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之終-血生之弒

本章節 5110 字
更新于: 2018-09-02
「廢物們果然來了啊,都已經留一命了卻還是想被確實消滅嗎?」鷗對著虎他們說著
「能消滅的話就試試看,你這騙子。」虎對著鷗說著
「但是如果沒有我的話你們也出不去吧。」鷗對著虎說著
「從一開始把我們關在裡面的人不就是你?」棺葬對著鷗說著
「竟然連這種事都知道了啊…,那做好覺悟了吧,白癡們。」鷗對著棺葬說著
「我們會,成功的。」棺葬對著鷗說著,說完後眾人瞬間無法動彈,跟之前縫跟掘風的情形一樣,腳下溢滿著血。
「真棒,我靈感來了~,雖然想盡全力的玩~,但這次可不行,所以一次解決你們吧~!」筆清對著掘風他們說著
「我們也不是沒有準備東西來的。」棺葬對著筆清說著
「你們都不能動了再說什麼呢。」筆清回應,並且其他人奏跟金朝眾人衝了過來。
此時,筆清腳下突然開始晃動,畫布跟畫筆都倒了掉了下來,整個狀態解除。
此時珠雪跟掘風都各拿著一把小刀,牽制著奏跟金,而棺葬朝筆清衝了過去,干之佑跟虎擋住了想過去幫忙的渠跟空幼的去路,而鷗丟出了一張符紙,但卻被御守發出的光芒擋住,棺葬就這樣到達了筆清的面前,在筆清反擊之前,臥倒,並且快速的從口袋拿出一把小刀,往腦袋刺了過去,頓時筆清無法在動彈。
「看來你知道的啊,該說你從三流變二流了嗎?」鷗對著棺葬說著
「聽別人的說的,如此而已。」棺葬回應
「看來是石碾說的吧,剛剛那奇怪的晃動也是他造成的吧,八成就在這個辦公室下面而已,拿著東西狂敲,畢竟地板也只是木頭做的,要製造一間教室的晃動很簡單,真是的,很有他的作風,但是,一個沒有實體的幽靈也最多做到這種事而已,你們還是沒有勝算的,雖然想這麼說,但你們還有秘密武器,真煩,就算死了沒有魂體,也能這麼煩啊。」鷗對著棺葬說著
「說完了嗎,那我要去做我該做的事了。」棺葬對著鷗說著,並往陣的中心點衝了過去。
「只需要兩分鐘,我就能把那討人厭的御守破壞掉,所以沒用的。」鷗對著棺葬說著
「我還有同伴呢。」棺葬對著鷗說著
「那些人很快就會被他們殺掉了,別傻了。」鷗對著棺葬說著
「那可不一定。」棺葬回應,並來到陣的中心,用小刀在雙手手掌上劃了一刀,並且忍受痛苦,張開手掌放出血液,到陣的痕跡上。
這時候…。
「妳又來了啊,妳懂之前犯下的罪孽了吧,罪人。」金對著珠雪說著
「不懂呢~!真抱歉啊!本來可是沒什麼腦袋的。」珠雪對著金說著
突然一句話飛過來說著「妳終於承認了。」很明顯是干之佑說的
「那,就在親身體會一次吧。」金對著珠雪說著
金朝珠雪揮出了右腳,珠雪閃過後,並且將金的右腳抓住,但很快的金馬上掙脫,並且重整架式。
「看來進步了一點,罪人也是會有所成長的嗎?」金對著珠雪說著
「畢竟不能一直被挨打。」珠雪回應
而之後金不斷地朝珠雪揮拳,但都被珠雪閃過。
「拖時間嗎?」金發現到不自然的對著珠雪說著
「被妳發現了啊,畢竟只要完成陣並且趕快逃跑就好了。」珠雪對著金說著
「這樣是沒用的,妳以為妳能一直躲掉我的攻擊嗎?」金對著珠雪說著
此時…。
「閃過了嗎?」奏上一秒前向掘風丟出了鐮刀,而被掘風趴下閃過。
但要在飛回來時…。
「鐮刀看準時機抓住握柄並不難,而且重型武器的轉速並不快,所以…。」掘風心裡想著,並且站了起來,看準時機,抓住了鐮刀的握柄。
「什麼!」奏對著掘風說著
「接下來…。」掘風心裡想著,並突然大聲說著「學姊!」
珠雪閃過了金的攻擊後,一聽到這句話,從口袋裡再拿出兩把小刀,朝奏的方向丟了過去,同時間掘風也衝了過來。
而奏選擇放棄了防禦那兩把小刀,全力防禦鐮刀衝過來的攻擊,用小刀擋住。
「可惡啊!」奏激動地對著掘風說著
「這是還你上次的仇,雖然上次的刀並沒有刺很深,所以很快就好了,但是還是必須還擊一下。」掘風對著奏說著,並接著說著「我是不會輸給一個初中生力量的。」
鐮刀將奏的小刀彈開,並且下一秒,鐮刀將奏的頭顱砍了下來。
「剩下20秒!距離御守被摧毀的時間。」棺葬大聲地說著
此時,掘風將鐮刀朝鷗的方向丟了過去,但鷗輕鬆就閃過了,並沒有放開手上的符咒。
「交給我吧。」一個聲音對著大家說著,並且好幾條蛇,爬過鷗的身體,將符咒撕毀。
兩個聲音在門口處出現,是石碾岩跟語川森。
「你們不是不能攻擊同伴的嗎…?」掘風疑惑地問著
「沒有攻擊啊,只是撕毀其他物品而已。」森對著掘風說著
珠雪一看到森的出現,就一副快暴走的臉,但忍了下來,必須專心對付眼前的金才行。
「學姊,我來幫妳吧。」掘風對著珠雪說著
「不用…,快去幫本弒。」珠雪對著掘風說著
「好…那,要撐住喔學姊!」掘風對著珠雪說著,並朝神前鷗的方向衝了過去。
「真是的,要維持結界,又要維持7個人的殺意跟思想,力量減少了很多,煩,但是,只是小嘍瞜的話,還是能輕鬆對付的。」鷗一副自信滿滿的說著
此時掘風的腳下突然出現一張符咒…,將掘風給震飛到門口處的牆壁上。
「他應該暫時無法動彈了,好了,換妳們兩個了。」鷗對著森跟岩說著,並且念了一長串的東西,當念完時,岩就無法進到這個房間裡面了。
「貼一半的真麻煩,無法驅足,卻又能阻止我。」鷗對著森說著
另一方面…。
「這就是你的能力嗎…。」干之佑的左手只剩下一半,並且一直流著血的對著空幼說著
「是的,我很喜歡十字架收藏的,不覺得很棒嗎!」空幼拿著之前的小型木製十字架,只是多了一個像是左手一半手臂的樣子在上面。
「噁心。」干之佑說完後,並用右手揮出了小刀
「想再被我抓住一次嗎?」空幼對著干之佑說著,並且正準備抓住干之佑的右手
但干之佑用左腳,將空幼左手上的十字架打掉,而空幼的右手抓住了干之佑的右手
「竟然把我重要的收藏打掉!」空幼對著干之佑說著
「沒有那個你就無法使用,我說的沒錯吧。」干之佑說著,說完後並將右手掙脫出來,將自己右手的小刀拋在空中,並且快速的從口袋中拿出另一把小刀,往空幼的方向丟了過去,並且拋在空中的小刀,接住後往空幼的方向刺了過去。
而空幼左手擋住了飛過來的小刀,右手擋住了向前刺過來的干之佑。
但不知何時,有兩把剪刀刺進去了空幼的背後,並且給了干之佑機會,干之佑將小刀往空幼的腦袋刺了進去。
「配合的真好。」干之佑對著虎說著
「還好,看到就丟了,你先暫時休息吧…。」虎看著干之佑的左手說著
「那交給你們了…。」干之佑對著虎說著,並躺下。
「大哥哥講好了嗎?竟然拿我的剪刀來幫忙別人啊,越來越讓我想要好好的殺你了呢!大哥哥。」渠對著虎說著
「我說,你除了丟剪刀之外沒有其他招了嗎?」虎對著渠說著
「我對我的丟飛鏢技術很有自信,當然就主要丟剪刀,畢竟這樣也不錯呢,一點一滴地造成傷害~。」渠對著虎說著
「但是,只要集中精神就能閃掉,或者。」虎對著渠說著,並往渠了方向衝了過去說著「近身戰也可以。」
當虎衝到渠的面前時…。
「大哥哥真聰明呢,但也不要太小看我喔。」渠對著虎說著,並雙手握著剪刀,比之前拿的都還要利上幾倍的剪刀,往虎砍過去。
速度非常之快,虎在一瞬間躲掉,但胸口還是受了傷。
「大哥哥的傷口越來越多了呢~我記得你腳雖然沒有多深,但多少之前還是受了傷害,右手也是吧,就算用衣物擋住我還是知道的喔。」渠對著虎說著,並且右手握著剪刀朝虎的右方刺了過去,假如虎左手接住了,左邊就會完全無防備,而右手無法地傷讓虎無法跟上渠的速度,所以…。
虎用右手的手掌,犧牲掉接住了渠的剪刀,並緊緊抓住渠的剪刀
「這樣就沒問題了。」虎對著渠說著。
「還有另一隻手喔。」渠對著虎說著,並用左手朝虎的右手那邊刺過去。
但被虎用左手抓住手臂,並且虎用頭大力的撞了下去,趁渠因頭部受創而受影響時,用右手將左手的剪刀拔出,並且朝渠的頭部刺了下去。
「虎也解決了,只剩下祭秋了,不過也不用麻煩了,即將完成。」棺葬對著大家說著
「這邊也要重新施展了,別想說能完成這陣。」鷗對著棺葬說著
森再次放出蛇,但在蛇靠近鷗前,就全部被彈開了。
「只要不是攻擊本人,我也可以,這可是我所親手設下的符咒,別小看我了。」鷗大聲的說著,在虎知道不敢過去不行的同時,鷗也用符咒靠近棺葬,在棺葬戴的御守啟動的罩上,貼上符咒,並且念了小串咒語,御守所發出的罩便整個爆炸,而棺葬身上的御守也化成了灰。
「有所覺悟了吧。」鷗對著棺葬說著,並在棺葬的雙掌上放上了符咒,但跟掘風的情況不一樣,是兩隻手臂直接消失,連血都沒有。
「你做了什麼…。」棺葬對著鷗說著
「果然三流還是三流的,手臂消失了很神奇?只是將你跟手臂的空間切斷而已,雖然我也可以直接殺了你,但這樣血可能就直接足夠並完成陣了,所以我才沒那麼白癡。」鷗對著棺葬說著
「你廢話太多了!」虎從鷗的後背刺了過來,但在刺下去之前…,突然感覺到後背有兩個物體刺進身體的感覺,頓時痛到無法動彈。
「大哥哥,破綻太多囉。」渠將頭部上的剪刀拔掉,並且對著虎說著。
「你…怎麼會…。」虎倒了下來,對著渠說著
「刺的不夠深呢,大哥哥,我會好好對待你的~。」渠微笑地對著站不起來的虎說著,當渠朝虎那邊刺了過去時,虎也快速的轉身,抓住了渠的雙手,但逐漸地塊沒有力氣之時…。
「祭秋!」棺葬大聲地對著珠雪下指示,暗示著就在珠雪不遠處的奏的鐮刀,當時鐮刀丟了出去沒砍到鷗並又朝了丟的位置飛了回來。
「正義是不會讓這麼輕易過的!」金對著珠雪說著,並擋在珠雪前面,但此時萬條蛇跌再一起,包圍了金,讓珠雪能過。
「當作一點點的抱歉吧,大姊姊~。」森對著珠雪說著
珠雪沒有任何回應,衝到鐮刀的前面並拿起鐮刀。
「沒用的,我會直接彈開反彈到他自己那邊的。」鷗對著棺葬說著
「我知道她懂我的意思。」棺葬對著鷗說著,並接著說著「只需要在一點點血液,就能完成了!」
「難道說!」鷗驚訝地朝珠雪方向看著
只看到珠雪使盡全部的力量,朝棺葬那邊丟了過去,秒準了棺葬的左腳,棺葬的左腳遍整個被切斷,但也因此,血液流到了陣上面,並且棺葬大聲地唸著「萬磁血咒陣,啟!」整個陣完成,發出了強烈的光芒,該被封印的那8人身體也產生了光芒。
「可惡…。」鷗對著棺葬說著,並接著激動說著「別以為將我們關在學校裡,我們就會讓你們逃出去!」
「接下來只要想辦法逃出去就行了…,本弒跟彥們已經無法行動了…,而我也走不開…。」虎心裡想著,並看著逐漸逼近自己眼睛的剪刀。
「封血界,展開!」棺葬大聲地說著,並且棺葬身體上流出來的血,漂浮了起來,往整個學校的所有角落裏面飛去。
「你竟然…會這個,什麼時候設的!」鷗對著棺葬不敢置性的說著
「一開始…就在學校的外面設置好,這是父親的…筆記本上…,最強的驅魔陣…,也是代價最高時效最低的…,但是很值得。」棺葬對著鷗說著,並且對著虎說著「快揹著彥門離開,祭秋也趕快叫起天山,趕快離開!這個只能維持5分鐘,但是這段期間內他們無法動彈,並且所有屋內所有的邪氣都會暫時消失,神前設置的結界,也會暫時性的消失,要走就趁現在。」
「等等!那你呢…。」虎放開了渠,往旁邊滾了過去並站了起來,對著棺葬說著
「5分鐘,就是我所有的血流乾之前的時間,所以,我已經沒救了,快走吧。」棺葬對著虎說著
「但是…,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人了啊!身邊的朋友一直在甚至喜歡的人,在自己的面前死去,我已經不想再看到了…。」虎對著棺葬說著
此時天山不知何時出現在虎的後面,並且用手大力地往虎的肚子揍了下去,虎因為之前的傷已經讓他接近昏厥,而再因為這一擊,讓他徹底暈了過去。
「天山,做得很好,快點走吧。」棺葬對著掘風說著
「謝謝你…,我很抱歉…。」掘風對著棺葬說著,並且對著珠雪說著「學姊你背得動彥門學長吧!」
「別小看我,我可是田徑部的。」珠雪對著掘風說著
「田徑不是臂力的…,糟糕,剩三分鐘了,走吧。」掘風對著珠雪說著,並且揹起了虎。
「至少我就算用拖的我也會把他拖出去的!」珠雪對著掘風說著,並且揹起了干之佑,跟著掘風往一樓出口處狂衝。
棺葬看著他們的離開說著「朋友…是嗎。」
而在珠雪跟掘風帶著虎跟干之佑跑出三樓的房間外時,有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那邊的,一支一支的鉛筆指引著方向,讓珠雪跟干之佑不用多想就能無顧慮的往出口方向衝。
「不要死喔…,干同學。」珠雪非常擔心著干之佑說著,畢竟一直感覺到干之佑左手不斷流出的血。
在最後30秒的時候,掘風撞開了一樓的出口門,帶著虎跌到了學校外面,而此時珠雪也帶著干之佑到了出口外面,結束了一切,在時間結束時,原本壞掉的門,便又自己修復了。
而珠雪趕緊打了電話,將干之佑跟虎送往了醫院,當虎醒了過來時,原本是一副無法接受的樣子,但看著珠雪跟掘風的表情後,便不多加責怪,因為虎也知道,這是棺葬自己的選擇。
五年後…。
「這裡就是傳說中的鬧鬼中學嗎?」一個高中班級的全體學生加上老師聚集在憐城中學校的外面,而在他們後面的樹,有一個人靜靜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