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長長久久愛(完)

本章節 3472 字
更新于: 2018-09-26
當兩個人在一起準備結婚的時候,理由可以有千萬種。
但原來準備離婚的時候,理由就算只有一個都稍嫌太多了。

話說,伊路米最近顯得有些感傷,時常食欲不振悶悶不樂,就連他最愛吃的甜品都提不起他的興趣。西索為此感到苦惱不已,在發現伊路米日益消瘦的身材后,心情更是跌入谷底。看着日漸憔悴的伊路米,西索除了心疼,沉重的情緒更多的是感到疑惑不解。

這一天,伊路米剛結束了一個工作后回家。好不容易逮住獨處機會的西索立刻關心地追問道:「伊路米,你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最近看起來如此抑鬱呢?」

只見愁眉不展的伊路米臉色一黯,變得更加鬱鬱寡歡了。

西索依舊不死心,很有耐性地繼續問道:「到底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跟我說說吧!我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伊路米卻搖了搖頭,道:「這個問題可大了。但是……恐怕是你和我都幫不上忙的。」

「咦…?究竟發生什麼事了?」西索拉着伊路米雙雙一起走到客廳擺放的長型皮革沙發那里坐下。

西索鼓勵道:「不要擔心,你就說說看吧!」

伊路米看着西索寫滿擔憂和關心的臉孔,心中一暖,輕聲說:「其實也不是什麼不能告訴你的事情。」

「嗯,那你就說啊!伊路米,我們都已經訂婚了,于情于理都是一家人了。就算髮生再困難的問題,我都會陪着你一起解決的。」

伊路米点了点頭。「我知道你會陪着我的。不過現在發生的事情,並不是我們所能插手的啊!」

西索不自覺緊皺眉頭。「到底是怎麼了?你說的大問題,是關於什麼事情的?」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伊路米重重地嘆了口氣。「我老家那里弟弟們和管家前几天捎來消息,說是我的父母親正在鬧離婚呢!」

「嗄?什麼?!」西索驚愕地尖叫一聲。

伊路米默默地点了一下頭,心情更顯鬱悶。

「我還以為你的父母親關係很好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他們怎麼會突然鬧離婚?」

「其實詳細的情形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聽我弟弟他們說,上禮拜家里發生了一些小插曲。」伊路米微微嘆息后,接著說道:「整件事情據說大概是這樣子發生的……」

就這樣,伊路米向西索娓娓道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

原來有一天,呆在家中的席巴生病了。但可悲的是當時的基襲,也就是伊路米的母親,她雖然不會使用溫度計,但還是非常熱心的幫席巴量了體溫。就這樣,基襲打了一通电話給家庭醫生,道:「醫生,請你趕緊過來,我丈夫的體溫已經達到了73度。」

聽到這驚人消息的醫生萬分感慨地回應道:「尊敬的太太,事已至此,恐怕我已經無能為力了。請您即刻把席巴先生送到消防部隊那里去吧!」

怎麼知道,後來少根筋的基襲還真的就這樣好傻好天真的將席巴送去了消防隊~!

「……」

席巴他縱使病得有些糊塗,腦袋也不清不楚的。但是他對這起『意外事件』感到心有不甘,覺得自己的太太基襲,作為揍敵客殺手世家的當代的女主人,當得也太過不稱職了。但基于對於伴侶的容忍與體諒,席巴選擇了保持沉默,完全沒有向基襲透露出任何不滿情緒。

這之后又過了好几天,席巴在基襲N次喋喋不休的吵雜聲中,所有心中那些累積到超過自我忍受極限的不滿情緒和數不清的埋怨都在最後總結成了一句話。

「基襲,雖然對妳感到很抱歉,不過……我決定了,我們倆還是離婚吧!」

「你說什麼——?!」

就這樣,揍敵客的現任家主席巴和太太基襲鬧起了家變,開始準備打離婚官司了。

「……」

——————————————

西索和伊路米位于A市的聯名房子里。

「好複雜的感覺。」西索表示此刻的心情很糾結。

「唉~都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想怎樣。」伊路米嘆氣道。

西索伸出手,動作輕柔地順了順伊路米的黑色長發,出聲寬慰道:「你也不要太擔心了。他們都是成年人了,總會知道該怎麼好好處理的。」

「希望吧!」伊路米有氣無力地說。

西索不忍心地將伊路米輕擁入懷,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着伊路米。「不要傷心難過了。伊路米,你還有我啊!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情,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

伊路米輕如薄冰的聲音淡淡地傳入西索的耳中。
「什麼永遠都不會離開?那些都是騙人的。」現實並沒有童話故事般那麼美好。

西索微蹙眉頭,慢慢地放開了伊路米,然後隔着近距離打量着伊路米的神情。

「伊路米,我雖然是個愛說騙話的變化繫念能力者,但是我是絕對不會欺騙你的。我對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心的呢!」

伊路米卻依舊不想買帳,還刻意地別過臉去看向別處發呆。

西索心里有些無奈,接着又道:「相信我吧!伊路米,就像你的父母親一樣,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和好如初的。而我們兩個,一定也可以像他們一樣,繼續百年好合的生活到老。」

「真的嗎?」伊路米表示非常懷疑。

西索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嗯,一定沒有問題的。」

——————————————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後……
基裘和席巴的離婚鬧劇,終於進展到了在法庭等待法官的離婚判決階段。

伊路米懷着忐忑不安的心,在西索的陪同下前往法院旁聽。

法官用嚴肅的口吻問道:「你們兩位為什麼要選擇離婚?」

基襲邊哭邊用委屈萬分的腔調答道:「因為他都不跟我說話!」

法官這又把頭看向席巴,開口問道:「席巴先生,為什麼你不和你的太太說話呢?」

席巴冷着一張臉,語氣顯得十分無可奈何。
「那都是因為我不想中斷她講話啊!」

法官此刻的心理狀態:『這是在搞什麼飛機啊?!@#@¥@#¥#%』

「咦?!天啊!老公~我都不知道原來你不跟我說話,只是為了在體貼我,想要讓我把話說完呢~~~!我真是太感動了!我之前怎麼都沒有發現呢?我還以為你是在埋怨我做得不夠好,沒有資格成為你的妻子,我以為你不愛我了,所以在跟我冷戰故意不跟我說話的呢~!哇~真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子的。」

「說什麼傻話呢!我怎麼可能會不愛妳呢。」

「那你那天幹嘛跟我提離婚?!」基襲尖銳的嗓音讓在場的人們都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誰讓妳都不給我申辯的機會,一直嚷嚷着是我不夠愛妳,不喜歡妳了。」

基襲像是被人踩中尾巴的貓咪般,正準備開始激烈反抗的時候,席巴便率先打斷了基襲還未來得及開口的話。

席巴語重心長的繼續說道:「基襲,無論妳變成什麼模樣,我都不會嫌棄妳的。自從跟妳在多年以前許下婚姻誓言開始,我就真的下定決心要對妳負責一輩子不離不棄的了。」

基襲一臉感動地看着席巴。「天啊!這是真的嗎?老公~~~」

席巴毫不猶豫地点了点頭。「當然是真的。只不過……親愛的,以後情況許可的話,也請妳停下勞動不休的嘴巴,好好地聽聽我說的話吧!畢竟夫妻之間一來一往的,這樣才叫做交流啊!」

「噢~老公~~我親愛的老公~~~我好愛你噢~!」表現誇張的基襲情不自禁地就撲向了席巴。

幸好席巴反應敏捷地張開強而有力的雙臂將太太基襲給抱緊。「我也愛妳。」

無視在場石化中的其他眾人,旁若無人般的席巴和基襲就這樣熱情滿分的擁吻了起來。
爾後,一場鬧劇就這樣子,在法官和兩位當事人的和平調解下,漸漸地落幕了。

「……」

一出鬧劇的結束,最興奮開心的莫過於伊路米。這下子,伊路米總算可以放下沉澱已久的心中大石了。當然還有西索那個傢伙,他整個人也終於可以放松下來了。前几天,西索還一直提心弔膽的擔心着要是席巴和基襲真的離婚的話,他的伊路米不就有可能會對愛情喪失信心了嗎~那樣的話,對西索來說是多麼沉重的打擊啊!

「呼~事情總算圓滿的解決了。」伊路米一臉欣慰。

西索也為此感到十分開心。「伊路米,這下子你也該有胃口去吃東西了吧!」

「那還用說嗎~!」伊路米露出甜甜的笑容。「西索,我快餓扁了。走吧!我們一起去吃好吃的!」

西索滿心歡喜地点頭應允,然後緊緊地牽起伊路米的手,一起雙雙對對地前往常去的餐廳。

「西索,我們這輩子都不要說離婚這兩個字,好嗎?」伊路米心中感慨萬分。

西索抿着唇,臉上掛着充滿濃濃深情愛意的笑容。
「這還用說嗎?伊路米,我們倆這一輩子都不會分開的。不管是誰,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任何東西都拆不散我們兩個。」

西索和伊路米的手十指緊扣着,他們很有默契地互相對望着,皆露出了了然于心的笑意。

這輩子,不離不棄。這份愛,長長久久。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伊路米,那家叫作『來自天堂的甜点』的甜品店聽說推出了新菜單耶!有你最愛吃的巧克力甜品,我們等下就点那個來吃吃吧~!」

「當然好啊~!西索,今天就你請客吧~!」

「好~!今天就由我來買單請客~!」

離婚的原因或許只需一個都嫌太多。但是,只要彼此還相愛着,就能找到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多變多樣的理由繼續的在一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