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芸是什麼味道?

本章節 3584 字
更新于: 2018-08-26
  嵐芸是什麼味道?

  聞起來,有清爽的薄荷香。

  舔起來,像是牛奶糖那樣濃醇。

  咬下去,結實的口感就像棒棒糖。

  我喜歡甜膩膩的感覺,嵐芸就像口香糖那樣,像是被我拴上項圈的狗狗,無時無刻用可愛的雙眼望著我。

  我喜歡依賴著嵐芸,只有她會認真注視著我,我的氧氣、心跳、思想都被她緊緊包覆。

  如此令人窒息興奮的快感吶,緊緊的包覆著我,視線就像敏捷的舌頭挑逗著我身上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細孔,就像是要融化我的皮膚、肌肉。

  深深的看進我的內心。

  每天早上嵐芸都會出去晨跑,這就是我進入她房間的好機會,我總是知道她的日記藏在哪裡,也可以找到她的錄音筆和影片。

  確定嵐芸沒有背叛我,我才能安心的爬回自己房間繼續睡回籠覺,我沒像嵐芸那樣的臂力和體力,每次都要搬個小梯子才可以進到嵐芸家呢。

  嵐芸把我每件內褲都小心翼翼的收藏好,真乖,我有時候會考慮要不要也把內衣換點花樣,但我的胸部就是不爭氣的無法穿漂亮的內衣。

  我偶爾會對其他人表達關心,看見嵐芸因為這樣忌妒生氣的模樣好開心呀,嵐芸果然最喜歡我了。

  好不容易跟嵐芸告白,可是嵐芸卻離我離我而去。

  撞死嵐芸的少年目前是失蹤狀態,但我知道他在哪裡唷!我跟東方同學還有王虞司同學都知道他在哪裡。

  我們找了一個漂亮的廢棄鐵桶把那個少年放進去,然後燒了木炭放進去讓他取暖,王虞司還很貼心帶了實驗室裡的王水幫少年降溫,最後我們用水泥埋住少年,等水泥乾了後帶去深山裡掩埋。

  很棒吧!那座山可是有漂亮的櫻花空氣又很好,路也很大條,以後少年想飆車可以盡情的飆喔!不過他也要有辦法從鐵桶裡爬出來才行。

  東方問我為什麼不會在意王虞司跟嵐芸相處?

  我怎麼會在意?小寵物又養了一個小寵物有什麼好在意的呢?如果嵐芸同時喜歡上王虞司和東方奧書,我也會一起喜歡的。

  東方和王虞司也長得很不錯呀,真不愧是嵐芸,眼光居然跟我相像,我們果然是天生一對的。

  王虞司知道我對嵐芸的愛有多深刻,也感受到嵐芸對我的愛有黏稠,於是王虞司終於放棄追隨嵐芸答應跟東方同學一起交往了。

  大家都還掛念著嵐芸,所以我趁嵐芸父母不注意的時候搬走了嵐芸的屍體。

  一個人盜墓果然非常辛苦呀,不過為了讓嵐芸永遠留在我身邊,再辛苦我都必須做。

  嵐芸的屍體被打扮得非常漂亮,那雙輕閉眼眸像是會再度張開似的,雖然嵐芸已經離開成了一具屍體,但我仍喜歡嵐芸僵硬冰冷的觸感。

  只是換了一個風格的嵐芸,嵐芸還是嵐芸,對吧。

  畢業當天,幾乎所有人都忘記嵐芸了,但我、東方、王虞司都還記得。

  「咲美什麼時候開始戴黑框眼鏡的?」王虞司皺起眉看著我,對他來說這黑框眼睛有點眼熟的樣子。

  我淺淺的笑著提了提眼鏡,「一直都帶著呀,對了。」

  拿出兩隻娃娃,一隻給王虞司,一隻給東方,而我自己也有一隻。

  「這是嵐芸娃娃?」東方小心接過我給的娃娃,仔細看著娃娃身上的每一個構造。

  做的就跟嵐芸一模一樣,幾乎是嵐芸的縮小版,觸感有點不太舒服,不過東方不敢拒絕還是收下了。

  「你們兩個考上同一間大學了對吧?」我拍不到東方的肩膀只能拍拍王虞司的肩,「跟你們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很快樂,未來還要保持聯絡喔。」

  東方和王虞司點點頭,然後他們一起離開,我一點都不會羨慕或感傷,因為嵐芸現在一直都陪在我身邊。

  回到家,媽媽終於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家裡經濟總算稍微寬裕,而我讀的學校離媽媽工作的地方也很近,所以我們打算搬家。

  來到房間望著對面,那裡曾經是嵐芸的窗戶,窗口邊一道又一道的抓痕是嵐芸對我的愛。

  躺在床上,偶爾還會聞到嵐芸磨蹭棉被留下的味道,我輕吻著娃娃,觸感還是嵐芸,味道還是嵐芸。

  嵐芸哪都沒去呀,嵐芸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好像是我在房間裡換衣服的時候感覺到的吧,那種灼熱令人害臊的視線。

  我喜歡被嵐芸盯著看,也喜歡看她陷入幻想發呆的模樣,在嵐芸身邊也很有安全感,嵐芸也總是對我溫柔。

  只對我溫柔,也只呵護著我,這麼忠誠的愛我怎麼會感受不到呢?

  但我沒直接讓嵐芸吃糖,我只是讓她舔個幾口卻沒整個吃到,因為我享受被追被保護的感覺,如果這麼快就吃了就不好玩了對吧?

  我上大學時爸爸也從日本來台灣跟媽媽還有我一起住,雖然爸爸媽媽都沒有跟我提起,我其實我從親戚那邊都聽說了。

  爸爸媽媽其實是兄妹。

  不過我不在意喔,只要爸爸愛著媽媽,媽媽愛著爸爸,爸爸媽媽愛著我,我就會著爸爸媽媽。

  上了大學我讀的科系是禮儀師,因為我覺得在停屍間可以感受到嵐芸的存在。

  其實呢,我一直都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例如王虞司之所以會這麼倒楣,都是因為他背後跟著奇怪的東西。

  我都有在觀察喔,東方有時候也會被怪東西跟,但是自從接觸嵐芸之後那東西就會離去,所以王虞司後來不被班上排擠也是有原因的。

  都是受到嵐芸身上的氣場所影響,只要跟嵐芸有接觸的人運氣就會越來越好,我家的狀況就是這樣喔!

  雖然還沒辦法跟別人看不見的東西說話,但是我想訓練我的能力找到嵐芸,如果人死後會留下看不見的東西,那麼嵐芸現在在哪呢?

  為什麼沒來找我?為什麼沒有繼續盯著我?為什麼我新買的內褲沒有被偷走?

  時間流逝的很快,我也從大學畢業到社會上工作了,我每天面對的就是各種死相的屍體,我一點都不怕也不討厭,因為有嵐芸屍體做的娃娃放在我身邊,嵐芸一定會保護我的。

  某天我收到一個邀請函,是東方和王虞司的結婚帖,因為沒打算辦什麼盛大的婚禮,所以只邀請我去餐廳吃個飯。

  我赴約去了餐廳,東方成熟了很多比以前更有男人的魅力了,至於王虞司還是改不掉畏縮的個性,說好聽一點就是靦腆吧。

  他們桌上都放著我當初送的嵐芸小娃娃,保存的很好完全沒汙損。

  「好久不見了西園寺。」王虞司捏著手有點放不開的跟我打招呼,「最近過得怎麼樣?」

  「很好呀,你們呢?」

  「我現在經營公司,虞司是電腦工程師。」東方的語調仍是那種冷冰冰的隔閡感,「我們,要去歐洲發展了。」

  我淡淡的笑著,打從心底的祝福也為他們感到高興,「請問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

  「欸?」王虞司露出吃驚的模樣,「西園寺要來當員工?」

  「秘書之類的工作我也可以喔,雖然讀的是禮儀師,但我在大學惡補了很多東西。」

  東方面無表情的看著我,他好像知道我在打什麼算盤,不過沒有直接戳破,還答應讓我當秘書。

  「對了,東方最近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我聽見東方答應露出燦爛的笑容,順便慰問一下東方最近的狀況。

  東方搖搖頭,然後看了王虞司一眼,王虞司突然臉紅別過頭嚷著,「晚上,這、這麼有活力哪裡會不舒服,每天都很好啦!」

  我開心的點點頭,接著服務過來為我們點餐。

  用完餐後我回去收拾行李,明天就要跟他們一起出國了,雖然有點突然,不過花點時間說服父母也是讓我去了。

  我說過吧,我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

  東方奧書呢……我看見了一直沒遇到了嵐芸,原來呀,嵐芸果然一直都在嘛。

  她舔著東方的側臉,有時候會去舔王虞司,不過舔東方的頻率比較高,至於我呢?

  打開衣櫥,嵐芸的雙眼被我保存在罐子裡,我用福馬林好好的收藏著,嵐芸果然無時無刻都在我、我們身邊。

  嵐芸的雙眼總是溢出滿滿的愛,就算是隔著眼鏡我也能感受到喔,收縮的瞳孔,放大的瞳孔,每一個細微的變化我都看得出來。

  站在浴室裡赤裸著身體,溫水流過我身體,水蒸氣充斥連空氣中都瀰漫著水氣,我看著牆上的鏡子。

  可能是平時工作太累都沒注意到,嵐芸的那雙眼睛就在我背後直勾勾的望著我,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還是看著我,無時無刻看著我,只是在我背後所以我沒發現罷了。

  只有一顆頭的嵐芸一直都黏在我背後呢,也許是我把她拆了做成娃娃,所以嵐芸只剩下一顆頭,早知道把嵐芸做成等身人偶了,不過只有一顆頭也沒關係的。

  出了浴室,那罐眼球放在茶几上,穿好衣服後我凝視著那兩顆眼球,把罐子捧在手上,我聞著罐子上的腥味,最後打開罐子拿出其中一顆眼球。

  不由自主的,伸出舌頭用舌尖舔舐著嵐芸的眼球。

  「嵐芸。」

  我輕輕的呼喚著她的名字,就算只剩下一顆頭也能回應我吧?

  這幾年我已經試著和無數個大家看不見的東西對話了,雖然沒有一個會回應我,我說的話他們真的聽得見嗎?

  拜託,回應我吧。

  嵐芸!嵐芸、嵐芸、嵐芸、嵐芸--

  『嵐芸。』

  咲美--

  『嵐芸。』

  咲美--

  『嵐芸。』

  咲美--

  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

  「嘶哈--」

  我聽見身後傳來一聲喘息,轉過頭望著嵐芸開心的笑著。

  伸出手捧著那顆頭,我第一次碰觸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觸感比冰塊還要冰涼,感覺一用力就會消失似的,好像泡泡那樣。

  芸嵐一直都沒離開我唷,一直一直保護我看著我,就跟以前一樣對吧。

  我湊到嵐芸的臉邊,伸出舌頭,舔舐著她的臉。

  --嵐芸,我喜歡妳。

  --我也是呀,咲美。

        【我舔舐你的愛】(完)