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本章節 1897 字
更新于: 2018-10-01
「央墨,你最近到底怎麼回事?生活上有什麼困難嗎?」

在看著央墨的眉頭鬆開又深鎖的第十八次後,同學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最近央墨不知怎麼搞的,上課常魂不守舍不說,老師都已經有點忍不住想要關切一下,時常在課堂點名央墨,這種種現象看在同學眼裡,實在不怎麼正常──以往能讓央墨這樣魂不守舍的,只有在生活費見底的時候。

央墨先是一愣,才慌忙搖頭,「不,生活沒有問題,打工的錢都夠用的。」

經濟上確實沒有問題,但生活上……就連央墨自己都不敢肯定到底有沒有問題。


他知道這樣很奇怪,但是他就是對那個滿身茶香的男子念念不忘。


上次在路邊被解語茶救下之後,滿心歡喜的吃了一頓,央墨大概知道解語茶是個骨董商人,住在市郊,他也總算讓對方清楚,自己真的不是牛郎,只是個住在酒店街附近的高中生,沒有父母,平時打工維生,住在酒店街也是因為房租便宜;雖然好像談了很多,但央墨仍然對解語茶一知半解,反倒差點把自己的底牌都給掀了。

偶爾有一陣子,央墨會在酒店街附近的公園流連,或是到市區的速食店發呆一整天,就想試試看能不能再見到那個男人,但老天似乎在尋他開心一般,從速食店一別後,央墨再也沒遇見解語茶。


他那嚴重的眉頭深鎖跟生活上說不出來的失落感,就是來自於此。


「既然生活費沒有問題,那什麼才是問題?」同學忍不住發出疑問,「你知道剛才老師上課看了你好幾遍,你好像沒感覺似的,之前你可不會這樣。」

「真是非常抱歉……」央墨感覺自己似乎真的很糟糕,但又無力改變些什麼。

「不需要跟我道歉的央墨同學,如果真的有什麼困難,儘管開口,同學都會樂意幫你的,就算不行還有老師啊,但你總不能這樣整天恍惚,會耽誤功課的。」同學伸手拍拍央墨的肩頭,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明白了,以後上學我會專心一點的。」央墨又吁了一口氣,他揚手看了下時間,「真的很感謝你的提醒,明日上學一定會精神點的,我還有事做先走了,再見。」

跟同學道別後,央墨背起書包,腳步匆匆的往東南方步行而去。


距離學校大約三十分鐘的路程,東南方郊區有一間老房子,那是一幢和室老建築,小小的院子裡還有假山水的那種。央墨舉起手按了電鈴,等了一會兒只見發鏽的紅色鐵門「呀──」的一聲,迎風而來的卻是一陣有些熟悉的茶香味。

「解先生?」

「央墨?」

相視對望的兩人,黑髮少年顯得驚訝許多,「你、你認識我們歷史老師?」

「歷史老師?你是說赭豔?」解語茶不以為意的挑挑眉,「原來那傢伙現在的工作是去學校打混麼?」

「老師教學很認真的。」央墨反駁。

「嘛,講講古這種事情他確實是辦得到的。」解語茶沒有正面回應央墨,只是自顧自地拋下一句。

「為什麼開個門開這麼久……啊,是央墨啊。」從內屋門口探出一個男人的頭喊著。男人一頭旁分俐落的灰色短髮,還戴著一副金邊眼鏡,蓄著整齊的小鬍子,是個十足老學究的模樣,只是樣貌看來不到四十歲的年紀。

「阿豔,這你的學生?」解語茶偏頭回望,指著央墨問那男人。

「……在學生面前不許這樣叫我。」被稱呼為「阿豔」的學者男人哼了一聲,推了門轉身就進屋去,解語茶跟在他後頭,央墨則快快關上了大門緊跟其後。

「怎麼去學校教書了也不通知一聲?」進了屋後,解語茶提問。

「怎麼?去學校教書通知你能加薪麼?」男人不屑的啐了聲,坐回自己的沙發椅,然後又抬頭看了看央墨,「你認識他麼?」

央墨是個不會說謊的孩子,從他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來他肯定跟解語茶認識。

「算、算不上認識,只是見過幾次面。」

「這樣啊……」男人摸摸下巴,若有所思了一會兒,「這樣吧,你先去泡壺茶來,上好的普洱在左邊櫥櫃的第二格,別弄錯了。」

「好的老師。」央墨點點頭,便啪噠啪噠的走了。

解語茶好整以暇的倚在門邊看著這一切,給了男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所以,那孩子知道麼?你的事。」

「當然不知道啊。」他皺眉咬了咬自己的指甲,「問那麼多做啥?但剛剛那孩子說跟你見過面,我才想問你是怎麼回事?」

「不算認識,只是見過三次。」解語茶伸手比了三隻指頭,「還以為那孩子是牛郎呢,原來是你的小跑腿。」

「……他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男人有點無奈的看著他,「不是我的跑腿。還有,你的世界到底都裝了些什麼人,怎麼會把一個普通學生認做是牛郎那樣的職業?」

解語茶聳聳肩,「我在酒吧附近遇見他的,會這樣聯想很正常吧?」

「與你這老妖爭辯是不智之舉,我還是省點心。」

「要說老,你還是我比老些呢阿豔。」解語茶到男人身邊的另一張沙發坐下,「我倒想問問你,怎麼一陣子沒見,突然跑去當了老師呢?還找了個學生來給你整理資料?我記得上次見面時,你還說要去盜靈王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