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垃圾場

本章節 2098 字
更新于: 2018-10-15
街邊的景色開始變得荒涼,羅尼希駕駛著計程車七拐八彎,熟門熟路的在廢棄般的無人車道上急馳。
最後,猛的一踩煞車,就這麼爽快的衝上人行道,車頭嘎啦一聲頂進了一片鐵絲網,才終於停了下來。
「啊,開得真開心。」羅尼希爽朗的拍了拍方向盤,拔出鑰匙,斜身去開門。
「開心個屁。」依然暴躁無比,切斯塔一腳踹開自己那邊的車門,跳了出去:「老子不知道幾次差點被你開的車害死!」
「彼此彼此。」羅尼希下了車,轉頭看向正開門的江玄,伸手指了指:「那個,不帶上嗎?」
「什麼?」江玄疑惑的轉頭,忽然看見被遺落在後座的白色泰迪熊:「……啊。」
這是那位司機的東西……說是要給他女兒的生日禮物。
江玄想起了這件事,不禁感到遺憾。但他還是伸手,將那隻泰迪熊給拿了起來,收進腰包裡。
或許有機會,自己可以還給那個女兒。他這麼認為。

身旁傳來磅的一聲,是切斯塔直接摔上車門的聲音,他繼續罵著羅尼希,而對方也愉快的全都懟了回去。
江玄剛踏出車外,就愣了一下——撲鼻的惡臭直接襲來,垃圾場特有的腐爛與沉積已久的臭氣就像沼澤一般直接將他給黏稠的包裹了進去。
江玄皺了皺眉,臭氣之類的東西,在遊戲系統中也像痛感一樣被削弱過,因此他還是能輕鬆承受的,就是一下子感覺有點驚人。
而且比起臭味,在眼前展開的景象才是更加驚人——那是連綿的黑色丘陵,盡頭彷彿直接連接在天際,逐漸昇高到月亮之下,形成一道懸崖。
而在這片黑色的山丘中,卻有一盞盞的燈火,猶如只在夜裡綻放的花朵,細微而不容忽視。
它們靜謐的點綴在這被都市遺棄的黑色中,一切都是帶著腥臭與腐敗的,卻無比美麗,更甚頭頂夜空。
羅尼希向前,輕輕走了一步,望著那片黑色。
「這裡就是我們的家。」他溫聲說。

穿越鐵絲網的破洞之後,羅尼希與暴躁帶領江玄迅速的在垃圾堆之間穿梭前進;據他們所說,這兒儘管在白天是相當和平的,但是一旦入夜就會展露相當的攻擊性,偶爾也會有自己人遭到誤傷的事情發生。
「主要是因為以前有人半夜來突擊過,」切斯塔不悅的啐了聲:「那群沒教養的東西!」
「誰在那裡!」聽見他的罵聲,周圍的黑暗就立刻傳出一聲厲問,聽起來隨時會攻擊過來。
「沒事,自己人。」羅尼希高聲回答:「我和切斯塔回來了。」
「……哦,羅尼希啊。」聽見這回答,那聲音才鬆懈了些,道:「今天也辛苦了,晚安。」
「晚安。」「晚安!」兩個人也應道。
接著,繼續向前走去。
「你們常常和都市居民打起來嗎?」在見識到對方的警戒心之後,江玄邊問著,一腳高一腳低的踩在垃圾袋上,聽見它發出悶悶的噗唧一聲。
「很常的事。」輕描淡寫的回答,羅尼希踢開一包滾在腳邊的紙袋,抬頭看了一眼月亮,轉了個彎繼續前進:「畢竟在他們眼裡,我們是盜賊都市裡的……下流存在。差不多那樣的東西。」
江玄本想說出盜賊哪有分上中下流之類的話,但也隨即想起他們曾經說過的「惡人之王」。
像那樣能統御盜賊都市的人,大概就是真正的、上流盜賊吧。

越向垃圾場深處走,月光便漸漸被疊高的垃圾山給遮擋,可是在這些暗影之間,也逐漸亮起更多的燈火,或近或遠。
他們在一座特別高大的垃圾山邊停下腳步。此時他們已經步行了超過半小時,才進入垃圾場的中間地帶。
「在這裡。」羅尼希將一塊泛黃的透明浴簾掀了起來,傾瀉出裡頭溫暖的黃光,示意讓其他兩人先進去。
暴躁一頭就走了進去,江玄則必須低下頭才能走進這「門」裡。
「這裡是我們集合分配工作的地方。」暴躁在他前頭,說明道:「有時候也會用來開會。」
抬起頭後,在江玄眼前展現的是一個還算寬敞的空間,用半生鏽而扭曲的鐵皮搭建起來,再以腐朽的木板加以鋪陳,竟還是勉強造出了個有模有樣的「房子」,只是外頭已經被垃圾給堆滿了,完全看不出裡頭有個能容納人的地方。
也或許,那層垃圾是故意鋪的,當作偽裝?
江玄這麼想著,感覺不是沒有可能。
而此時,他也儘可能謹慎而有禮的觀察起這個空間裡的人——圍繞著缺角的方桌有三個人,然而對著他,都是一雙警戒的眼神。
「這是哪位?」一個大嬸瞇起眼睛,隨便紮起的黑髮隨著她傾身而微微顫動:「這不是我們的人。」
「他可以是我們的人。」笑笑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羅尼希也已經走了進來,環顧四周,微微歪頭:「嗯……哥哥不在嗎?我希望他在。」
一個長著大耳朵的男人撇頭:「二崽,去請阿緹兒大叔過來。」
「欸。」應了聲,在場唯一的一個小男孩就跑了出去。

江玄默默的看著,如果他的猜想沒錯的話,羅尼希似乎是垃圾場中,人緣和地位都很好的人,不少人都還挺樂意接受他的指示的。
「來,坐吧。」儘管可能還有些警戒,但大嬸仍然起了身,從這拼拼湊湊的集會所角落拖出兩張同樣很破爛的椅子,排到方桌邊,接著轉身似乎開始去燒起了開水:「都先坐,我泡茶。」
切斯塔抓著江玄一屁股坐下,而羅尼希則順理成章的坐在剛剛那孩子的位置上。
沉默了幾秒,大耳朵的男人先開口:「所以,你說他可以是我們的人,是怎麼回事?」
羅尼希點點頭,道:「他殺了巴佛托克的保鏢…」
「我到了。」低沉的,一道聲音打斷他的話,一個男人正從門口掀開浴簾踏入:「什麼事情找我?」
一抬起頭,那男人就愣了一下。
「……啊。」江玄也突然張大眼,認出那雙沉冷的眼眸。
是不幽默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