。
「該撤了,我這裡收到指令。」笑了笑,他的同事彷彿完全不受剛才的殺戮活動影響,笑得悠哉自在,還抬手整了整白色西裝的袖口:「老大讓我們帶她到W4區安置,立刻行動。」
「明白了。」沉聲應道,阿緹兒準備起身,眼角卻瞥見正試圖從自己身旁探出腦袋、想去和因泰倫展示圖畫的小女孩。
「能讓她見血嗎?」皺起眉,他問。
「啊?」茫了一下,因泰倫一臉詫異,隨即又哦了聲:「那不然你帶她,我開路?」
「好。」沒有多餘的話,阿緹兒轉過身,依然將渾身是血的因泰倫擋在身後,認真的看著小女孩,道:「抱歉,我們暫時先不可以畫圖了。」
小女孩愣了一下,「咦?」困惑的張大眼睛,她看著阿緹兒的臉:「為什麼?」
「這裡等一下會變得很危險。」實話實說,阿緹兒並不認為自己能有辦法哄動小孩子,只直接說出事實:「您的父親大人,要我們保護您到安全的地方去。」
「這裡會變得危險嗎?」疑惑的歪頭,小女孩看起來還是不太明白的樣子,但她仍是乖巧的點點頭,放下了手中的畫筆,將自己剛剛完成的作品、連同因泰倫與阿緹兒畫的那些都疊在一起,慎重的抱進懷裡,抬頭看著他:「可以走了!」
「嗯。」點頭,阿緹兒伸出手,將她連同畫紙輕易的抱了起來,讓小女孩在自己的臂彎上坐穩,還仔細的將白色裙擺也壓實了,防備它在之後的行動中一不小心就掀飛了起來。
然後,他抬起手掌,以能做到的最溫柔的力道,揉了揉那女孩的頭髮。
「接著,請您閉上眼睛。」他說,認真的提出請求:「直到我們說可以之前,都不要張開。」
「……嗯。」小女孩看著他,橙色的眼中有抹遲疑,她並不知道現在的狀況、並不清楚現在自己正身在一個戰場之中,但她還是慢慢的點了頭:「我知道了……」
橙色的雙眼慢慢閉上,她抱緊了懷中的畫紙,將小小的身體倚在阿緹兒胸前。
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感受到從胸口傳來的不安輕顫,阿緹兒皺起了眉,再次舉起手,拍撫她的頭頂與後背。
「我們會保護您的。」認真的,他承諾。
「嗯。」女孩將臉埋在他的肩上,悶悶應道。

最深處的金庫,距離閥門約步行十分鐘。
阿緹兒走得平穩,雙眼靜靜的直視著前方,踩過無數屍骨,也沒有一絲停頓,彷彿被安裝發條的玩偶,只是向前走著。
越是向前,死鬥痕跡越盛,牆上開始出現了彈孔,而地上倒臥著的是人類之軀。
這些人是誰?
這些人為什麼會在這兒?
這些人為什麼會死在這兒?
這些人……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死嗎?
猶如哲理的文句在他心頭飄過,不留一絲痕跡,阿緹兒並未去思考,因為答案對他來說,清明無比。

「你挺行的嘛。」全程站在背後觀看他哄小女孩的過程,因泰倫打趣道,藍色的雙眼狡猾的轉動著:「我還以為你會嚇哭小公主呢。」
「走了。」阿緹兒沒理會他的調侃,只是轉頭指向白色門板簡短道。
「唉,你個毫無幽默感的木頭人……」因泰倫嘆了一口氣,轉身握住門把。
「我還沒跟你計較你教她叫我叔叔的事。」阿緹兒冷冷道。
「我知道,太有氣質是我的錯,」大笑出聲,因泰倫猛的一步跨進走廊,弓起身,雙掌突然揮了出去:「因泰倫哥哥可是帥氣又厲害的喔。」
四枚狼牙朝左右揮開,準確無誤的直接插進緊貼在門邊的入侵者頸上,手腕一轉就直接擰開了他們的喉嚨。
一個果決的步伐便幹掉了埋伏者,但因泰倫的身影不帶一絲停頓,返身立刻全速竄向緊急通道,狼牙兇猛揮甩開,撕裂阻擋在他面前的一切敵人!
「唔。」阿緹兒只有短短瞬間去驚嘆這人的能力,隨即便跨出腳步,抱著女孩迅速的跟了上去。
-
-
-
當我發現的時候,番外已經長到沒辦法用「上、中、下」概括了,所以修改成一、二、三……以此類推囉。
另外,因為我自己也不希望讓番外佔著更新,所以……今天晚上就會全部更新完畢!從明天開始就會再度回到《惡魔城》正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