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Boss因泰倫

本章節 3187 字
更新于: 2018-10-14
【區域Boss.因泰倫】

【完成前置任務,開始Boss戰——"惡狼保鏢"】
【"因泰倫"戰鬥人型機是由荷利與烏斯軍科公司研發的產品,裝備了最新的軍用武器,無論是任何地形的戰鬥都能適應,並完美執行命令。】
【據說在此恆星銀行為此研究挹注大筆資金,因此荷利與烏斯公司也提供了一具產品,作為總理巴佛托克的保鏢。】
【注意:在Boss戰開始後,直到一方遭到消滅為止,雙方都將無法離開戰鬥場地】

身影一閃,因泰倫直接朝江玄的頭揮出一拳,合金的拳頭甚至劃出破風聲,憑藉敏捷的數值加成,他驚險避開。
那一拳落空,揮起的強大勁力卻帶起風壓掃倒他背後的展示架,讓它們彷彿骨牌一樣轟然倒下!
「哈!」大笑了一聲,因泰倫再次出拳,江玄瞬間和剛剛一樣閃開,卻見他一個反手,五指彈出刀刃直接揮了過來,江玄來不及躲,胸口直接被撕開一道巨口。
血液噴湧而出,江玄猛的跌坐在地,疼痛幾近暈厥;因泰倫的一擊甚至掀掉了他的數根肋骨,兩邊的力量差太多了,即使他現在的數值能強過一般的NPC,卻也無法與一個Boss抗衡!
江玄抽著氣,眼神向旁看去。
「別以為你能躲過我兩次……」嘶啞的笑說著,因泰倫向前重重踏了一步,白西裝上又染上了新的血色,看來分外恐怖,但他卻也因此看來分外的……享受?

NPC……是會享受的嗎?
「……。」江玄瞇起眼睛。

「怎麼了,站起來啊!」高聲說道,因泰倫的機械雙眼中藍光更盛,猶如死亡的火焰:「能到這個地方的人,只有這種程度嗎?」
他重重地一腳跺在江玄身旁,地面發出劈啪聲,直接被踩凹了一個洞,連地毯都被一腳踩爛。
就在這一刻,江玄突然一個傾身,抓住他的腿,將短刀直接插進了機械人的膝蓋關節;但刀尖才剛戳進人造的皮膚之下,因泰倫就立刻將他一腳踢開。
「嗚…呃……!」倒抽一口氣,江玄痛苦的彎起身體,即使痛覺已經被削弱了,但胸口的傷勢已經完全與在現實中遭到刀傷一樣猛烈;因泰倫剛才的那一腳甚至將他踢得滾了一圈,硬是用胸口壓在了地面上!
模糊之中,他聽到因泰倫的笑聲:「哈哈哈,不錯嘛,所以你還是想跟我打?還是想贏我是吧!」
那笑聲極度瘋狂,並不尖銳,卻叫人心驚膽戰——彷彿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機械保鏢,而是一個嗜血的瘋人!
江玄的腹部劇烈的抽搐起來,一股甜腥湧上喉頭,血液嘔了出來;快沒時間了,再拖下去就要死在這兒了……他逼迫著自己,將湧上的血液一口吐了出去,大口抽著氣,試圖開口。
因泰倫跨著大步,走了過來,邊走邊再次張開了雙手,笑道:「這樣子才對啊,我本來以為你會挨我一下就死了!幸好你是有鬥志的人啊……」
停在江玄身邊,因泰倫慢慢舉起了腳,閃動藍光的雙眼俯視著他,露出恐怖的笑容。
「這樣的話,就值得我把你好好虐殺了。」

聽見這聲低語的瞬間,江玄就知道自己的猜測對了。
就在他一開口的同時,機械人的腳落了下來,踩在他的膝蓋上——就只是踩著,甚至沒有再向下施予一點重壓。
而原因就只有一個,因泰倫驚愕的張大眼,躺在他腳下的人,竟變成他該護衛的主人!
「怎麼回事……」忿忿的低吼,他試著再向下踩去,可這具身體的只要一碰觸到巴佛托克,就會立刻啟動安全模式,連這男人的一根毛髮都無法傷害!
自然,即使他要從遠處發射槍彈,也會在鎖定目標的那一刻失效。
「你居然…!」瞪著腳下的人,因泰倫不敢置信的張了張嘴,低吼:「居然用這種下流的招數!」
「你大爺。」巴佛托克又嘔了一口血,氣喘吁吁的罵道。
易容術這個技能再次救了江玄一命,儘管最開始他甚至沒能在因泰倫狂暴的攻擊中分神去發動,但是當自己倒下之後,總算是找到了機會。
而現在,看他對自己充滿殺意卻無法出手的樣子,巴佛托克喘了一口氣:「還好你是機械人……那麼,」
他抬起頭,望向因泰倫扭曲的臉孔,氣若游絲的吐出了三個字:「自殺吧。」
「你…」機械人的眼中,藍光瞬間熄滅,而他未能說完的話語,也彷彿慢慢停滯的音響般,逐漸低了下去。
最後,再也聽不到了。

隨著黑暗再次重歸寂靜,藍色的光芒在江玄眼前彈出,

【Boss戰"惡狼保鏢"已完成!】
【你獲得了獎金50,000元!】
【你的記錄是1:50,刷新了本場紀錄!】
【你解鎖了成就"惡狼也敵不過本惡人"】
……
底下又連續跳出幾條提示,然而江玄倒臥在地上,感覺渾身都冰冷了起來,自己失血得太多,如果不再治療的話——
嗡的一聲,電流流竄的聲音打斷了他心中所想,江玄倒在地上,抬眼看向那人,儘管都已經瀕臨死亡,卻還是帶著那張撕裂臉孔般的笑容。
而,眼眶裡慢慢泛起黑色,因泰倫突然再次動了起來:「別以為我會這樣就死去……」
他抬起腳,直接朝江玄的胸口踹下!

「碰」的一聲槍響迴盪在黑暗中。
因泰倫還抬著腳,整個身體都晃了晃,然後應聲倒地,碎散消失。
「……這次,終於結束了……」連呼吸都已經變得又輕又淺,江玄幾乎要闔上了雙眼,卻仍轉過頭去,望向展示櫃邊的暗影中:「幹得好……」
「……。」什麼都沒說,羅尼希放下了槍。

第一個衝到他身邊的是暴躁,但幸好他並沒有直接猛晃重傷的自己,江玄暗自鬆了一口氣。
「喂,你該不會、該不會要死了吧!」慌張的蹲在他身邊,暴躁擰開了手電筒,照到江玄的胸口時倒抽一口氣:「這個傷……」
「你居然還能撐那麼久……」難以置信的張大眼,羅尼希看著他,問:「你的遺言是什麼?」
壓抑著想反駁的心情,江玄勉強開口:「我的腰包裡有一種藥水,拿出來……幫我倒上。」
「都這種時候了藥水哪…」「我感覺不會有用。」羅尼希搖了搖頭,卻還是伸手,從他的腰包裡摸出了一個玻璃瓶,也因為那是在江玄的授權下,NPC才能從他的包裡拿出東西。
那是一個看起來相當平凡的瓶子,裡頭裝著的透明液體看來就像是水一樣,並不會有人多重視這種東西。
但是在江玄眼裡,這瓶藥水在此時跟聖水沒什麼兩樣:

【福魯姆醫生的神奇藥水(消耗品)】
【等級:SS】
【使用限制:無】
【天才醫生福魯姆的作品,能治療任何的傷勢,外敷內用皆適宜。只是製造成本高昂,至今仍無法大量生產。】
【「我的夢想是,讓萬能藥成為像紅茶一樣風行世界的產品,最好可以開蓋中獎再來一瓶!」——天才醫生.福魯姆波波克】

沒有時間關注萬能藥的開蓋有獎問題,江玄讓暴躁將藥水淋在胸前的傷口上,立刻感到一陣麻癢。
在遊戲規則的作用下,絕對會致死的駭人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了回去,十幾秒之後,江玄就坐了起來,面對兩個「吃鯨.jpg」的人。
「呼,還好沒死。」他說。
「你為什麼沒死啊?」暴躁愣愣的看著江玄,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猛晃了起來:「為什麼沒死啊——」
「等、我…唔哦呃呃呃呃……」連話都沒能說清楚,江玄感覺只覺自己被搖得頭差點飛出去,而羅尼希也沒有要阻止他的意思,只是在一旁坐下了,靜靜等著切斯塔將他搖晃完。

「……呼……」一分鐘後,暴躁總算是宣洩完自己激動的心情,慢慢放開了江玄的肩膀,無力的一屁股坐倒在地。
「我真的以為你會就那樣死掉。」喃喃一般,切斯塔抬起眼神,無力的看著江玄:「雖然羅尼希說他不相信你,但是我覺得……你應該不是壞人。」
「我不是壞人。」江玄點頭,抬手揉了揉被甩得有點疼的脖子,不經意的將目光落到羅尼希身上。
原來他還沒有信任自己啊……他注視著羅尼希的臉 很快也轉開了目光。
要說到不容易信任人的話,白月似乎也是一樣的;只是羅尼希明顯比他還要更謹慎又極端了些,應該是因為他們一個是玩家、一個是NPC的緣故。
對羅尼希來說,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世界,而不只是一個遊戲而已。
「……。」儘管與自己接觸的視線只有短短的瞬間,羅尼希仍敏銳的察覺到江玄的心中所想,慢慢的拄著槍桿站了起來,走到他身旁,伸出手。
「我已經相信你了。」望著訝異抬頭的江玄,他平靜的露出微笑:「所以我才會開槍。」
看著伸到自己眼前的手掌,江玄微微一點頭,抬手抓住了,讓羅尼希強勁的力道將自己給拉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